霄河是剑

12 Apr.

【家长组】张大佛爷和他的九姨太(三十)

三十、省亲

 

时间很快的就到了清明时节,当初说好的要去乔家村祭拜父母,所以从一星期前就开始收拾东西,送人的礼品都让张副官一一给买好了。小烟一听要去先生的老家也想去,苦巴巴的求着乔子夕带他去,乔子夕很乐意的答应了,然后今天一早由张副官开车载着三人前往乔家村。

十年后再回村,真是时过境迁,心境完全不一样了,而且也不会像第一次坐车那样晕了。四个人就像出游踏青一样走走停停,偶尔下来看看风景,玩闹一会儿,一路笑声不断。小烟就像长不大的孩子,到了乡野之地撒欢的厉害,拖着张副官东奔西跑,活力十足,与他的年纪真的不符,也幸好他生的娃娃脸瞧不出二十五六的样子。

青山绿水,温热适宜,春风拂面,真正的天晴心朗。到乔家村的时候已经过了晌午,一个军绿的大铁皮车子嘀嘀的开进村,在远远的村外就被好奇的村民给围住了,一些无事可做的就跟在后面进了村。车子一路开到村长家门口才停了下来,乔子夕第一个从车上下来。麦色的皮肤,俊逸的双眉,黑多白少的眼睛,挺翘的鼻子,还有那张总是不经意嘟起的红唇,脸部线条干净利落,硬朗中裹着柔美,宽肩窄腰翘臀大长腿,不知是哪家的公子到这地方来了,各个都看痴了眼竟没一个认出他是谁。

张启山紧跟着从车里下来,一身中山装也掩不住军人的气势,威武挺拔又有一丝儒雅,儒雅中又透着一股痞,又吸走了不少目光。

村民看着眼前两个俊男美少私下窃窃私语,下至八九岁的女童上至四五十岁的妇人都看红了脸,从没见过这么俊俏的人物,如今一次看了两真是长了不少脸,日后能说道个好几月好几年了。

“请问二位找谁?”还是白发老翁首先发问,混混浊浊的语音,颤抖的双手,一看就是老年人的常见的病症。

乔子夕看着白发老翁笑道:“二叔你不认得我了?”

白发老翁仰着头眯着眼看了许久,老眼昏花也看不出什么门道,这时村长家的门开了,里面走出一个三十出头的青年,一看见这四人先是一惊而后忙殷勤的唤道:“佛爷,您怎么来了?”来人不是别人,正是乔千源。

乔子夕一听声音转头去看,正好与千源探视过来的眼睛对在了一起,对方又是一愣,随即热切的扑过来喊道:“九叔,你居然回来了?”

张启山听后皱了下眉,当初乔子夕不见了他就迁怒于乔千源让他后勤也不许做了,直接撵回了乔家村,此时听他口气虽是热情但这明显是一句不大欢迎的词。

“清明了我来拜祭祖先。”乔子夕道,“也来看看大哥。”

白发老翁耳聋眼花拉着乔千源问那个是什么人,乔千源大声的在他耳边喊:“是我九叔,乔子夕。”

白发老翁哦哦的应着想起往事看着乔子夕道:“哦,我记得我记得,是小九妹,小时候可漂亮啦,跟女娃娃一样。你都嫁到哪个村去了,怎么都不回来看看我呢,我跟你爹可是老交情。”

张启山听老人喊乔子夕“小九妹”噗嗤一下笑了出来,连忙在乔子夕的瞪视下收拾起笑,端正神色,抬头挺胸看风景,耳朵继续听着。

“二叔,您记错了,我是男的,您说的那是我八姐,嫁到隔壁村去了。”乔八姐跟乔子夕长的最像,年龄又最接近,小时候经常玩在一起,乔子夕又生的好看,男孩子们闹他都叫他小九妹。那个时候他也跟他们打架,打输了就被爹娘骂一顿然后被塞个窝窝头,打赢了也没捞到好处,时间久了他也不爱跟那些男孩子们玩了,可八姐是女孩子玩的跟他又不一样,所以大多时候他都是独自一人的。

“是吗,哦,对对对,九儿是个男孩子,当年我抱他的时候他还尿我一身呢,那个小JJ可有劲了,都快尿到我脸上了。”白发老翁近的记不清,远的能如数家珍,真正的老糊涂了,他还当眼前的九儿是当年软软的小九儿呢。

乔子夕被说的有些尴尬,这记忆他是没有的,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他小时候尿尿的事总是尴尬的。他去看张启山,张启山背对着他,可是双肩抖动着,不看正面都知道他在笑,估计快被笑憋出内伤了吧。

乔子夕跟白发老翁说了两句,然后问千源:“大哥大嫂还好吗?”

“您还记得我爹妈呀,我以为您飞黄腾达就不记得了呢。”千源不知道乔子夕为什么十年前失踪了,但他想肯定不想让自己在军队里干活,所以特意使计让张启山把他赶走,所以没好气。

“你若不想让我进去,我便不进去,我拜完父母就走。”乔子夕也不是好惹的,带了礼物给你们,你倒好给我摆脸子,也不想想当初卖我时的那个殷勤。

“爹,爷爷问你外面为什么这么吵?”一个小娃娃从门里跳了出来,虎头虎脑的,长的一般。

“哦,你九爷爷来省亲了,还不请你九爷爷进去。”千源特意加重了“省亲”二字,小娃娃也听不懂“省亲”是什么意思,但听出是来客人了。

小娃娃想请他的九爷爷进去,可不知道哪个是九爷爷啊,也没人告诉他有个九爷爷,一时愣在那里抠着脏兮兮的指甲。

千源将乡亲们都散了出去,如今他已经是村长了,老村长年纪大了就退了,千源又占着在城里呆过所以很自然的子承父业了。他也不是真要撵乔子夕走,即使想也得看在张大佛爷的面子上,所以换了脸孔道:“刚才不过是小侄的气话,您都十年没来看我爹了,我是替我爹不值,毕竟疼了您那么多年,还给你找了个好归宿。您十年都不来看他,爹都想您想病了,快进去吧。佛爷,您请,小心台阶,乡下人的门槛就是高,但也没有城里高。”

乔子夕在前,张启山在后,张副官跟小烟提着东西也跟了进来。

那小娃娃跑到最前面嚷嚷道:“爷爷,九爷爷来了,还有一个佛爷爷。”

老村长被绕了个脑,拄着拐杖训斥孙儿:“什么九爷爷佛爷爷的,哪来那么多爷爷。”

“爹说的,就那呢。爷爷,九爷爷跟佛爷爷长的真好看,就是小了点。”小娃娃道。

老村长眯着老花眼一看,那模样风姿都与十年前不一样了,就像换了个人似的,但的确是他的九弟,拄着拐杖跨过门槛道:“是九儿吗?”

虽与大哥交情不是很好,但毕竟是自己的大哥,还养过自己几年,此时见了这老迈的大哥心中也波澜起伏起来,声音都哽咽住了,连忙上前扶住大哥:“是我,大哥,我回来看你和大嫂了。”

老村长也哽咽道:“你那短命的大嫂两年前就住后山去了。”

乔子夕一惊忙问:“是为何去的?”

老村长叹口气道:“病死的,没钱治。不说这个了,快到屋里去。”

“这是张大佛爷吧,比十年前更威武了,我们九弟没有给你添麻烦吧,听说九弟使性子离家出走了,没想到佛爷给找回来了,当真是对九弟情真意切啊,九弟有佛爷这样的人罩着,爹妈泉下都能瞑目了。”老村长还是那张嘴,看见佛爷就说不停。

张启山道:“是,我对九儿可是一心一意,只怕他不要我,没有我不要他的理。大哥,这些您收着。”说着示意张副官和小烟把礼品都拿了过去。

老村长笑呵呵的:“那怎么好意思呢,您太客气了。”示意儿子儿媳把礼物接了过去。

小娃娃也知道哪个是九爷爷了,也不怕生蹦到乔子夕面前仰着头问:“九爷爷,有我的吗?”

他娘把他拽过去,他娘也是村里的,也认识乔子夕,只是十多年不见生的很,只是笑笑紧扯着小娃娃不让他捣乱。

乔子夕倒无所谓,向小娃娃招招手,小娃娃就挣脱他娘跑过来了,乔子夕问:“你叫什么?”

“嗯,我叫小牛,他们都叫我牛哥。”他说的“他们”自然是比他小的孩子,别人叫他牛哥的时候他可威风了,就跟当了土皇帝似的。

“小牛,我忘记给你带礼物了,但这些礼物里有布匹,回头让你娘给你做新衣服好不好?”乔子夕道,他挺喜欢小孩儿的。

小牛一听有新衣服穿高兴的不得了,新衣服可只有过年的时候才能穿呢,瞬间对九爷爷的好感度提升了不少,转头问张启山:“佛爷爷呢,给我什么礼物?”

“你想要什么?”张启山对这个不怕生的小娃娃也有点兴趣了。

“我要打战,我可会打战了,你送我把枪吧。”村里的小伙伴都打不过他,他可厉害了。

“我现在没带,等回头我就你送一把,但要等你长大后。现在你只能用木枪,那个叔叔会雕刻,你让他给你雕把枪。”张启山指着张副官道。

小娃娃又跑去找张副官要枪了,小烟也想看张副官雕刻所以也跟了出去。乡下木头多,可是好木头少,所以寻了很久才找到一个合适的才开始雕,一左一右两个大小孩崇拜的看着他雕枪。

屋里,孩他娘下去了,就坐着四个男人。

老村长听乔子夕要去拜祭爹娘自然是不拦的,还批评了说这么多年都不去拜祭,也没来个音信。批评完后跟千源交代:“你明天带佛爷和你九叔去,该准备的东西都给准备好。”

千源不大愿意,凭什么。

乔子夕也看出来了,对大哥道:“我们自己去就好了,我还有一些话要跟爹娘说,千源已经是一村之长了,肯定有许多事要做。而且我们祭拜后还要在周围看看,没这么快回来。”

老村长也不说什么了,把四人依旧安排在乔子夕以前的那个院落里。

 

夜间。(算小剧场吧)

“你别闹,张副官跟小烟都住在隔壁呢。”

“小点声,他们听不到。”

“嗯......啊......”两人正说着,隔壁传来一阵声音。

“这个小烟能小点声吗?”

“快睡吧,明天还要上山呢。”

“我睡得着吗,他叫的我心烦,我们也来吧,叫的比他们大声。”

“你疯了吗?”


评论(4)
热度(26)
青灯古佛挡不住我思凡的心
富贵繁华抵不住我夜奔的情

© 霄河是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