霄河是剑

19 Apr.

【家长组】张大佛爷和他的九姨太(三十三)

三十三、鬼鬼

 

两人正拼的火热的时候门被敲响了,乔子夕立刻噤了声,不安又不满的看向房门。

张大佛爷更是恼火极了,还没有人大胆到这个程度,居然敢这么不知礼数,不知道他正抱着人挥汗如雨,翻云覆雨吗?

“谁啊!”很不爽的时候自然不会好好说话,吼你都是轻的了。

门外的人被这声音吓了一跳,但还是战战兢兢的说了:“是我,佛爷。”是刚来的奶娘。

“什么事?”边说边做,下面的人只能咬紧了牙任其驰骋着。

“小人带不了小少爷了,他不睡觉,嘴里嘀哩咕噜的,还把我抓伤了。佛爷,我家娃还饿着肚子呢,刚我男人抱来喂奶,小少爷把我家娃推下床去了,还骑在他身上打,可有力气了。”奶娘大气都不敢出,她没见过这样的孩子,刚才给他喂奶时还病怏怏的,可转眼就活蹦乱跳了,这实在有点可怕。

张启山又皱了皱眉,回道:“知道了,你先下去,我等下就来。”

奶娘悄悄的退下了。

“快点,我要去看看鬼娃娃到底在搞什么鬼。”说完就狂风暴雨的冲击起来,一通猛击狠打之后发泄了出来,然后起身穿衣服,“你休息吧,我去去就来。”

乔子夕心中虽然担忧但也没跟着出去,身上黏糊糊的至少要清洗后才能去,所以他就打开事先准备好的热水瓶,倒了热水与凉水中合一下清洗了起来。

张启山就套了裤子披了衣服出去了,鬼娃娃的屋在西侧,一直空着,只有今天匆忙打扫了一下就住进去了,所有的东西都是缺的。

张启山一进去就看见鬼娃娃坐在地上,手里把玩着一个什么东西,走近了才看清是一个断了头的木偶,他正在努力的把头给按回去,显然是不可能的。

“你在做什么?”张启山居高临下的问。

鬼娃娃似乎没听见一样继续摆弄断头的木偶,歪着大头,因为身体很瘦小所以显得脑袋很大。

张启山一脚踢掉了他手里的木偶,鬼娃娃也被踢翻在地。这时鬼娃娃才终于看他了,干巴巴的脸蛋也显得那双眼睛很大,大的都不成比例了,他想把木偶拿回来,但张启山用脚踩着他拉不动,努力了几次后还是没能把木偶抢过来,一张小脸又委屈又倔强,憋着嘴仰头看张启山。

“你叫什么?不说我就踩烂它。”作势撵了撵脚,可怜的木偶发出要碎裂的声音。

鬼娃娃摇摇头。

“不说,不说我就让你的脑袋跟它一样。”张启山恐吓道,他知道这不是真的鬼也不是被制作成的鬼娃娃,但还是忍不住要吓唬他。

“呜......哇......”鬼娃娃大声的哭了起来,憋了很久的眼泪扑簌簌的掉下来,伤心欲绝也就这么回事了。

张启山最烦小孩哭,他不耐烦的看向奶娘,那奶娘只好硬着头皮去哄鬼娃娃,但怎么也哄不住,反而被抓了几个小指甲印。因为是小少爷奶娘也不敢反抗,又在张大佛爷眼皮底下的更不能反抗了,可是她被抓了,张大佛爷似乎当没看见一样。奶娘只好抓住鬼娃娃乱抓的手却也不敢使力,真是左右为难。

正在这时乔子夕进来了,他远远就听见孩子哭闹的声音,进来一看就看见奶娘抓着鬼娃娃的手不让他动,好像要制服他的样子,心下有些不痛快了,沉声道:“把孩子给我。”

奶娘像扔烫手山芋似的迅速的把孩子送到他怀里,然后退开十步之远。

鬼娃娃到了乔子夕怀里居然不哭了,乖乖的不动,眨巴着眼睛看人,那模样别提有多可爱了,跟之前判若两人。

张启山十分好奇走了过来,然后自己抱了过去,可还没抱上手鬼娃娃就很不给面子的哭了,那模样就好比张大佛爷是鬼一样,有多恐怖就有多恐怖。但张大佛爷还不信这个邪了,他会搞不定一个小屁孩?笑话,但事实证明他真搞不定,最后只好放弃的把鬼娃娃扔到了乔子夕怀里,还酸不溜秋的来了一句:“回你妈那去,看着就烦。”

一旁的奶娘听了这句先比乔子夕前一步的红了脸,心里肺腑着:两个男人能生的出来才怪呢,都不知道从哪里捡来的破孩子,还不如我家的可爱呢。

乔子夕当没听见他这句话,抱着孩子往外走,路过奶娘时道:“嗯,这孩子估计夜里不需要母乳,你就白天带着他吧,晚上你回去陪自己的孩子吧,工钱照旧。”

工钱照旧自然是好的,所以奶娘满口答应了,等他们一走就奔去家里看他的儿子,被小少爷那翻折腾也不知道会不会生病。

“你真打算让他睡这?”张启山又不满了,凭什么他跟九儿的房间里要住进这么一个小孩,而且还是来路不明的孩子。

“嗯,你不喜欢就去睡别的地方吧。”鬼娃娃十分乖巧的窝在乔子夕怀里,手里还拿着没有头的木偶,偶尔举起来让乔子夕看,乔子夕摸了摸他的头,他又拿下来很宝贝的抱在身前。

“这小鬼头很聪明啊,知道讨好谁。不过这个家里还是我说了算的,他不讨好我以后会有苦头吃的。”张启山道。

“我们收养他吧。你跟我在一起,我无法为你传承子嗣,所以让他跟你姓吧。”乔子夕很认真的说,每个男人都想要自己的子嗣,张启山肯定也不例外吧。

“跟我姓?也对,你生的孩子自然是跟我姓了,都不知道你在外面十年居然给我生孩子了,哈哈......生孩子很疼吧?”张启山开始满嘴不正经,脑海里浮出九儿大肚子的样子,然后一个哆嗦没了,那实在没法想,可是嘴角还是不自主的笑起来,上下两排大白牙晃的鬼娃娃都晃神了。

“你又说些什么有的没的!跟你说正经的呢,别笑了,看着就像个傻瓜。”

张启山迅速的收起了笑,怎么就跟傻瓜了呢:“他姓张,就叫张九凡吧。”

“换一个。”什么就烦,你才烦!乔子夕不喜欢。

“张爱乔?”

乔子夕黑线,生怕别人不知道你喜欢我吗?不好,换一个。

“张慕夕?”

......再换!

“张思凡?”

二爷才唱《思凡》,不要,再换。

“取名字不是我的本事,你来取吧,我只负责照顾你,们就行了。所谓男主外女,呃,你主内,所以这些事都你定吧。”取个名字还这么费劲,随便叫个阿猫阿狗张三李四的不就行了,好养活。看这鬼娃娃一脸短命相,就该取个贱名,不然容易死,“那就叫鬼娃娃吧,听好的。”

“鬼......鬼......”鬼娃娃不满的嘟嚷着,好像他也知道这名字不好听一样。

“鬼鬼,嗯,不错,他自己给自己取名字了,真是懂事的孩子,就这样啦,快睡吧。”张启山从后面搂住乔子夕,但乔子夕前面的鬼鬼很不乐意,呜呜嘤嘤的要他把爪子拿开,他凶狠道:“我是你老子,敢这么对你老子,信不信我把你扔到棺材里去!”依旧抱着。

然后不出所料的鬼鬼就哭了,然后张大佛爷在乔子夕的瞪视下收回了爪子,然后赌气的背朝他们睡下了。鬼鬼心满意足的窝在乔子夕怀里,小手还搭在乔子夕滑溜溜的胸膛上,只差吸吮上去了。

所以第二日张启山醒来发现鬼鬼真的在用舌头舔乔子夕的胸时,又是莫名的醋意,想伸手去揪他出来,结果眼都没睁开的小家伙就先哭开了。

乔子夕被哭声吵醒,正看见张启山抓着鬼鬼的后领子,皱眉问道:“你做什么?”

所以此时的张大佛爷已经不打算养小孩了,这种鸠占鹊巢的小孩养了没用。

小屁孩又滚进了乔子夕怀里求庇护,紧紧的抱着他脖子生怕被张启山扔掉一般,一双小腿更是努力的往上瞪,整个人都骑到乔子夕身上去了,就跟狗皮膏药似的怎么也扯不下来。

“鬼鬼,不要怕,爹爹是吓唬你的,爸爸不会让你被人欺负的。”乔子夕安抚着小不点,又无奈的看着受冷落的大孩子,最终伸出一只手牵了大孩子的手,对他抱歉的笑笑。

大孩子只能收起委屈,但刚才一听九儿这样说的时候还是很高兴的,爹爹,爸爸,哈哈......再看看使劲粘着九儿的小不点,嗯,好像有种家的感觉了。所以张大佛爷很大方很友好的拍手道:“鬼鬼,让爹爹抱一下,不然你就永远见不到爸爸了。”

鬼鬼只认了乔子夕做妈妈,但还没认张启山做爹爹,他也不知道爸爸是什么,所以依旧趴着。

乔子夕一手抱着孩子就起来了,笑问:“鬼鬼想吃什么,肚子一定饿了吧?”又摸了摸他瘦骨嶙峋的肚子。

“奶。”鬼鬼奶声奶气的答。

“嗯好,我们去找奶娘。”乔子夕抱着他去找奶娘,可这次奶娘告诉他孩子不肯吃。

乔子夕又问鬼鬼要吃什么,还是一样的回答。所以乔子夕便让奶娘把奶挤到碗里,乔子夕拿着小勺子一口一口的喂,这下鬼鬼才吃了下去。

等喂完孩子就到了去上班的时间,正好也要给鬼鬼检查身体,所以就一块带去了。张启山让小烟跟过去,等检查完了就把孩子抱回来,别影响九儿工作。小烟自然是满口答应,屁颠屁颠的跟在后面。

检查都很顺利,鬼鬼便没有出现疾病或者传染之类的病症,就是个头比正常孩子小了些,发育不良营养不良导致了他现在有点大头娃娃。虽然两岁了但不大会说话,绝大部分都是用吱吱呀呀的声音来代表,也不愿意走路,全程都是抱的。

这边张府里张大佛爷又找来精通八卦命相之术的齐铁嘴,让他给鬼鬼看命相。可他们根本没有鬼鬼的生辰八字,也没法看啊。齐铁嘴只好根据命相判断孩子的命数,又知道他是从坟山上捡来的,便道:“孩子阳气肯定足,不然在坟山上不冻死也被吸食掉阳气了。但也沾了太多阴气,虽捡回了一条命,但若想平安长大还需与属牛之人多相处。正所谓牛鬼蛇神,正是一对(此处纯属作者的胡说八道)。”

张启山便记下了这话,看着一声不吭的鬼鬼道:“他是鬼还是神?”

齐铁嘴笑道:“佛爷,这您可难道我了,我又没孙猴子的火眼金睛哪看得出来鬼神啊。不过好好教养应该会有出息的。”

张启山点点头,然后叫奶娘把鬼鬼带下去了,小烟没事做也跟了过去。

晚上乔子夕回来,张启山便将那番话说了一遍,道:“属牛的孩子很好找,我明天多找几个孩子来,你挑挑,以后就陪着鬼鬼长大吧。”

乔子夕想了一下道:“千源的孩子小牛就很不错,那孩子机灵,在农村怕是要被他爹给教坏了,不如把他接过来。那孩子也到了要上学的年纪了,不知你愿不愿意?”

“这有什么不愿意的,只要你看中的必然是不会差的,嗯,除了小烟外。那你写封书信过去,我明天就让张副官去接过来,这样两人有个伴,他也就不会黏你了。”张启山自然是愿意的,万一鬼鬼黏上了九儿,那他的xing福是不是要完了?所以还是快点给鬼鬼找个玩伴吧,他对小牛的印象也不错,不怕生。

乔子夕随手写了封信,然后抱着鬼鬼上床睡觉。张大佛爷这次直接睡了书房。

【小剧场】

牛哥:哦,我有弟弟了,我有弟弟了!

佛爷:他是你叔叔

牛哥不高兴:为什么,我比他大,他就该叫我哥哥

佛爷邪邪一笑:因为他是我儿子,你叫我爷爷,自然要叫他叔叔,他叫你爸爸才叫哥哥,懂不

牛哥耷拉着脸:我不会叫他叔叔的,哼

牛鬼独处的时候

牛哥:喂,小不点,快叫我哥哥

鬼鬼:爸爸说我是你叔叔

牛哥把他逼到墙角恐吓道:你叫不叫我哥,不叫我就脱你裤子,剪掉你的小鸡鸡

鬼鬼哭:你欺负人,我要告诉爸爸!呜呜......

牛哥:不叫我哥哥,就不跟你睡觉,让你被鬼抓走,变成真的鬼

鬼鬼继续哭:呜呜......哥哥,不要,鬼鬼怕......

牛哥大爽:哈哈......怕了吧,以后要听话,睡觉去喽!


评论(5)
热度(27)
青灯古佛挡不住我思凡的心
富贵繁华抵不住我夜奔的情

© 霄河是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