霄河是剑

29 Jun.

秘密日记(二十九)

这是发布在豆腐上的文,节选部分放到这里吧,大家有兴趣可以去豆腐看全文,文还只写了八万字,远远还没结束。

二十九、打老鼠

 

哈哈哈......大家是不是都很期待白莲花般的男子很羞涩的答应我这个大灰狼跟我回家呢?我也很想,基本上他要是答应了我,我就可以用人格保证绝对会发生肉体关系,因为我就是这种人,忍不了。没有一个男人会忍得住,除非他是柳下惠,而柳下惠已经基本被验证了他是性无能,所以他只能坐怀不乱,因为即使乱了他也干不了什么。

这还是我第一次想把一个人带回家,即使我跟杨帆交往了那么多年我都没有一次想让他进我家门,哪怕一次也没有。而对柳文修我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想,想让他知道我的生活,进入我的生活,甚至跟我生活,也许我真的想找一个人好好的过了吧。因为那时我感觉这次分开后又要好久才能见面,我又要寻寻觅觅的然后在某个街口再次偶遇。好吧,我承认我电视看多了,在我说了这么多废话的时候大家也都猜到了,他回去了,怎么回去的?很简单,是这样的......

我屏气等着他的回答,他低着头看起来很为难。

“我可以跟我弟弟睡,你睡我的房间。”我循循善诱着,先进家再说,到时候我可以找别的借口与他同床共枕,巫山云雨。

柳文修搓着双手看起来就像十七八岁的少年,在路灯的映衬下皮肤更加的雪白,双颊透着胭脂红,浓密的眼睫毛在下眼睑处投下美丽的阴影,他的唇红的像血滴子。我闻到了一股清香好像是那唇边发出来的,我的喉头不由自主的滑动,就像看见冒着热气的美食一样唾液自行分泌出好多,又口干舌燥的给吞下去了。

在我回过神来时我已经托住了他的下巴,看着他血红的唇,他紧张的看着我,那神情就好像我手里有一把刀架在他脖子上一样让他不敢动弹。他甚至都不敢看我,他越这样我越大胆,他若果断的拒绝我,我也许就不这么放肆了,所以我知道他默许我这么做,也许心里也暗暗期待着我能把他怎么样了,所以我更加大胆起来。

此时我已经解开了安全带并把大部分上身靠了过去,把他压迫在椅子上,他只能紧紧的贴着椅背,一只手还紧张的抓着方向盘,手上的筋都凸了起来。

当我靠上去准备一亲芳泽的时候由于空间太小,我很不小心的靠在了方向盘上然后就这么不巧的把喇叭给按响了,就在这么个瞬间他就从我手里脱了出去,神情慌乱极了,似乎有什么怪物在追他一样:“我、我要回去了,你下车吧。”

我依然堵在他身前十分坏心的欣赏着他风云变幻的表情,然后悠悠的开口:“这是我的车。”

“那我下车,再见。”说完就吧嗒一下开了车门,但我卡在他身前他也下不来车,急的汗都出来了,因为他在扯围巾看起来很热的样子,脸红通通的。

我刚要说什么就瞥到了一个裹着黑色长款羽绒服的人,他站在路灯下离我的车就两米的距离,他就那么直勾勾的看着我们一动不动。

柳文修也看到了那个人,神情比刚才更慌乱了,好像被捉奸在床一样不知所措,他的声音也跟着颤抖:“有人。”

我看了那人一眼放开了他道:“那是我弟弟。”

他一听是我弟弟更慌了,还没等我起来他就迫不及待的逃出了驾驶座,好像车子下一秒就要爆炸了一样,我有点搞不懂他慌什么。

我也跟着下了车朝秘彦喊去:“深更半夜的你怎么还在外面?”

秘彦什么都没说扭头就走,走了两步又停下了背对着我们好久然后依旧很秘彦式的说话:“不要带东西回家。”然后消失在夜色里了。

我被气了个半死,什么叫“不要带东西回家”,谁是东西?我尴尬的看着柳文修忙解释道:“他就那样,出了名的毒嘴,而且很冷酷,比哈尔滨的冬天还冷。”

“我该回去了,你也早点回去休息吧,别忘了吃药。”

“我送你吧,外面这么冷你也打不到车万一冻坏了怎么办?”我说。

然后我们就十八相送一般,他送我,我送他。有了小插曲后我再想亲他就没那种氛围了,所以一路默默无语,直到下车。顺着公交站台过了两站然后拐了个方向在瑞景花园小区停下了,他坚持自己走进去,所以我就看着他走进了小区。原来他真住在这一带,可为什么后来坐公交车就再没遇见他了,他是改坐别的班车了吗?

我回到家居然看见秘彦还原封不动的站在客厅,如果他能换一张表情我就会认为他在欢迎我,此时他将面瘫寒霜十分精准的诠释了一番,刹那间我以为我进错门了。反正我一有新男朋友他就给我摆脸色,我也习惯了所以无视掉他回房。

我刚关上房门客厅里突然就传出一阵噼里啪啦,那动静大的都快赶上拆房子了。我没理他并不代表别人也不理他,没多久就听到爸妈房门开的声音,然后是妈妈被吵醒的声音:“小彦?你做什么的半夜三更的。”

“打老鼠。”秘彦冷冷的抛下一句就哐的一声把房门给甩上了。

“这孩子又受什么刺激了。”妈妈嘀咕着,“家里哪有老鼠啊,怎么把东西弄成这样,我今天刚打扫过的。”

过了一会我房门被敲响,我知道是妈妈,开门:“妈,怎么了?”

妈妈一看我穿的还纹丝不动的就皱起了眉:“现在几点了啊,怎么才回来,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小彦也是,我是越来越看不懂他了,你这做哥哥的倒是去管管呀,他小时候最听你的了。”

“妈,你也说小时候了,现在他长大了,比我还要高了,我能管得了他吗?”

“再高他也是你弟。也是妈不好,当年身体不好才会导致他早产,所以妈就对他特别好,什么都依着他,慢慢的就成习惯了。你有学识就多管管他吧,明天你爸要带他去给张经理拜年,希望能落实他的工作。你不知道你爸是跑了多少次才说动张经理给小彦安排工作的,小彦是聪明的孩子但有时候就是太拗了,怎么说都不听。你是他哥哥,他又愿意听你的,你就多费心一点,知道吗?也算帮我们一个忙。”

妈妈都说到这份上了我能拒绝吗,即使妈妈不说我也不能袖手旁观,无论如何我们是亲兄弟身上流着一样的血。

“妈,你放心吧,小彦他很懂事,只是对我有点来气,没事的,我会跟他说的。”

“他为什么对你来气?”

妈妈这话可把我问倒了,为什么对我来气,还不是因为我是GAY而他是恐同分子,但这话我可不敢这个时候说,把妈妈吓着了怎么办。

“没什么,我们从小到大吵的架多了去了。妈,你快去睡吧,我也要睡了。”我连忙打了个哈欠。

“你饿不饿,要不要吃点东西再睡?”

“不饿,真的,我吃了回来的。”

“那好吧,我去睡了,你也快睡吧。”妈妈经过客厅的时候又嘟嚷了一句:“什么时候有老鼠了啊,楼层这么高不该的啊?”

我和衣躺在床上,对秘彦的脾气实在是吃不消,翻脸比翻书还快,只要我跟男的站一起他准翻脸,我跟女的站一起也不见得他给我好脸色,难道让我孤独终老?

我是秘密,祝君好梦!


评论(5)
热度(5)
青灯古佛挡不住我思凡的心
富贵繁华抵不住我夜奔的情

© 霄河是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