霄河是剑

20 Mar.

【家长组】张大佛爷和他的九姨太(十六)

十六、晚宴

 

张启山愣愣的看着眼前的男人,陌生又熟悉,脑海里演绎过各种再见的情景,可当乔子夕摘下口罩的那一刻,他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很多种情绪在心中翻涌,到了最后只有两个字:“子夕。”

“你,休息吧,我还有事。”乔子夕对他微微一笑,而这个笑只不过是职业化的,已经十年过去了,还能怎样?
    张启山没有看出他的笑是职业化的还是特意为他笑的,他依旧笑如春风,可是细看眼角爬了细细的纹路,不管怎么样眼前的是个男人,他再也没法当他是那个懵懂的少年郎了。

张启山看着他离去,一时间有些慌神,他还需要他吗?

 

乔子夕的工作很忙,他已经是这里的主治医生,他工作的时候总有十足的耐心,面对病人他总是笑着的,许多人都喜欢他。

“小惜呀,你多大了?”这是一位有钱的老太太,经常来医院看诊,一来二往就跟乔子夕混熟了,就像对待自己的孙子一样时常拿东西给他。

乔子夕放下听诊器收好血压计道:“三十二了。”

“哦,那要赶快成家才行。我认识很多姑娘,你喜欢什么样的?”老太太无聊没事做,最大的乐趣就是给人做媒,钱多人缘多,经常举办派对邀请年轻男女,逐渐的把媒人的名声给打开了。

乔子夕是知道罗老太的,子女都是商人,老头又没了,为了让自己活的快活潇洒就隔三差五的举办派对,实际上都是名媛绅士的相亲大会,还真让她促成了几对佳偶,她便更得意了。罗老太喜欢乔子夕,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就觉得舒服清爽,人又热情,俊眉星目,身量挺拔,只有一个字能形容,俊。

“奶奶费心了,再过两年也不迟。”

“怎么不迟,都三十二了。我当年三十二都快有孙子了,你这孩子怎么就不着急呢?你爹娘肯定急着抱孙子。”

“我没有爹娘。”

“没有啊,那正好,奶奶给你做主了,就后天,后天去奶奶家,多的是姑娘小姐。怎么,你看不起奶奶?放心,奶奶一定给你找个最好的。你叫我一声奶奶,你就是我的孙子了,哪有不给孙子介绍的道理。你可是这里最好最俊的医生,姑娘们肯定挤破头的要嫁你。看我孙子长的多俊,奶奶睡着都能笑醒。”

罗老太噼里啪啦的自顾自说,完全没让人插嘴的机会,一大串说完从包里掏了个东西递到乔子夕手里:“拿着,这是后天的入场券,这可不是谁都可以进的,奶奶在家等你来,一定要来。哎呦,都这么久了,还有很多事要做呢,到时穿漂亮点来,有西装吗?还是穿礼服来,比较好看。没有啊,我孙子身材跟你差不多,明天我让司机给你送来,肯定合身。”

完全没有反驳的机会,罗老太倒豆子一般,然后走了。

乔子夕看着手里的票有些发懵,那种上流社会的晚宴他真不想去。礼服他有,在将军那里时也跟着参加过几次,那气氛哪像晚宴,简直是剑拔弩张连喝口水都要四顾一下,军事家政治家之间无形的硝烟弥漫了整个宴会。

那个时候方华会拉着勉强带着笑的他到一边的休息室,然后给他松松领结:“不喜欢以后我跟将军说让你别来了,看着罪受的,估计肚子都吃不饱吧。”

“吃了几口,不过回去后还得吃你一碗面。”乔子夕调皮的笑,喘了两口气重新将领结戴好,虽说是休息室但也不能随便,这么多双眼睛,他们的言行可直接代表着将军,所以不得有失。

方华的手拍了一下他的胳膊道:“喜欢吃,给你做一辈子都行。”

“我怕未来嫂子吃醋。”

“那就不要老婆。”

还想说什么的时候,外间的音乐响起,他们只得重新步入宴会,邀请美丽的小姐共舞一曲。

到了宴会那天,乔子夕迟迟没出现,罗老太竟派了司机来接,并吩咐司机要是乔医生不来你也别来了,意思就是他的这份工作能不能保就看乔子夕配不配合。乔子夕看着倒霉的司机,他知道有钱人都这副德行,也不忍心就因为这点小事而让一个司机失去工作,所以脱了白大褂换上燕尾服,步入了宴会厅。

罗老太一见他来高兴的不得了,也没责问他为什么不肯来之类的话,直接拖着人进了名媛淑女的包围圈。

她们竟也听过乔子夕的名号,如今见了本人一看真是俊的没话说,各个都羞红了脸,几个胆大热情的直接邀请他跳舞。姑娘都开口了,身为一名男士并不好拒绝,正当两人步入舞池的时候,美丽的女伴被人拦腰夺走。

那姑娘起先还恼怒来人如此无礼,一抬头看见来人立刻红霞满天,心如鹿撞,被带着舞到了池中央。舞到一半在交换舞伴的时候却没了人,姑娘勉强应付着眼前的舞伴,两眼却在搜索那个人的踪迹,无果。

在姑娘四寻无果的时候,那人已经出现在了露天阳台上,这里比里面清净许多,他也是跟着一道身影来的。

他刚寻到那道身影就看到对方与另一个女子有说有笑,情投意合的模样,他感觉很不是滋味。

“子夕,可否介绍一下这位美丽的小姐?”他从服务员的托盘里取过一杯红酒,慢慢摇晃着来到门边,十分绅士的询问。

乔子夕惊了一下,他不是在医院里吗,怎么来这了。有那么一瞬他有种被抓jian的错觉,但很快就消失了,因为他们已经什么都不是了。

张启山依旧温和的笑着,等着乔子夕给他介绍那小姐,其实他对小姐一点兴趣都没有,看到乔子夕搂着女人步入舞池,他就生出一股邪火。转眼间又看到他与另一名女子谈笑风生,火又旺了几分,可面上却异常的和善。

“这位是刘如柔刘小姐,这位是张启山张大佛爷。”乔子夕介绍着。

刘如柔身在深闺没听过张大佛爷的名号,所以对他打断她跟乔子夕的谈话显出几分不满之色,她笑道:“张先生好。”

“刘小姐好。”张启山露出他的大白牙,笑的很是灿烂,可不是谁都吃这套的。

刘如柔的反应很淡,又见张启山与之握手的时候有些不太规矩,更是不悦,十分淑女的跟乔子夕说了几句就离开了。

张启山正盼着她主动离开,好不容易她离开了正想挨着乔子夕说几句,没想到乔子夕也起身要走。张启山连忙往门口一站拦截道:“你不愿看到我?”

“没。”只是不知如何相处而已,无形的隔膜。

“小烟很想你。”张启山无话可说竟说了这么一句。

“哦,他还在张家?”乔子夕很随口的问了一句,他甚至连小烟长什么模样都想不起来了,毕竟十年了再见肯定认不出了吧。

“你的东西我一样未动,也不许别人动。”所以张副官也不许动。

乔子夕好笑的看着他,良久道:“他是人。”

张启山这才惊觉失言了,待要解释罗老太却过来了。

罗老太在宴会上找了两圈都没看见乔子夕,正纳闷间碰见了刘如柔才知道他在阳台上,然后寻了过来。罗老太是知道张启山的,今早他突然出现在家门口说要今晚来参加宴会,她自然是高兴的,但不知道这个从来没什么交集的张大佛爷是如何得知的。况且张大佛爷也是一表人才,英武不凡,这样的男士多多益善,所以当场给了他一张入场券,张启山满意的走了。

“佛爷,你认识乔医生?”罗老太问,她只听过张大佛爷的名号,但记忆里张大佛爷并没有来过此地,怎么会认识乔医生呢?

张启山品了一口红酒道:“何止认识。但多年前不小心失去了联系,还好在您的宴会上重遇了。”

罗老太一听就高兴了,拍手道:“这就是缘分,缘分这东西挡也挡不住。但这么多姑娘小姐,你二位又是人中龙凤,躲在这里岂不是让她们失望。”

“罗太太说的是,我朋友已经有心上人了,让对方知道了肯定要闹的。”张启山道。

罗老太听后吃惊的转向乔子夕道:“真的吗?可你怎么不说呢?哪家姑娘,若是合适让奶奶给你们做个媒,定个日子娶了才安心,早日生个白胖小子。男人就该先成家后立业,如今你业有了,就差老婆孩子了,别等了,下次把对方的生辰八字给我,我去核对核对,然后挑个日子,就这么定了。”

“罗太太,择日不如撞日,我知道对方的八字,这就给你。”说着报了一个生辰八字出去。

罗老太用笔记了后满脸笑呵呵:“放心,奶奶不会太赚你这个媒人费的,再说我也不缺这个,就图个高兴。看见有情人终成眷属,比做什么都高兴。你们先聊着,我去招呼其他人去了。”

张启山笑呵呵的送走罗老太,一转身看见乔子夕面无波澜,实则有些不满的脸,露出大白牙道:“赶紧定个日子拜堂吧。”

乔子夕如何不知道他报的是谁的生辰八字,又听他如此无赖的言语,心中跳了几下,怒道:“不要开玩笑。”


评论(6)
热度(32)
青灯古佛挡不住我思凡的心
富贵繁华抵不住我夜奔的情

© 霄河是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