霄河是剑

17 Apr.

【家长组】张大佛爷和他的九姨太(三十二)

三十二、奶娘

 

张大佛爷是什么样的人,村里的人只知道他是九门提督,关于他另一个身份在普通百姓那里并不知晓。但就一个“九门提督”的称号在那里,谁还敢说个不字,见他如此说也不再出言反驳,可心里总还是战战兢兢的。

老村长又看了鬼娃娃一眼,皱紧了眉头看了看儿子。

千源接到老父亲的眼神硬着头皮道:“这事绝不能让别人知道,不知佛爷跟九叔何时启程回城?我是想越快越好,天还亮着呢。”眼下之意是让他们现在就走,天黑了鬼娃娃阴气盛也不知道会招来什么东西,他们走了之后这院子也就暂时不要用了,封闭起来吧。

乔子夕冷冷的看了他一眼,心中很是气愤,还不知是不是鬼娃娃呢就急着赶人,似怕惹祸上身一般,掀开被子用皮袄裹住瘦小的身子抱到怀里,一句话也没有就往外走。

千源见了又故作挽留:“佛爷,九叔,我真不是这意思。我是村长得为村子着想,我也有我的难处啊。让牛他娘给你们做点吃的带路上吃吧。”

“不必了。”佛爷跟着乔子夕出了门,刚出房门就碰见了从外面玩野了回来的张副官和小烟,便厉声道,“收拾东西,十分钟后回城。”

张副官什么都没说就答应了,只有小烟不得其解问:“不是说好在这里玩几天的吗,怎么这么快就回去了?”

张副官把一头雾水的小烟给拉了下去,小烟边收拾东西边嘀咕:“我还想玩呢,那边的许愿树还没去呢。”

“行了,佛爷说走肯定有原因的,我们不便过问。你以后在先生那里也该学着机灵点,先生不比以前了,看东西都透彻了。别再稀里糊涂的,不该问的就不要问,只管把事情做好,知道吗?”张副官是操碎了心,就怕这个冒失鬼做不好。

小烟嘟着嘴:“知道了,你都说了好几次了,先生都没有烦我,你倒先烦我了。”

张副官无奈的笑笑:“收拾好了吗?”

“嗯,原本就没多少东西,那些东西全送给先生的大哥一家了,走吧。”就两个箱子,东西的确很少,哪像来的时候,各种礼物多的要命。

两人收拾好东西就上车了,乔子夕跟张启山已经在车里坐着了,看样子是一点也不愿意在大哥家多呆一会。

小烟坐在副座上转头看乔子夕怀里的东西,很好奇,可张副官说不要多问,只管做事,所以他就没问。没问不代表不能看啊,所以一路上把脖子扭断了的看,那个用皮袄包着的到底什么东西,还那样小心翼翼的抱着。

“没事,回去让齐铁嘴给算算,我是做哪行的,什么东西没见过,即使真是,我也能养个,大了还能带着下斗帮我对付斗里的东西。”张启山半认真半开玩笑道。

“你还真信?我是医生,学的是西洋医学,讲究的是科学,要有凭有据,子虚乌有的能信吗。”乔子夕道。

“那可难说,斗里的事最难说了,什么样的都有,不然怎么会这么凶险呢。”张启山被说迷信不乐意了,但下斗之说的确跟迷信沾着边,所以九儿说的也是对的。这世上很多东西都很难说的,所谓信则有不信则无,他也不想跟九儿争辩这个问题。抬头看见小烟就起了捉弄之心,便很严肃的问小烟,“你怕鬼吗?”

小烟点点头,他不仅怕鬼连黑夜都怕,因为鬼都在黑夜里出现。他也知道张大佛爷不仅仅只是九门提督,经常带着部队到外面去,不是打战而是下斗,一去好几月。刚开始他挺怕这样的人的,觉得他们阴森森的身上肯定都带着鬼气,但张副官说他们这样的人鬼都怕,只有鬼怕人,没有人怕鬼的,只要你比鬼凶。小烟觉得有道理,他看见狗会害怕的想跑,但他壮着胆子蹲下捡石头的时候狗就害怕的跑了。所以现在小烟就不怕他们了,但依旧怕鬼,鬼可跟狗不一样。

“把手伸出来。”张启山命令道。

小烟不明所以伸出一只手。

“两只手都伸出来。”

小烟就伸出了两只手,然后张大佛爷就把乔子夕怀里的东西塞到了他手里。他自然是好奇,想解开上面的兜帽看看是什么,但手还没怎么动,就听到张大佛爷说道:“不能看,里面是鬼,打开就会吃了你。”

小烟瞬间就吓破了胆,惊叫着把皮袄扔了出去,惊恐的扑向开车的张副官。张副官开着车,被他猛的一扑方向盘就打歪了,车子失去控制扭动起来。

张启山眼明手快的第一时间抓住了皮袄,一手使劲一提溜把小烟从张副官身上抓回来按到座位上,张副官才勉强控制好车子急急的停了下来。

乔子夕没好气的抓回皮袄抱在怀里怒道:“你做什么吓他!一车子的人,要不要命了!”

张启山两手一摊很无辜地道:“谁吓他了,胆子这么小,下次跟我下斗锻炼胆子。”

“不要,不要!”小烟又听说要拉着他去下斗怕的心胆俱裂,抱着张副官抹眼泪,“我,我不要下斗,我要回家。”

张副官很想跟佛爷打一架,但他不能也不敢,只好用不满的语气说:“佛爷,您别吓他了,万一吓出个好歹,累的还是先生。先生是个医生,不得全心全的医治,再说,你们的婚期也就在眼前了,您忍心吗。”

张启山一听婚期近了就高兴了,就等着结婚做新郎娶新娘呢,这可不能耽误了。

皮袄里的小东西被刚才那一番震动也被吓醒了,微弱的哭了起来。

乔子夕揭开皮袄上的兜帽露出他小小的脑袋,抱在身前摇晃着,但好像不得要领,小家伙还是一直哭,哭的很吃力,声音很微弱,感觉下一刻就能断气一样。

小烟听见了也不哭了又好奇的转头去看那东西,这才发现是一个小娃娃,心里气闷极了:“佛爷,明明是个大活人你怎么可以说是鬼,你太欺负人了。”

“这是墓地里捡来的孩子,村里人都管他叫鬼娃娃,你说是不是鬼。九儿要救治这孩子,所以被村长一家赶出来了。”张启山道,他张大佛爷居然被赶出来了,真是胆子太大了,以为是九儿的大哥侄子就不敢动他们了吗。

“哦,怪不得走的那么急。先生,他怎么了?”小烟看那孩子哭的实在惨,脸都哭紫了,虽然听到他是鬼娃娃还是有些怕,但他毕竟是善良的,说白点就是单蠢。

“不清楚,估计是饿了吧。”乔子夕拿自己的手指在小娃娃的嘴巴附近碰了碰,觅食的本能小娃娃便转头追寻着手指的方向,伸出小舌头想舔,“是真饿了呢,走的太急,没带孩子吃的东西。”

“那给他喝点水吧,反正都一样。”张启山道。

“水也是凉的啊,还是快点开回去。”乔子夕可不想这么脆弱的生命去喝凉水,万一病上加病可遭了,可小娃娃饿的厉害所以哭的没完没了。大约哭了一个多小时,哭的全车的人都烦躁不安想骂人了,他终于哭累了睡着了,大家都跟拔了发条一样顿时轻松了下来。

张副官把车开的都快飞起来了,终于在晚上九点前开回了张府,然后一下车就命令人弄些奶来,不管什么奶能给孩子吃就行。

等奶的过程中小娃娃又饿醒了,这次哭的都没声音,只是抽搭着。有个士兵的媳妇刚生过孩子不久,便二话不说把人给带了过来,那小媳妇抱着小娃娃去了屏风后喂奶。

半个小时后小媳妇把孩子抱了出来,笑道:“他睡着了,吃的不多,恐怕一小时后还要吃。”

“你家娃多大了,两个孩子够吃吗?”张启山开门见山,一小时后还要吃总不能再去找吧,现成的自然要好好利用。

小媳妇道:“娃五个多月了,能吃点粥了。俺奶水多喂两个不成问题的。”

“那好,你以后就是他奶娘了,我会给你工钱。”张启山也不问问人家愿不愿意就决定了,也不知道孩子是要跟奶娘睡一块的,这样小媳妇家里的孩子就带不住了。

小媳妇也为难,毕竟自己的孩子重要,但一听有钱拿就答应了,决定回去给自己的孩子断奶,然后回来好好的服侍小少爷,自己养好了说不定会有更多的钱拿。而且成为小少爷的奶娘说出去都自豪,她男人在佛爷手底下做事,也许佛爷会看在自己把小少爷照顾好了的份上给她男人一官半职。

“没事了,你带他下去吧。”张启山道。

“是,那我就带小少爷去休息了。”小媳妇并不知道这个娃娃还不是小少爷,但看见佛爷和乔先生都这么紧张,想着肯定就是了。佛爷和乔先生的事她是听自家男人说的,当时听的眼睛都快下来了,世上还有这事,男人都可以跟男人在一起了。她恨不得自己也是男人,因为男人可以三妻四妾,不喜欢就休,看中了就纳为小妾,到了现在男人都可以跟男人结婚了,真是做男人太好了。

两人听她这么喊小娃娃也没反对,其实带回来的意图也很明显了,自己养着,反正他们也生不出,养一个也是好的。

等一切都安排好已经是十点多了,两人回到自己的卧室交谈开了。

“明天我带孩子去医院看看。”乔子夕道。

“嗯。”

“不管好与不好,只要还活着就不能丢弃。”

“嗯。”

“你不喜欢?”

“没有,只要你喜欢的我都喜欢。”

“睡吧。”

“等下,还有最重要的事没有做。”

“什么事?”

“我想你了。”自然想,这个想跟平日里见不到面的想是不一样的。

乔子夕双手一勾,男人就扑了上去。

【不点推荐不点喜欢的小宝宝们会没肉吃的哦,看吧,这次连肉渣都没有了呢,太可怜了。嗯,还有洞房花烛一个大肉肉呢,哎,怎么办呢,写不写呢,好纠结,哈哈哈哈。】

评论(4)
热度(35)
青灯古佛挡不住我思凡的心
富贵繁华抵不住我夜奔的情

© 霄河是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