霄河是剑

01 Apr.

【家长组】张大佛爷和他的九姨太

二十三、回家

 

张启山正要去叫对面熟睡的人起来,他刚略弯腰过去那人就睁开了眼,略有些迷茫了一下随后展开笑颜:“早。”

张启山也露出他的标志性笑脸,一口大白牙,笑道:“到站了。”

乔子夕一咕噜从床上坐起来,动作有些猛了微皱了眉,估计是昨夜纵情留下的后遗症,腰身也微酸,但很快就适应过来了,往窗口看了看,火车正缓慢的进入终点站,伴随着响亮的汽笛声。

乔子夕突然有点近乡情怯,看着热闹的站台,神情有些恍惚起来,他回来了。十年里他很想回来,看看心中所想的人,但又不敢,毕竟是自己一声不吭的走了,有什么脸面再回来呢,甚至连自己的乔家村都不敢去。看着外面站台上的欢聚与别离,他的心微微波动着。

张启山看出了他的心思,从后面抱住他道:“不管何时,张家的门都为你开着。”

乔子夕微红了眼转头定定的看着爱人,有幸福有感激,他吻上那柔软的唇,回身抱住他,除了吻他,他不知道该怎么回应才算最好的。

张启山拥着他吻了一会,然后恋恋不舍的分开:“快起来吧,张副官带着小烟来接我们了。”

顺着张启山手指的方向,乔子夕果然在人群中看见了那两个人,不是他眼尖,而是张副官穿着军装,后面又跟着大兵,这样显目的一大群人站在那里想不让人看见都难。身边一个略矮小的青年,生的不十分显目但也算的上眉清目秀,抬着头转来转去像在找什么。

“火车来了,火车来了,乔先生在里面吗?”小烟又兴奋又紧张,终于找到乔先生了,不知道先生还认不认的他。

“在。”张副官看着他不安的神情觉得十分可爱。

“佛爷真有本事,最后还是佛爷找到了乔先生。这说明什么,这说明佛爷跟先生就是天定的,即使分开十年也没法挣开月老给的红绳。你说对吧。”小烟说着这些的时候完全不看张副官,那双算不上大也不算小的眼睛咕噜噜的乱转,生怕错过乔先生,竟紧张兴奋的在原地踏步起来。

张副官心头酸酸的,小烟总是提乔先生,乔先生离开了十年他就念叨了十年,比一个老妈子都会念叨,其他交代给他的事情偏偏又做不利索,经常换来佛爷的训斥。

“副官,你怎么找这样一个笨蛋,我可不想你跟我出兵或下斗的时候脑子也不好使。”那次张大佛爷如此讥讽着,因为小烟差点又把事情给搞砸了。

“对不起,佛爷,我会好好教导他的。”张副官十分恭敬的道歉,好似他做错了一般等着处罚。

张启山挥了挥手道:“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我也管不了。让他到你那边去吧,不要在我眼前晃荡了,看着就心烦。”

张副官心中大喜,这是佛爷把小烟给他了,连忙道谢:“多谢佛爷。”

就在小烟知道乔先生要回来了后就十分坚定且无情的说:“我还是要回去照顾乔先生的。”

无疑在张副官的满腔热情上泼了一盆冷水,商量了几天还是这个结果,今日还非要跟着来。

张副官突然之间嫉妒起乔先生了,如果乔先生不回来,小烟就会一直跟着他了。可是他又不希望乔先生不回来,毕竟佛爷空等了十年,他心里还是向着佛爷的,所以还是希望乔先生回来的念头更多些。

 

“小烟。”

小烟看着眼前的男人很久都没反应过来,这是乔先生?记忆里的乔先生不是这样的,那个乔先生肤白肌嫩,唇红齿白,在小烟眼里就像夏日里盛放的白莲花,纯洁而美好。可是眼前的男人,有着小麦色的肌肤,挺拔而坚毅的身姿,微微笑着,黑亮的眼瞳也带着笑,这的确是乔先生。乔先生笑的时候就是这个样子的,因为乔先生有双会说话的眼睛,里面全是亮晶晶的星星。

“先生,先生!”小烟哭着跑上去抱住乔子夕,身后的张副官拉也拉不住,眼睁睁的看着他投入别的男人的怀抱,却还要大方的装作若无其事。

乔子夕也抱了一下小烟,眼角也略有湿润,但很快就没了,还不忘取笑道:“怎么十年不见还这么爱哭。”

小烟抽抽噎噎的却也知道不能把眼泪擦到先生衣服上,忙自己抹泪道:“先生,你受苦了,都黑成这样了。”

“这样不好吗?”

小烟连忙摇头:“不不,先生什么样子都好看,我都差点认不出来了。”

“佛爷,车子已经备好了。”张副官对张启山道。

张启山才把有些酸的眼从那两个拥抱的人身上移开,正了正脸色道:“那走吧。”

“佛爷,先生,这边请。”张副官已命人将两人的行礼拿到车上去了。

幸好小烟上不了佛爷的车,不然一定会一路扒着乔子夕不放。所以当他知道不能跟日思夜想的先生一个车子时很是失望,但一想到回到家就又能看见了,才勉强高兴了起来。

到了车上,张启山便故意不去理会乔子夕,靠在车背上闭起目来。若是十年前的乔子夕定会问他怎么了,可是现在的他不会,更不会在外人面前黏过去,所以他也坐在一边,看的却是外面的风景。十年没有回来,这个城市变化还是有些大的,原本没有的商铺都开起来了,路也多了两条,电车也比那时多了,人们的穿着似乎也更好看了。

张启山独自闭目了一会发现身边的人根本没理他,连碰都没碰到他,忍不住睁开眼去看,才知道人家正忙着看风景呢。突然之间觉得自己十分好笑,他居然跟一个又笨又蠢的下人在那里吃醋,完全是吃的莫名其妙,最有危机感的不应该是他的副官吗?想到这里那点醋意就烟消云散了,也靠过来跟他一起看风景。

乔子夕看见他靠过来也不避开,很自然的靠在他身上,两人开始讨论起这十年间城市的变化来,但都没有去说这十年两人是如何过的。

张启山见他没有避开也大大方方的将人搂在怀里说话,前面的司机很识时务的专心开车,不该看不该听的一律都进不了他的眼睛和耳朵。

两人又因昨夜的缠绵,心靠的更近了。

很快车子就到了张家大门口,其实从火车站到张家有四十分多分钟的车程,可是两人都感觉很快,似乎还没看够还没说够就到了。

“先生。”小烟一下车就奔了过来,张副官无奈的跟在后面。

乔子夕对他笑了笑,小烟也有二十五六了,可看这模样动作怎么感觉像没长大一样,就是模样有些变化,看起来没有那么小。之前听张启山说的时候就有些怀疑了,如今见了面之后不禁又揣测起来他是否心智不成熟。他回头看了眼跟在后面的张副官一眼,心奇:张副官看起来也不像是喜欢幼稚型的人啊,怎么就看上小烟了。

小烟若知道他心心念念的乔先生也如此看不上他,也觉得他配不上张副官不知会如何,想必只有哭了。

“欢迎乔先生回家!”响亮整齐的男声突然响起吓了乔子夕一跳。

乔子夕看着院子里站着的士兵一时反应不过来,他看向张启山,后者只是笑笑并不说话。乔子夕不禁暗暗咂舌,这排场也大了点吧,这样大声宣扬外人想不知道都难。

果不其然第二天一早城里就传开了一大新闻:张大佛爷的九姨太回来了,原来当年不是跟男人跑了,而是被张大佛爷送出去学医了,如今带着满满的洋医术来造福城里的百姓了。

乔子夕不知道消息是怎么散出去的,但他知道肯定是张启山和他的那帮手下做的。虽然张启山一力否认此事跟他无关,甚至昨天的欢迎仪式他也是一无所知,但明眼人都知道是他纵容下面的人去做的。

张启山不说他就把张副官跟小烟找来,到底怎么回事。小烟愤愤不平的说了一通,支离破碎,但连起来的大致意思听明白了。乔子夕十年前无故失踪,张启山地毯式搜索,也不知哪个人先说起的,说九姨太跟男人跑了,张启山戴了顶大绿帽子,所以张启山一边维护自己的尊严一发狠的去找。如今乔子夕回来了,他们便把十年的那个梗又给带了出来,重新编织一番张启山如何忍痛送乔子夕去留学,只希望乔子夕学成归来造福他所管辖的百姓。又把两人之间的十年相思添油加醋,虚虚实实的构造了一番,真是闻着落泪听者伤心,都说张大佛爷和九姨太真是好人,为了城里的百姓如此委屈自己。

乔子夕是越听越汗颜,越听越自责,原来自己的离去给张启山带去了那么多的痛苦和压力。愧疚之后又想起他们都是粗鲁的士兵,没认识多少大字,这些可歌可泣的说词都是怎么编出来的?

张副官吞吞吐吐的说:“是二爷,他听说你要回来了,所以帮我们编了这些让我们散出去。佛爷不知道的,您放心,他绝对没跟二爷有什么,就只是兄弟。”说完之后又觉得自己有越描越黑的嫌疑,不安的站在下面小心的看着乔子夕。

乔子夕现在哪还会认为张启山跟二爷之间有什么啊,见张副官紧张的看着他就知道他在想什么了,亲和的笑道:“我知道,过两日你帮我准备一下,我要去拜会一下二爷。”

张副官心中咯噔了一下,完了,该不会出什么事吧,忙一脸虚汗道:“要不跟佛爷商量一下?”


评论(3)
热度(22)
青灯古佛挡不住我思凡的心
富贵繁华抵不住我夜奔的情

© 霄河是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