霄河是剑

23 Mar.

【家长组】张大佛爷和他的九姨太(十八)

十八、吃药

 

乔子夕和方华吃完早餐后徒步来到医院,因为宿舍离医院近,要是有什么紧急情况也好通知到。

乔子夕一推开办公室的大门就看到最不想看到的人,方华不明所以但看见张启山还是带着一丝崇敬之情的,他看张启山嘴唇破裂好奇的问:“佛爷也上火了吗?”

张启山伸舌舔舔伤口,看向乔子夕:咬的可真重。

乔子夕咬了咬牙:活该!

方华自然看不出他们打的哑谜,又道:“小惜也上火呢,昨天从宴会回来就说嘴巴上火了,还老摸。”

张启山心情瞬间好了起来,十分苦恼的问:“原来乔医生也上火啊,真巧。这是感染吧,请问该吃什么药呢?”

“其实上火没什么,吃点降火的就好,让小惜给佛爷开点清热解毒丸吧。”方华道。

张启山一直看着乔子夕,眼里全是笑,却还是一本正经的道:“那就麻烦乔医生了。”

乔子夕已经换好了白大褂,没好气的看了他一眼道:“那麻烦佛爷从我的椅子上离开,我好开药。”

张启山这才恍然大悟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热情的不由分说的拉起乔子夕按到椅子上道:“你坐,你坐。站着多累。方医生,你忙去吧。”

方华却坐在了对面的一张办公桌后,道:“这也是我的办公室啊,佛爷。”

张启山没话说了,也不当回事转身对乔子夕道:“我昨天脖子不知道怎么了,很不舒服,你看看。”说着弯下腰趴在桌上伸长脖子给他看,正是被针扎的地方。

乔子夕看了一下,那块地方微微的肿起,还能看见针眼的细小孔洞,撇了眼方华那边,见他正忙事情悄声说道:“你自找的。”

“我不仅脖子痛,嘴巴痛,连肚子都痛,都淤青了,你要不要也一起看看?”张启山做出可怜兮兮的模样,捂着被打过的地方,神情痛苦的看着乔子夕:你怎么这么狠心呢。

乔子夕强压怒火,其实也说不上是怒火,就是被他这般戏弄很不舒服,推开他刷刷刷在本子上龙飞凤舞几个字,医生的字旁人是看不懂的。他扯下那张纸塞到张启山面前道:“这里有治嘴巴,脖子,肚子的,佛爷要是没事就回去吧。”

张启山拿过那张纸,字比以前漂亮了,更苍劲有力了,再看他的手若隐若现着青筋,似乎干了很多活的样子,他这十年受了很多苦吗?

“这么多,当饭吃哪?”嘴里虽这么说着脸上却乐呵呵的,“我没事做,不记得了我正住院呢,病人怎么会有事情做呢。”

住院?住院怎么会跑到晚宴上去?乔子夕肺腑着,板起脸道:“你没事,我有事,这里是医生办公室,你既然是病人就该回你的病房去。”

“那我在病房等你来查房,说真的这条腿还是有点不利索呢,你过去帮我看一下。”然后扶着受伤的腿一瘸一拐的走了。

乔子夕翻翻白眼,他昨天在宴会上走的那么利索,还跟人跳舞,现在又说疼了,活该!

张启山愉快的回到自己的病房里,哼着歌躺在床上。可等了一个小时也不见乔子夕来查房,按理说医生早上都要来查房的,询问每个病人的情况,为什么不来?出什么事了吗?

他正想着房门就被推开了,他立马坐了起来,兴奋的咧开嘴叫:“九......怎么是你?”瞬间变脸。

方华拿着档案进来,不以为意的道:“这几间病房本来就是我管理的啊,我之前去前线了所以叫小惜代管一下。”

“你跟子夕关系很好?”张启山问。

“佛爷指的是哪个方面?”方华反问。

“你跟他认识十年了?怎么认识的?”

“嗯,快十年了。我们同拜一师,同睡一张床,还......”

“你说什么?!”张启山猛的拉过方华的衣领,眼里盛着怒火。

“我们同拜一师啊。”方华略显慌张,不明白张启山为何突然发火了。

“下面一句!”张启山喝道。

“哦,同睡一张床。嗯,这有问题吗,当年在部队士兵们不都挤通铺?”

原来是这样。张启山放开了他,略带歉意的道:“没事,你出去吧。”就像命令他的部下一样理所当然。

“你刚才不是说腿疼吗?小惜跟我说过你腿的伤势,又发过烧,我还是检查一下比较妥当。”方华礼貌温和,也不与他计较刚才的失礼。

张启山不情愿的褪下裤子让他检查伤口,伤口比昨天好多了,在康复中。凭他的体格完全不用住进医院来,在家养两天就好了,可他偏偏来了。

方华用药水消毒后重新包扎好,抬头叮嘱道:“先不要让伤口碰水,要洗澡也要忍一下,或者擦身就好了。”

“嗯。”张启山应付了一声重新躺到了床上。

他曾让张副官去调查过方华,没有可疑迹象,查到的跟他说的一样,入伍,从医,留学,回国,就医。而这些过程中乔子夕从未缺席过,两人感情很是深厚。而且查方华为人做派也都是光明磊落的。

“九儿......”张启山呢喃着乔子夕的乳名。

 

“小惜,你觉不觉得张大佛爷怪怪的?”两人工作时方华从办公桌后抬起头问对面的乔子夕。

一听是张启山乔子夕的动作略迟钝了一下,然后抬头问:“怎么奇怪了?”语气就好像“今天天气不错”一般轻松。

方华咬着笔道:“说不上来,他似乎对你的事挺关心的。我听小洛说了,他在打听你的事。”

“你想多了吧,他一个军官事务缠身哪有精力管我们这种小百姓的事,他就那样。”最后一句说的很是笃定,让人一听就知道他认识他很久了,而且对他的习性都十分了解的模样。

方华皱眉,道:“听你这口气还挺了解的啊,你们见面也不长吧。早上他坐你椅子上那可不像一个病人对医生的态度。我感觉你们之前就认识。”

“我怎么会认识他,我从小村子出来的,他又是名震一方的九门提督,又是老九门的总头领,你想多了吧。”

“老九门?我似乎听过一些传闻,听说都是倒斗的,经常跟尸体古物打交道,身上也必定带着阴气。你没看见他上战场的样子,就跟罗刹一样,凶狠极了。就刚才,我去给他看伤的时候也不知哪里说错了,他一下把我提溜起来,那手劲大的能捏碎我的骨头,可吓人了。”

“那你以后小心些,不要跟他说太多。”乔子夕道。

“他现在是我的病人了,我自然要好好的医治他。哎,你刚才说他是老九门的头领,你怎么知道的?”

“他自己说的。”乔子夕忙扯了个慌,“我去301室病房看看。”

“我陪你。”

“不用了我自己去。”

方华看着乔子夕离开的身影有些摸不透,早上张启山在办公室里的举动言行他都看在眼里,那神情绝不是刚认识的样子,似乎已经认识很长时间了,但小惜一直跟他在一块。小惜不善社交,他的朋友他都认识,所以不可能他之前认识的朋友他不知道的。他看张启山的时候有一种戒备,似乎他会跟他抢东西一样,可自己一无所有能有什么东西让一个佛爷去抢呢?

 

乔子夕从301病房出来后不知觉间走到了404病房,悄悄从门上的玻璃镜往里看,怎么没人?疑惑的推开门进去查看,这个时候没什么事情医生护士基本都不会过来,难道又偷溜出去了?

床铺很乱,床头柜上也很乱,尿壶被踢到了角落里。

乔子夕皱了皱眉,正打算离去就正面撞见了张启山。张启山头发湿漉漉的,手里端着个盆,里面有毛巾和肥皂。

张启山看到乔子夕来找他很高兴,把盆子往边上一扔笑道:“你找我?是不是想我了?”

“正经点。阿华没有告诉过你伤口不能碰水吗?”

“你是在关心我?可我认定的医生只有一个,那就是你。”

“阿华医术很好,希望你能配合,长官。”乔子夕略微撇开头不去看他的眼。

张启山笑了两声,满腔的热情被冷水浇了个湿透:“长官?阿华?看来这十年他完全顶替了我的位置啊,叫的这么亲密。”

“我们是兄弟,请你放尊重点。”乔子夕的怒火也逐渐上来了。

“兄弟?真是好兄弟,都睡一起了还叫兄弟,真行。”人在不理智的情况下容易扭曲事实,张启山这莫名的醋意连他自己都不知道怎么来的,喊完就后悔了,刚要道歉就被打断了。

“睡一起算什么,我们做的事可多了。”乔子夕也突然没头脑的回了一句。

“何必气我,我知道你们没什么,刚才不过是我一时口快。”张启山虽被他那句话给噎了一下,但还是先稳住人心再说。

“这是你的药,早点吃了,省的胡言乱语。”乔子夕将口袋里的药全放到乱七八糟的床头柜上,其实除了部分消炎药外其他都是维生素之类的东西。

“你对我......”张启山满心欢喜的张开双臂打算来个拥抱,谁知被他敏捷的闪过,扑了个空,只得岔岔的道:“真好。”


评论(6)
热度(31)
青灯古佛挡不住我思凡的心
富贵繁华抵不住我夜奔的情

© 霄河是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