霄河是剑

21 Apr.

【家长组】张大佛爷和他的九姨太(三十四)

三十四、罗老太

 

这天乔子夕所在的医院来了个新病人,也是乔子夕的老病人。

罗老太拉着乔子夕的手就跟见了自己的亲孙子一样,不,比自己的亲孙子还亲,一个劲的拍啊拍啊,满脸的皱纹笑的乐呵呵:“哎呦,我说小惜呀,你来这里做副院长了也不跟我说一声,说走就走,奶奶找了你很久呢。”虽然满嘴抱怨的话却说的极其宠溺。

乔子夕喜欢这个老太太的其中一个原因是,如果娘还健在也这个年纪了,只是农村里劳作多所以很少有长寿的。现在又能看见这个老太太也是高兴的,也笑开了花道:“罗奶奶,您怎么也来这里了,刚才看见身影的时候以为看错了,没想到真的是您。”
    “我小儿子把我接来的,他说这边好方便照顾我。我也一把年纪了,哪天在家里就这么走了也没人知道,而且他一片孝心我就来了。小惜,你最近气色好很多呐,是不是有什么好事?”罗老太道。

“奶奶,您都会看面相了,还知道我气色好。我看您这气色也好,定能长命百岁。”罗老太已经有些耳背,所以跟她说话要稍微大声点。

罗老太点点头笑哈哈道:“嗯,久病成医嘛。不过不能大意,我自己的情况我还是清楚的。哦,对了,你上次给我的生辰八字我找人合算过了。那个算命先生说这是天定良缘,能助你事业平步青云,家丁兴旺。到底是哪家姑娘啊,你来这边是要跟她成亲的吧?”罗老太最喜欢做媒了,看见两个这么合的生辰八字,怎么能不参一脚呢。

乔子夕已经忘了这事了,经罗老太这么一提才想起那个舞会上张启山做的好事,那个生辰八字是张启山的,事业高升算对,但家丁兴旺怎么可能。他只好尴尬的笑笑:“奶奶,我是要成亲了,但不是跟姑娘。”

“不是姑娘?对方是比你大些,难道是寡妇之类的?其实吧,寡妇也没什么,只要能帮到你就好了,相夫教子最重要,温柔贤惠就成。奶奶不是老古董,奶奶守寡这么多年知道一个女人生活不容易。”

“奶奶,不是,不是您想的那样,他还没成过家呢。”乔子夕道,“这个人您也认识。”

“我也认识?”罗老太使劲想着,她认识很多姑娘,到底是谁家的姑娘呢?

“他去过您的舞会。”

“去过我舞会的人多了,哎呦,小惜呀,奶奶年纪大了记性不好,你就别跟我绕弯子了,到底是谁啊,莫不是怕奶奶贪你的媒金想给别人赚?”罗老太故作不爽的样子,老小孩一般的嘟着嘴,不开心。

“是张启山。”乔子夕道,说出来的时候还是有点不好意思,这种“不好意思”不是耻于出口怕被人笑,而是有点害羞腼腆,藏着掖着的那种少男情怀(虽然已经三十了)。

“什么,哪个张启山?”罗老太没想起来。

“是张大佛爷,张启山。”乔子夕清晰的重复了一次。

“......是,是他啊。女的吗?”罗老太这下终于感觉自己老了,脑子转不过弯来,跟小惜结婚应该是女孩子吧,是吧?

乔子夕十分认真地道:“是男的,下个月初二我要跟他成亲了。”

“下月初二啊,是个好日子。男的啊,男的......你认真的?没骗我吧?”罗老太十分严肃的看向乔子夕,“我还没给两个男人做过媒呢,不知道流程呢。”

“您没被吓着?”乔子夕小心的看着罗老太,该不是震惊过头了吧。

罗老太盯着乔子夕看了很久,从他的眼神里能看出他刚才说的都是真的,而且非常坚定,要跟男的结婚呢,两个男人要结婚呢,原来城里的风声都不是假的啊,原来真的可以的啊。

“呵呵......跟你说了奶奶不是老古董,只要小惜幸福就好啦,张大佛爷会欺负你吗?都想跟你成亲了怎么会欺负你呢,奶奶也是多心了。对了,你们有媒人吗?”果然,罗老太相当的前卫,居然就这么接受了。

乔子夕也被这个老太太的接受能力给吓了一跳,但看见老太太反对反感之类的反应,他心里很是高兴,如果被这么一个自己很敬爱的老人给讨厌了会让他很不舒服,所以他非常感激的抱住老太太道:“奶奶,您真好。奶奶都在这里了,这媒人一定是您莫属了,所以奶奶要把身体给养好,到时别累着了。”

罗老太拍拍他的背欣慰的笑道:“嗯,这才对嘛。我一定会把身体养好,还有一大堆事情呢,张大佛爷下聘了吗,礼金之类的都有吗?”

“不用了吧,搞的跟女人一样还下聘,就我骑着马从张府出发意思意思在外面走一圈再回到张府。”乔子夕道,这是两人之前商量好的,一切从简,不要搞的那么复杂。

这下罗老太不愿意了,数落道:“这张启山好歹也是做官的怎么就这么小气,礼金都没有吗?那就不嫁给他了。小惜,你放心,既然奶奶来做这个媒人就不会让你吃亏,定要办的轰轰烈烈风风光光。这结婚吶,人生就只有这么一次,可不能将就了,知道吗?”

“奶奶,真不用,我们就想简单点,不用这么麻烦。”乔子夕推拒道,可是罗老太实在太热情了。

她一听乔子夕拒绝就又不开心了:“你是闲奶奶老眼昏花,手脚不灵活了,把你们的婚礼给弄砸了吗?你就这么信不过奶奶的能力?”

“奶奶,我不是这个意思,我......”

“不是最好了,就依我说的。小惜呀,奶奶是真心疼你,别辜负了奶奶呀。”

乔子夕拒绝谁都没办法拒绝这个老太太,所以回家跟张启山说了这件事,张启山立刻就点头同意了,手舞足蹈地说:“我原本也是想办大的,只是你不喜欢我就算了。快,明天把奶奶给请家里来,要什么只管说,要人手也只管说,务必把事情给办漂亮了。”

得,他们两个合拍上了,我还有反对的权利吗?

所以乔子夕只能让他们瞎折腾去了,该上班的上班,该带孩子带孩子。小牛已经被接来了,因为婚期将近,所以大哥一家也都给接来了,住在别院里,就小牛跟鬼鬼住一块。乔千源原本不愿意把孩子送到城里来的,但有钱能使鬼推磨,张启山给了他很大的好处,所以就满口答应了。即使他媳妇不舍得也乐呵呵的把孩子送来了。

然而让张启山最郁闷的是罗老太说婚礼前两人最好不要见面,所以把乔子夕带到了自己的家里,连同两个孩子都一起带来了。罗老太看见孩子更是高兴,两个孩子每天围着她甜甜的叫太奶奶。

张大佛爷的彩礼一车一车的运到罗家,然后由罗家的管家一一查看清点,然后报给罗老太。罗老太只管动动嘴皮子,跑腿的都交给下人。没事的时候就想着法的弄补品给乔子夕吃,吃的他都圆润了不少,面色更加好看了,连带着皮肤都变的比往日水润光泽白皙了。所以罗老太很满意,这才是要出嫁的样子,大大的一个美人。

再说张大佛爷这边,近来送礼道贺的人络绎不绝,从早上开门到晚上关门,真是踏破门槛没商量。张副官也很忙,忙着清点礼单,忙着招待送礼的客人。小烟作为乔子夕的下人自然是去罗家伺候的,说白了就是“陪嫁丫鬟”。

可是还有半个月那么长,不让两个肝火旺盛的年轻人见面这不是为难人吗,所以张大佛爷选择了去医院:哼,罗家不让我去看,医院总不是你家开的吧。

乔子夕也不太赞同婚前不能见面的事,但罗老太吩咐了而且是从古流传下来的,老祖先的东西应该照办,所以就照办。因为有“两个结婚的人提前见了面两人婚后的关系会不好”的说法,他是不信的,但这不是为了尊重老人吗。所以当张启山坐在他办公室里的时候他一点也不惊讶,还嫌他来的有点晚。

张启山手里玩着笔一脸委屈:“想不想我?”

“家里这会儿不应该很忙吗,你怎么不去招待客人。”乔子夕虽然满心欢喜,但为什么要让他看见呢,好像自己有多么想他似的,的确挺想的。

“我是新郎官,我不用去管那些,我只管修养好了,其他的都交给张副官。你到底想不想我?”张启山又问。

乔子夕道:“想。”

他话音刚落就被拽了下去直接坐进了张启山怀里,忙去看门欲要挣扎起来:“别闹,被人看到了不好。”

“我抱我媳妇还要怕被人看到啊?来看就好了,只怕他们没这个胆。住罗家还习惯吗?”张启山的手开始不安分起来,嘴更忙,边说边亲,忙的不亦乐乎。

乔子夕顺应着跟他回亲了两次然后从他身上起来道:“你回去吧,我还有事情要做呢。”

“不要,我想你,特想。”张启山跟狗皮膏药似的贴了上去,乔子夕去哪他就去哪,几乎是粘在他身上的,“九儿,九儿,你想我不?”

“想想。”乔子夕随口回道,他真有事情做啊,能不这样吗?搞的他心猿意马,差点拿错资料。

“我不问你,我问它,小九九,想不想我呀?”张启山学着鬼鬼的天真样说。

乔子夕翻个白眼然后过去把门给锁了,门刚锁上张启山就迫不及待的贴了上去,一口堵住他的嘴,双手动作着去解他的皮带。

乔子夕从狼吻中脱出来压低声音道:“到那边去。”里面是用屏风挡住的休息室,有一张单人床。

张启山笑呵呵的道:“嗯,小九九可想我了,真是好宝贝,都这样了,都快憋坏了吧。”

两人是边亲吻边往屏风后面移动,速度又快又准一下扑进了小床里。鞋子、裤子一路丢弃,而衣服却一直穿着。

“嗯,别废话,快点,不然等下有人来了。”乔子夕一把拉过他的大宝贝套弄起来,“叫你别来,你非要来,就为了这档破事。”

“我不来你会去找我吗?”

“不会。”

“所以我来了,我怕把小九九给憋坏了,以后还要用几十年呢,别得不偿失了才好。”

“胡说,你坏了我还没坏,看我不把你扯下来。”

“啊啊,别,轻点,弄坏了你以后怎么用啊,你还不得爬墙去。我告诉你,没门!”

“坏了用我的啊,反正都一样。”

“你这个坏家伙,就盼着这一天是吧,我今天要不能把你做的求爹爹告奶奶的我就不姓张!”

“那你姓什么?”

“跟你姓。”

 

【牛鬼时间】

鬼鬼:我昨天看见爸爸被爹爹欺负了,爸爸都被欺负哭了

牛哥:不可能,佛爷爷那么喜欢九爷爷,不会欺负他的

鬼鬼:是真的,爹爹把爸爸的衣服都脱了,然后打爸爸的屁股,爸爸可疼了

牛哥:是吗,你什么时候看见的

鬼鬼:昨天晚上我去找爸爸的时候,听见爸爸在叫,我就从门缝里看到了,我害怕就走了,呜呜......鬼鬼不是勇敢的男孩子,鬼鬼都不能保护爸爸

牛哥:也许在生宝宝吧,我爹也这么欺负我娘,然后我娘就给我生了妹妹

鬼鬼:爸爸要生宝宝了?那他还会要我吗

牛哥:要的,我爹娘也没不要我。所以鬼鬼要当哥哥了,我是你们的大哥哥

鬼鬼:爸爸生的宝宝你不是也要叫叔叔或者阿姨吗

牛哥:......


评论(5)
热度(18)
青灯古佛挡不住我思凡的心
富贵繁华抵不住我夜奔的情

© 霄河是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