霄河是剑

06 Apr.

【家长组】张大佛爷和他的九姨太(二十六)

二十六、智斗

 

乔子夕看着方华狰狞扭曲的脸心中一阵慌,面上依旧保持镇定:“你想干什么?”

“干什么?当然是做我最想做的事情,你知道的,我想了很多年了,非常想。”方华用毛衣袖子擦了一下口鼻,袖子上沾了血,在红色的毛衣上留下暗紫色的痕迹。他一步步的逼近乔子夕,每一步间隔停留的时间都很长,消耗着对方的意志,他每走一步就脱一件衣服,那件染血的红毛衣已经被扔到了地上。

乔子夕用手撑着地面努力的往后退,方华意图再明显不过,他从没想过方华会变成这样。曾经的方华是多么的善解人意,他热于助人,哪怕路边的乞丐都会过去救,可现在,眼前的方华如同从地狱来的恶魔。

后背抵住了床,已经无路可退了,冷汗从他额头背脊滑落,身体因麻醉药的作用而发冷。

“方华,你疯了吗?”乔子夕盯着上身脱光的方华,他又迈进了一步,现在正在解皮带。

“我为你而疯,是不是觉得很开心,我真的很爱你,你别离开我好不好,小惜。”皮带顶端金属扣子撞击在木质地板上发出一声闷响,方华开始兴奋,所有的血液都在沸腾,他爱小惜,非常爱,小惜是他的,谁也不许抢走!

乔子夕知道方华已经失心疯了,这样一个有为青年,一个拥有大好前途的医生就为了“情爱”两字而癫狂,实在让人耻笑。现在说什么他都不会听进去,反而会惹的他更兴奋更癫狂,所以乔子夕为了省力也不开口说话了。他双手使力的撑住铁床,想让自己站起来,双腿已经完全没有感觉了,麻药打的非常强劲。

方华笑了,他一直在笑,笑声充斥在房间里,好像有人点了他的笑穴一样,停不下来。他的笑时而温柔时而癫狂,时而轻佻时而wei琐,好像要尝遍所有方式的笑一般。皮带已解,扣子已解,双手一松,裤子应声而落,现在他全luo了,连内裤都没有穿,那物什已高高翘起,兴奋的跟随着走动而晃动。

“小惜,小惜。”他兴奋的叫着,眼里充满Yu望,他快受不了了,他梦寐以求的就要实现了,激动的全身颤抖,连拿绳子的手都在抖,绳子几乎要从他的手里抖落下来。

“方华,你别让我恨你!”乔子夕满头的冷汗,湿漉漉的头发让他看起来更xing感更迷人,麦色的肌肤散发出诱人的气味,在方华眼里他的荷尔蒙浓郁到引诱着他去犯罪。

方华的声音也是抖的,像秋风的落叶:“小惜,恨我是你爱我的方式,那就恨我吧,恨我一辈子,记住我一辈子,多好。”爱恨本就是一瞬间的事,爱而不得而恨,爱而疯魔而恨,爱而痴狂而恨,多么美好的爱恋啊!小惜,恨我吧,被你恨总比被你遗忘要好,不是吗?

方华扑了过去,抓住乔子夕的双腿往自己这边猛力一拖,乔子夕早因药物的关系而身体发虚,体力不济,这一下被轻轻松松的拖了过去。

“你知道吗,很多个夜晚,我都想把你的衣服撕开,让你完美的身体暴露出来。看吶,这具身体多美,肌肉多紧实,线条多优美,你不应该把它藏起来知道吗?美好的东西就该让人看见,就像这张美丽的脸一样,要让人看见。”方华边说边去撕扯对方的衣服,春天的衣服虽薄但也不会如夏天那般,而且怕夜晚寒冷乔子夕穿了两件衣服,所以这时很难将外面的衣服给撕开。

方华想象中布帛被撕裂的痛快声没有发生,他有些失望,那种凌乱而破碎的衣服挂在这个人的身上是多么的美好,那画面只是想象就刺激的他想疯狂的压住对方狠狠的cao,狠狠的贯穿,狠狠的将jing液she入对方体内。他兴奋极了,他搂着乔子夕奋力摩擦着,隔着皱巴巴的衣服,双眼冒光,喉咙发出兽声,没几下他就she了。

乔子夕只觉胃中一阵翻涌,一扭头吐了出来,刚才吃的饭菜一滴不剩的全吐了出来,可是还不够,他吐的胃都快抽筋了。

“方华,你真TM变态!”落在他裤子上的粘稠的液体让他恶心极了,要不是不方便,他此时就会脱掉裤子扔了。此时心中仅存的一点兄弟情谊都被这一下给消磨殆尽了,即使张启山不杀他,他也容不下他了!

“小嘴真会说,到现在了还这么可爱,你脸红的样子真好看,是害羞了吗?没关系,反正只有我们两个,没人会知道的。其实我真的很想让张启山看看,你在我身下娇chuan呻yin的样子,他一定会气的把你休了,到时你就跟我,我会对你一辈子好,不离不弃,死生契阔,你说好不好?”方华依旧骑在他身上神经病的自说自话。

“好啊,我们死生契阔,可你压的我好痛,你先起来好吗?”乔子夕温柔的笑道,羞怯的样子真让人着迷。

“真的?你没骗我?”方华双眼放亮,幸福来的太快以致于以为自己听错了。

乔子夕费力的伸出手搭在他赤Luo的手臂上笑道:“我何时欺骗过你,你我做了十年的兄弟,我之前不过是被张启山的权势所威逼着,才没办法跟他走的。难道你真以为我会为了他而不要你吗,阿华。”呕,真想吐,可是为了让方华相信自己的话,所以他用之前的语气跟他说话,为了迷惑住他,他只能迎他所好。

方华一把将人拉进自己怀里,激动的哭道:“我就知道你不会离开我的,都是张启山那个混蛋!你放心,我不会让你回去受苦的,我会让那种人渣付出代价的。谁也不许伤害你,你是我的,小惜!”

乔子夕咬了咬牙靠在他怀里嗔道:“我好难受,阿华,腿好疼。”完全没知觉,连着腰都开始酸软起来。

“不怕,等一下就好啦,两个小时后就没事了,我帮你揉揉。”方华真的从他身上下来了,看见他裤子上的白液居然还不好意思的脸红了,跪在旁边真的给乔子夕按摩起来。

乔子夕谨慎的看着他的脸道:“那个,小烟在哪,这些事情他做惯了。”

“我是个医生,比他好。”

“我知道,阿华是最好的。小烟只是个孩子,他这里有点不好使,你别把他吓坏了。”乔子夕指了指自己的脑门,他只想确认小烟是否安全。

“是吗,你为什么这么关心他,他可是张启山的人。”方华突然又警惕起来直直的看着乔子夕。

乔子夕忙笑道:“没有,我没关心他,他虽然是张启山的人,但是我捡回来的孩子,这几年在张府受了不少罪,才会脑子不好使的。”

方华狐疑的眯了眯眼道:“你是张启山的九姨太,你在骗我!”说完猛的按住乔子夕的脑袋砸向地板。

乔子夕被砸出了一脑门的星星,痛的眼泪都出来了,但将计就计一下涌出了更多的眼泪哭道:“你以为我愿意做九姨太吗,十年前张启山从乔家村掳了我,强逼着我跟他在一起,做他的小相公。你以为我乐意吗,我不是没有办法吗!那个时候我还小,什么都不懂,家里又无权跟他抗衡,能怎么办,难道让我死吗?后来,后来我终于找了个机会跑了,之后我就遇到了你。你对我这么好,我能不知道吗?我以为能躲他一辈子,可是他是当官的,一个兵流氓,我躲了他十年,可是他还是找到了我。他威胁我,如果我不跟他走他就杀了你,我没办法,一介平民拿什么跟当兵的头子拼。所以我只能伤害你来保全你的安危,阿华,你相信我。”他哭的声泪俱下,说完这一大段话都已经哭成泪人了,痛苦失望的看着方华。心里却在念着,从没说过这么多违背良心的话,启山知道了不会怪我的,快要累死了,老天保佑方华不要起疑。

果真方华被他的眼泪打动,更被他的言辞打动,心疼的抱着他的脑袋看伤势,用手揉抚肿起的地方:“可你为什么都不跟我说,你要是说了我就不会这样糊涂了。小惜,对不起。”

“你相信我?”乔子夕眨巴着湿润的眼睛,眼角还有一滴泪珠,狼狈的美勾的方华心猿意马。

“我信你,你为我做了那么多。你放心,我一定会帮你杀了张启山的,他居然敢这样侮辱你。”方华的眼里又升起了恨意,这次完全争对张启山。

“你信我就好,我好累,可以睡一觉吗?”

“当然可以。”

“阿华,等我睡醒了我就跟你走,但走之前我想把这个还给张启山,因为我要告诉他我不是图他的钱财。我们两个都是医生,前途无限,我们根本不缺他这点钱对不对。”乔子夕紧张的快要休克了。

“不要他的东西扔了就是,送回去干什么,没这个必要。”方华拿过他手里的把件,是个色泽非常好的玉器,值不少钱。

“因为我们有个约定,只要我把这个还回去就说明我跟你在一起了,你千里迢迢的来寻我,我们是真心相爱的,所以他打赌只要你来了,我把这个还回去了,他就再也不会找我们麻烦了。不然他一个九门提督能不费吹灰之力的把我们捏死,我们即使离开了他的地盘也会活的战战兢兢如过街老鼠,那样的滋味非常不好受。所以为了我们的将来,你就差人把这个给送回去吧,啊?”

方华思量了很久,久到乔子夕心脏都快负荷不了了才道:“好,我就让那傻子给送回去。小惜,你真好,为了我们的将来受了那么多苦,我一定会好好待你的。”

乔子夕没想到他能放小烟出去,喜不于形,疲累的道:“好困,也许是麻醉剂的作用,好......困......”说着头一歪就睡着了。

方华见他被自己折磨成这样,又心疼又自责,连忙将人抱到了床上盖好被子,然后出去找小烟。

小烟就被他关在旁边的房间里,刚才他们的打斗和说话都听到了,他承认自己是很笨,如果这个时候还继续笨,还不明白乔先生的意思的话他真该死了。所以当方华来找他的时候,他就发挥了最擅长的,又哭又叫,怕的只躲,一口一个饶命。

乔子夕在这边紧张的竖耳听着,他根本没有睡着,也根本睡不着,希望小烟能聪明一时,之后笨死了也没关系。

“你叫小烟?”方华用脚踢了踢他,长的这么普通还是个脑子有问题的,也实在可怜,还生在张府那种欺民霸市的恶棍身边,更加可怜。

小烟呜咽着点头,紧缩着身子显的更可怜了。

“你别怕,我不会伤害你的。你回去告诉张启山,叫他不要再来打小惜的主意,别以为他是张大佛爷就了不起。小惜已经答应跟我走了,他要兑现自己的承若才好,放我们走。你让他放心,我们这辈子都不会再出现在他面前了。”方华解开他的绳子,将乔子夕的玉把件递了过去。

“是,我一定会转告的。”小烟哆哆嗦嗦的接过物件,然后在方华的监视下离开了房子,跌跌撞撞的不辩东西的往外跑。小烟是个严重的路痴,所以他根本不知道张府在哪个方向,但他知道只要出来了,佛爷就会找到他,这样乔先生一定会得救的。

等确定小烟走了后乔子夕才疲惫的闭上了眼,裤子上晕染开的那处让他很不舒服,心口一个劲的犯恶心。

方华送走小烟后来到房间里,看着乔子夕如孩童般的睡颜,他笑了,小惜是他的了。


评论(6)
热度(21)
青灯古佛挡不住我思凡的心
富贵繁华抵不住我夜奔的情

© 霄河是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