霄河是剑

18 May.

九姨太番外日常——喂饭

这是《张大佛爷和他的九姨太》的日常,因为题目太长,所以就缩成九姨太吧,哈哈,想必佛爷不会介意!!

日常!日常!!日常!!!没有实质性的内容,都是一个个小故事。想看什么样的日常也欢迎提出!

【还有一点我不知道怎么加TAG才是正确的,越恭好像不对,所以知道的告诉我一声。】

 

农历四月十八,晴,微风。


 

  张启山神清气爽的出了房门,眉角眼梢暗藏着欣喜满足。在他走出院门的时候还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自然是什么都没有的,但那表情就好像透过严实的门窗看到了床上那人一般,就连被子底下雪白的身体也看了个透,哪里有他昨夜种下的红点都能一一数出。

 


 

  张启山唇角一勾,又用大拇指意犹未尽的擦了擦唇角,似乎那人的甜美还在唇间流连。直到一个小身影跑过来,他忙伸手一捞将小人给提溜过来。

 


 

  小家伙四肢在空中踢蹬,嘴里叽里呱啦的叫嚷着:“爸爸,爸爸......”

 


 

  他还没叫嚷完张启山就把他带到前院去了,到了前院才放下小人。

 


 

  小人一落地就又要往后院跑,扁着略显苍白的小嘴,瞪着一双大眼睛,因为长得瘦削那双眼就显的特别大,就跟从别人身上借来的一样,很不协调:“爸爸,爸爸......”

 


 

  张启山如巨山一样往他面前一站,他便无论如何都过不去了,急的眼泪汪汪,盯着后院委委屈屈的说:“饿......”

 


 

  “饿了找奶妈去,找九儿做什么,他又没奶!”张启山也是自私的,自己折腾人一夜叫人不得安睡不说,竟不许孩子找爸,俨然看不惯这小鬼头整日粘人的脾气。

 


 

  小娃娃哪知道这些,已经有两天没见到爸爸了现在就是想的很。他又怕眼前这座高山一样的所谓“爹爹”,两厢一对比更觉得爸爸简直是世界上最好的人。小肚子饿的都咕噜叫了,泪珠子转啊转啊蓄成了大大一颗。

 


 

  张启山看见小鬼头泪巴巴的样子突然觉的可爱了,伸手一捏他脸蛋,觉得手上也没使力就捏下了两颗大豆豆。

 


 

  掉出两颗豆豆后后面的眼泪就止不住了,几乎可以用泪流成河形容了,小小的身体抽噎的跟羊癫疯发作一样。

 


 

  张启山皱皱眉十分好心情的捞起小鬼坐在自己的手臂上,然后对着满脸是水的小脸蛋吧唧了一口,小鬼登时如遭电击连哭都忘了。

 


 

  张启山看着他张开的小嘴,嘴角还挂着水,也不知是泪水还是口水,心想这孩子真丑,大脑袋大眼睛小嘴巴,身体跟火柴棍似的,怎么养了大半年也养不胖?

 


 

  “走,跟爹爹吃早饭去。”大摇大摆的扛着儿子往饭堂去,那哪是抱孩子简直在扛大炮,脚下生风吓得孩子只能抓紧他,看着远远的地面一点都不敢动,怕掉下去就成肉饼了。

 


 

  张启山就这么扛着乖儿子来到了饭堂,然后把他往椅子上一扔。孩子惊魂未定的缩在椅子上,泪痕风干在脸上。

 


 

  佣人动作熟练的将早餐摆上桌,都是精致的小菜,熬的十分浓稠香甜的瘦肉粥。

 


 

  张启山看了一眼问:“孙少爷呢?”

 


 

  “孙少爷用过早餐了,正在屋里读书呢。”

 


 

  孙少爷便是乔千源的儿子小牛,九儿喜欢这个虎头虎脑的孩子,怕他在乡下那里得不到教育便跟千源要了来。乡下人生的多自然不会舍不得一个孩子,更何况把孩子送给九叔后,家里生活更好了,送孩子在城里享福他们也没有不愿意的道理。

 


 

  乔子夕便给小牛取了大名叫乔逸德,后又得义子取名为张煜灵,小名鬼鬼。

 


 

  此时张煜灵奋力的爬下椅子打算逃跑,背后不轻不重的响起张启山的声音:“往哪去?”

 


 

  鬼鬼便连心脏都要停止了,他实在怕张启山,莫名的没有缘由的怕,只有窝在爸爸怀里才能安心。

 


 

  张启山在桌面敲了两下:“坐下,吃饭。”

 


 

  “我......我想爸爸......”小可怜的神情看的一旁的下人都想把这小少爷搂过来好好疼爱一番,想不明白佛爷为什么对他这么凶。

 


 

  “爸爸在睡觉,等他起来再过去。”张启山亲自盛了一大碗粥放到旁边,往椅子上指了指,示意鬼鬼坐他旁边。

 


 

  鬼鬼犹豫了半天选择了离他一个位置远的地方坐了,嘟着嘴说:“爸爸说不能睡懒觉的,为什么他今天还不起来,他不是要去医院吗?”

 


 

  张启山吞下一大口粥说:“嗯,因为他累了。”

 


 

  鬼鬼拿着汤勺把粥搅的到处都是,然后终于小小的吃了一口又皱紧眉头的开始挑起来:“为什么会累,他晚上不睡觉吗?”

 


 

  “嗯。”张启山随口应着,有些烦躁的看他在那里挑食,怪不得长不胖,这么挑食。

 


 

  鬼鬼戳着稀巴烂的粥问:“为什么不睡觉?”

 


 

  “哪有那么多为什么?你到底吃不吃?”挑食的熊孩子看的家长很想一掌拍过去,都不知九儿平时是怎么忍受的。

 


 

  鬼鬼被猛然一凶眼泪又开始掉了,没两下就哇的哭了起来,哭的粥更稀了。

 


 

  “我说你有什么好哭的,我又没打你骂你,哭给谁看啊?”张启山自吃自的,完全没有心疼的感觉。

 


 

  “爸爸,爸爸......会喂。”他哭的撕心裂肺,嘴里嚷着什么张启山一个字都没听懂。

 


 

  张启山转头看向下人,下人说:“先生会给少爷喂饭,少爷便吃了。”

 


 

  张启山想了一下觉得应该表现的慈父一点,这样九儿看到了会高兴,所以对下人吩咐道:“把他弄干净点,我给他喂。”

 


 

  下人便手脚麻利的把小少爷弄干净了,擦了脸换了衣服,哄着少爷坐到了张启山身边。张启山便重新盛了一碗慈眉善目的开始喂饭了。

 


 

  他一个粗人真没干过这么精细的活,舀了满满一勺塞进鬼鬼嘴里,还没等孩子吞下又塞了一口。鬼鬼自然不配合他,吃的极慢,一口粥含在嘴里就是不吞,等张启山喂过来他就张嘴,然后嘴里的粥就流了出来,是个极其恶心的吃相。

 


 

  张启山喂了两勺就感觉胃里翻腾几乎要看吐了,脸色也越来越沉,只想拿碗扣混小子头上。又忍着给喂了两口,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将碗往桌上重重一放,震的粥晃了三晃幸好没有洒出来。

 


 

  “张煜灵,你他妈的最好不要跟我姓!”他张大佛爷才没有脑瘫一样的儿子,真是气死人了,好不容易想父慈子孝一回,好好表现一下,奈何脑瘫儿不配合。

 


 

  “我姓乔,是爸爸生的。”鬼鬼眼泪汪汪的嘟囔着,终于体会没爸的孩子像根草的滋味了,呜呜......爸爸什么时候才起床啊,太阳都晒屁股了。

 


 

  “你爸会生早不要你了。”张启山一拍桌子站了起来,他没法跟鬼鬼友好相处。

 


 

  鬼鬼听了这话惊恐的要死,爸爸生了宝宝就不要他了?!简直是晴天霹雳,吓的他呆若木鸡。

 


 

  张启山看了看他无奈的叹了口气,跟下人说了句:“弄干净了。”然后走了。

 


 

  张启山走后不到半盏茶功夫乔子夕就来了,看着鬼鬼乖巧的坐在椅子上心情更加美好起来,走过去摸了摸头发稀疏的大脑袋:“吃了吗?”

 


 

  鬼鬼愣愣的看着他,没有表情,只是眼睛有些红,鼻子也有些红。

 


 

  “怎么,谁惹你哭了?”看着他楚楚可怜的样子还真舍不得,伸手将人搂进怀里。

 


 

  鬼鬼悄悄的用小手摸了摸乔子夕的肚子,然后一咬牙站起来又狠狠的坐到乔子夕肚子上。

 


 

  乔子夕被张启山折腾了一夜,此时还腰酸腿乏,就这么毫无预兆的挨了小鬼头这么重重的屁股墩牵动了某处地方有些酸痛,有些恼火的将鬼鬼放下去了:“你做什么?”

 


 

  鬼鬼满心委屈,果然是有了宝宝就不要他了,他该怎么办?又委委屈屈的憋着小脸移到乔子夕身边小心翼翼的揪着他衣服:“别丢下我,我会乖的。”

 


 

  乔子夕被他弄的满头雾水,看着他的神情也觉得自己刚才的语气有些重,忙又把他抱回来:“谁说要丢下你了,跟爸爸说说到底怎么回事?”

 


 

  鬼鬼缩在温暖安全的怀里将张启山的话添油加醋了一番,说到最后又开始眼泪汪汪,将委屈二字写满脸。

 


 

  乔子夕听完后脸就黑了,这个混蛋张启山到底都跟孩子说了什么?!

 


 

  末了鬼鬼还问一句:“爸爸真的不会生宝宝吗?那我哪来的?”

 


 

  “捡的,你上次生病烧糊涂了所以不记得了。”

 


 

  “哦,哪捡的,为什么就捡我回来了?”

 


 

  “满大街都是,随便捡一个就是了。”

 


 

  “哦,幸好是爸爸捡了我,不然我一定很可怜。”鬼鬼爬起来抱着乔子夕的脸亲了一口。

 


 

  乔子夕被他逗乐了也抱着他亲了一口:“以后不许哭鼻子,你是男孩子。男孩子是不可以随便哭的,即使流血了也不许哭,知道不?”

 


 

  “嗯,我不哭的,我是男子汉。爸爸喂我吃饭吧。”鬼鬼仰着小脸看他。

 


 

  “男子汉要自己吃饭,而且不许挑食不许剩饭,懂吗?”乔子夕将他放到椅子上,因为桌子高,又在椅子上放了小板凳,这样才算够着了。

 


 

  鬼鬼这才认真的吃起饭来,一边吃一边看乔子夕,小脑袋想不通爸爸这样温柔的人为什么要和那个可怕的爹爹住一起呢,也想不通爹爹为什么只对爸爸温柔,对其他人就凶巴巴的。

 


 

  “爸爸我以后姓乔好不好?”吃完饭后鬼鬼认真的问。

 


 

  “为什么?”

 


 

  “我不喜欢爹爹,只喜欢爸爸,所以我跟你姓好不好?嗯,你再让他去捡一个喜欢他的跟他姓吧,反正我不想跟他姓。”

 


 

  乔子夕笑了一下道:“好啊,你喜欢就好。”

 


 

  鬼鬼也开心的露出笑:“我以后叫乔鬼了,张鬼一点都不好听。”

 


 

  “你叫煜灵。”

 


 

  “嗯,我叫乔煜灵,不叫张鬼。”

 


 

  但是鬼鬼依旧姓张,虽然他对外一直说自己姓乔,但在张家族谱上就这么写着张煜灵,这是后话了。

 

 

评论(9)
热度(48)
青灯古佛挡不住我思凡的心
富贵繁华抵不住我夜奔的情

© 霄河是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