霄河是剑

31 Jan.

【严乔】艳骨生香 第三十七章

第三十七章  拜见爹娘

 

安溪镇离恭瑶寨的确算不上远,但位置生的好又是进镇的必经之路,那路颇是狭窄,前些年都有官兵前去围剿,可有什么用,恭瑶寨还是日益壮大,最后官府也不敢贸然前去了。

严鏊很少亲自出去打劫,即使有也都是蒙面的只露出一双桃花般的眼,百姓们怎么会想到一个土匪会生的如此俊逸呢。所以严鏊在镇子里摇晃也没人认出他来,他也很少到安溪镇来对汉家的东西还是有些好奇的。

正月初四,街上已经有稀稀落落的摊贩了,缩在寒风里看着路上零星的过客,哪怕有一双眼睛稍微朝他们的摊位多看一眼,这些精明的小商贩就立刻大声又热络的招呼起来。也有口舌笨的,只好对客人笑笑,指着自己的货品简单的介绍着。

马车嘚嘚嘚的走在青石板的路面上,谷宇探头往外看,熟悉的街面熟悉的人,连那从不正眼看的牌匾都觉得异常亲切,它就立在入口,一个大门面上写着“安溪镇”。两根大柱子一块大牌匾组成,柱子上写着吉祥话,大柱子下用石块砌成让柱子更加牢固,这里是镇里的人最爱相聚的地方,这里谈资最为丰盛。右侧就是一家大茶楼,生意好的不得了,谷宇也爱来这里饮茶,看着外面的人谈着俗世。还有那边的铁匠铺,那是个鳏夫每日都叮叮当当的,原来今日也歇息了。再过去就是烟雨阁,最大的花牌楼,它分左右两馆,左边烟阁专营小倌右边雨榭营生花娘,各取所需,当家的是个四十多岁的男人,生的很是白净要再年轻二十岁绝对是一佳人。

一间间的看过去,一间间的回忆着,离开一年原本没什么,但被困山寨一月有余再回来就是另一种滋味了。

马车向前走拐进另一条街上,过了四五座屋舍在裴府门口停下。安溪镇谷是通姓,这么多府邸都叫“谷府”难免混乱,所以谷宇家便用了父亲的名,这样一说起来就知道是哪家的谷府了。可是谷宇惊诧的是为什么土匪头子知道这是他家,还如此这么熟门熟路,一种不舒服的感觉在身体里游走。他愿意放他下山回家必定是早已做好准备了,说不定暗地里就有恭瑶寨的人,只要土匪头子有一点意外裴府就会被满门砍杀。想到这里,谷宇又是一阵寒,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到了,这府邸还挺气派的。”严鏊拍了拍手跳下马车然后转身去扶谷宇下来。

原本挺正常的话在土匪头子嘴里说出来总有种不怀好心的感觉。谷宇没有去搭他的手,他自己跳了下来,因为过年大门紧闭着。谷宇阻止严鏊前去拍门,自己抓住兽嘴里的衔环扣起来。

片刻后门开了,一个丫鬟打扮的姑娘前来开门,长的很是水灵。她看见谷宇就激动起来了,眼里立刻有了水花,想哭又想笑,表情都纠结了:“大少爷,真的是你?”

“是我,翠翠。”谷宇看见自己的大丫鬟也高兴,看着她又哭又笑的也跟着激动起来。

“快进来吧,外面冷。大夫人天天念经的盼大少爷回来,以为年底就回来了,可是等了一夜都没有。这年过的异常冷清呢。”翠翠将谷宇拉进去也没看后面跟着的人,待转身要关门时才看见,“你找谁?”

“我跟小宇一起来的,我还带来了好多礼物给谷老爷谷夫人呢。”严鏊道。

翠翠看向谷宇,谷宇点点头算是应了,翠翠这才放谷宇进来。

“我去告诉老爷夫人,他们一定高兴坏了。”翠翠蹦跶着跑到里面。

府里的下人看到大少爷回来了很是高兴都奔走相告,自然也是热切的过来问候。谷宇平时对他们不错,所以他们也愿意与大少爷玩。

“少爷,大少爷,您这一年多都去哪了,可想死小息了。”一个奴才打扮的十五六岁的孩子哭哭嘤嘤的跑过来,一到谷宇面前就噗通跪下了。

“你这是做什么?好端端的,哭什么。”谷宇将小息强拉起来,他这不是安然无恙吗,搞的他九死一生一样,被娘知道了还不吓着她。

“我,自从少爷留书出走后小息就日夜盼着您回来。少爷,您下次出走好歹也带上我啊,我可以给你洗衣做饭,出谋划策,总好比呆在府里日夜担心。”小息说的情真意切倒叫谷宇不好意思起来。

谷宇干咳了一声道:“行了,我先进去拜见爹娘,等我出来给你个大红包。”

“我才不是稀罕那点钱呢,我是真担心少爷,有一次做梦梦见少爷被山贼抓走了,被剁成了十几块吃掉了。您不知道吗,那些山贼都是会吃人的,他们最喜欢吃小孩子,尤其是刚出生的婴儿。”小息喋喋不休的说着,边说边跟谷宇往里屋走。

谷宇听到小息的话回头看了严鏊一眼,心里冷笑了一声,小息的梦可真准。

严鏊听了撇撇嘴,这太污蔑山贼了,谁说山贼吃人的,谁说山贼吃小孩的。他不过吃小羊羔而已,这都不行?!

说话间人已经来到大堂,谷老爷坐在上堂的主位上,看见爱子回来却板着脸:“你还知道回来?我以为你翅膀硬了,飞出去就不回来了!”

“孩儿给爹跪安,没能及时回家过年是我的错,爹若要罚我愿领。”谷宇跪在翠翠铺过来的蒲团上,给谷老爷磕了三个响头。

这三下谷老爷再大的气都消下去了,原本就没有打算责罚,既然都主动认错了他也不能一直摆脸:“起来吧,你娘还在佛堂呢。”

“我这就去看看。”谷宇道。

“宇儿!”略带哭腔的声音从侧门传来,一个衣着朴素打扮清简的妇人扑过来将谷宇搂进怀里。

“娘。”到底跟母亲感情亲厚,又受了一月多的委屈,如今听见母亲的声音也跟着哽咽起来,回手将母亲抱的更紧。

谷殷氏哭了一会连忙退开一点拉着谷宇上下仔细查看起来,末了又是一串泪珠下来:“你怎么瘦成这样了,娘记得你出走的时候不是这样的,神色都不大好,外面哪有家里好,是不是吃了很多苦?小息,你愣着做什么呀,快去找个大夫来给大少爷好好看看。这可怜的,手怎么这么冰,病了吗?”

“你一口气问这么多,让他怎么回答?”谷老爷道。

谷殷氏冷冷的看了他一眼道:“我关心我儿子怎么了,从小到大你关心过几回,不是凶就是打。”

“我何时打过他?哪次下重手了?”

“怎么,你还想下重手打死他?他一直乖乖的读书,有什么事能让你打他了?”

天下父母都这般,一个打一个护,父亲严厉母亲宠溺。这样的场景倒很是让严鏊羡慕,他只知道自己有个爹,却不知道娘是谁,小时候他也问娘在哪,爹直接说不知道,你自己去找吧。然而什么线索都没有,去哪找?所以这么多年也就没去找过。

谷殷氏这才看见一旁闷笑的陌生人,长的倒不错就是有点黑,五官很是立体,尤其是眼睛很让人着你。但穿的也不是很好,若能穿上好布料做的衣裳定是个公子哥,因为此时他看起来有点不正经的模样。

谷老爷问:“宇儿,这位是你的朋友?”

“在下严鏊,见过谷老爷谷夫人。”他还特意将“大”给去了,表明裴府就一个夫人,“我带了一些礼物给二老就当拜年了,小小诚意,就是一些酒和一些物件。”

“你何必客气,来了就是客。没想到宇儿能交到如此豪杰。”谷老爷看严鏊是满意的,一脸精神振发,神采奕奕让人看着舒服。

“谢谷老爷夸奖。”严鏊高兴的笑着,谷老爷对他的态度不错,看来即使是提亲也是有希望的。他看了眼谷宇,谷宇正憋着不说话却暗暗的给他做眼神,叫他不要多事。

严鏊向他抛了一眼吓的他赶紧收回了视线,这个土匪莫不是疯了如此明目张胆。

谷宇听他爹喊土匪头子豪杰,又是一阵白眼,爹定是老花眼了。


评论(1)
热度(13)
青灯古佛挡不住我思凡的心
富贵繁华抵不住我夜奔的情

© 霄河是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