霄河是剑

14 Mar.

【家长组】张大佛爷和他的九姨太(十二)

十二、离开

 

乔子夕发现居然不知道要做什么,心里恍恍惚惚的,越是这样他想的就越多,不该的和该的都想了一遍,然而结果是让人颓丧的。

这一年他在张启山身边好吃好喝又被娇宠着,原本没有的脾气也被宠了出来,闲言碎语是有但飘到他耳边的时候已经春风化雨了,也听不出什么。只有昨天大兵说的话才真正刺到了他心里,他不过是一个被包养在深院中的男宠而已,连前堂都迈不进的低贱的男宠。他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恼恨自己,好好一个大男儿不做非要为了一时虚荣财富做别人的男宠。

他低低笑了一声,似无奈似自讽,原来他乔子夕是一个以色侍人的东西,除了施展各种媚术让张启山对自己百般娇宠,万般垂怜外居然什么都不会。他读的那些圣贤书都读到狗肚子里去了,妄想靠一张皮囊换一生无忧,真是连女人都不如,真是可怜可笑!

小烟见他在那里笑,但脸上又不是很高兴的样子,看不懂:“乔先生,您是开心还是不开心啊?”

“我有什么不开心的,我衣食无忧,挥金如土,败家成性,可都没人管着我,你说我有不开心的理由吗?”乔子夕笑的很难看,一种让人很不舒服的笑。

“可您虽然在笑着,但我感觉你不开心。你是担心佛爷吗,没事的,佛爷很快就回来了,估计还能赶得上陪您吃午饭呢。”小烟的确是个不会察言观色的下人,这样的下人若不是遇到乔子夕还不知在哪里受苦呢。

乔子夕更是感觉无力,当初怎么就找了他当自己的小斯,只是因为他也是从乡下出来的,只是因为他在街上向自己行乞时那双纯净的眼?当初张启山反对让小烟当他的小斯,说他不够灵活难听了就是嫌他有些呆滞,但乔子夕还是执意把他留了下来,只因不想事事听他的。后来证明张启山是对的,小烟笨拙的什么都不会,好多事情都是自己做的,教他这些自己都快崩溃累垮了。

“我又不是非他吃不下饭,他离开半个月我难道还饿死不成。”乔子夕有些气闷,语气也重了些。

小烟却听不出来他不高兴,依旧笑嘻嘻的道:“当然饿不死啊,要是饿死了佛爷就难过了。可您昨晚和早上都没吃多少,难道不是因为想佛爷吗?”

“我想他做什么,没事你出去吧。”乔子夕烦躁的将小烟赶了出去。

小烟还是摸不着头脑,乔先生怎么了,昨早起来还好好好的,佛爷不就出去了这么会儿吗,前半月都没回来先生也都是好吃好睡的,真搞不懂。

乔子夕在房里思索着未来,他对未来有些渺茫,但他不想呆在深院里了,这跟他呆在乔家村有什么区别,只是换了口井呆着而已。虽然他一直有这种想法,但张启山一直宠着他,所以他也没有太在乎,可是现在不一样了,张启山在二月红那里,虽不知他们到底有没有什么,但就自己的处境来说完全是弱势的,他没有任何筹码和本钱。如果说张启山恋上了他的皮相,但十年后他年老色衰,他是否还会如此待他?

他正想的迷迷糊糊就听见小烟门也不敲的跑了进来,急乎乎的喊:“乔先生,佛爷回来了,看,我就说佛爷一定会回来陪您吃午饭的,可见佛爷心里多喜欢您。”

乔子夕刚一听张启山回来时竟激动的从椅子上跳了起来,但下一刻他又很平静的坐了回去,淡淡的回了句:“知道了。”

小烟满腔兴奋被这一句泼的呆愣了,忙问:“您不高兴?佛爷去书房了,您快去吧。”

“我去做什么,他有事要处理。”乔子夕有些失落,他也说不清楚的失落和难受,他为何不来房里?还在忙二月红的事吗?
    正想着张启山就进来了,乔子夕见到人还是不免有些心动的,可一想到他在忙一个跟他有些纠缠的人的事,心就慢慢的冷了。

张启山穿着整齐的军装,见他闷闷不乐的坐在那里发呆,连自己进来了也没表现出一丝快乐更没有起身相迎,忙关心的询问:“怎么了?生病了吗?”说着将手探向他额头。

乔子夕巧妙的避开淡淡的笑道:“没有,你怎么回来了,二爷的事弄好了?”他还是问了出来,虽然告诉自己不要过问但还是没管住嘴。

张启山的神情变的肃杀起来,周身泛着隐隐的杀气,看了乔子夕一眼随即将那股杀气隐了下去,笑道:“还没,等会我还要出去,也许几天后才会回来。”

“小烟,帮佛爷收拾下东西。”乔子夕没说什么,朝小烟吩咐道。

小烟却是愉快的退了下去,欢欢喜喜的给佛爷弄行礼去了。乔子夕不免又一声哀叹,自己这双眼不够犀利,哪像张启山那般能慧眼识珠。

张启山抱着乔子夕亲吻了一番,却没有得到太大的回应,心中不免好奇正想问小烟就大呼呼的跑进来破坏气氛了。

“佛爷,行礼都弄好了。佛爷这次要去多久,二爷会去吗?”小烟兴高采烈的问。

“他病着去不了,这次是军部的命令,来的急,但也就只有三五天时间,多担待。”张启山是对乔子夕说的,知道自己刚回来才温存了一晚又要出去挺对不住他的,所以满脸歉意的道。

“既是军部的命令就快去吧,别耽误了行程。”乔子夕笑了笑,将他的军帽给他戴上,然后带着他一起往外面走。

两人行到后堂与前堂的衔接处,张启山道:“你回去休息吧。”

乔子夕的心又冷了几分,果真自己是个连前堂都去不得的低贱的男宠,面上却是温顺的:“嗯,小心点。”

看着那道绿色的影子消失在前堂,听见他威武的声音整顿着军队,然后是整齐划一的跑步声,他知道他走了。自己也该走了,留在这里当一世的男宠有什么意思,总有被冷落的一天,难道自己要像古时冷宫里的妃子一样?

离开很痛,但留下只会更痛。他爱张启山,在不知不觉中爱上他,在他编织的巨大的温柔网里越敷越紧,他现在要剪破这张网,他要证明自己没有他也能活的好好的。

 

五天后。

张启山带着部队回来却得到一个让他怎么都无法预料的消息,乔子夕走了,什么都没带走,就这样消失了。
    小烟泣不成声的跪在地上,边哭边说:“佛爷,我真不知道,呜呜......乔先生什么都没跟我说呀,您就是打死我,我也不知道啊,呜呜哇......”

张启山烦躁的很,他一个九门提督的府邸却让一个人凭空消失了,而且那个人还什么都不会,这传出去不是叫人笑话吗?重点不是这个,重点是九儿不见了,为什么会这样,他为什么要离开自己?

“啪”的一声,张启山手里的皮鞭甩在了小烟的身边,没有甩到小烟但他被吓的鬼哭狼嚎起来,而且那鞭风带来的劲头就够他受的了。

“啊哈......乔先生您在哪啊,佛爷要打死我了,呜呜......”满地的乱转,哭的稀里哗啦,吓的瑟瑟发抖。

“你再哭出一声,这鞭子就真打你身上了!”张启山怒喝,心中气愤抬脚踹了小烟一下,这次小烟居然没哭出声来,捂着嘴巴眼泪跟长江水一样哗哗往外倒。

“张副官,备车,就是把城翻个个也要把乔子夕给我找出来!”张启山怒红了眼,他想不通自己对他那么好,他为什么要这样一声不吭的离开,他哪点对不住他了!他现在只想抓住乔子夕好好的拷问一番,质问他为什么这么做。

张副官得令后连忙派了部队出去搜查,张启山根本坐不住也跟着在城里到处找。各个交通要道,铁路口都派了人去找,居然都一无所获,连个像样点的消息都没有。

“佛爷,您回去休息一下吧。”张副官劝道,他也不明白乔先生为什么走了,在军队里的千源都被拉来问了话。

张启山一怒之下将好不容易升为勤务长的千源降为最低等的士兵,做最苦最重的活。

千源心里肯定怨声载道,想着九叔好好的荣华富贵不要非要玩失踪,还把自己给连累了,真是气死了,要是找到了定交给佛爷好好惩处。

张启山疲倦的挥挥手,道:“继续找,挨家挨户给我地毯式的搜,若再找不到你也别回来了。”

张副官脑袋都紧了,也只能收到命令下去继续找了。
    “佛、佛爷吃点,点东西吧。”小烟两股战战还是顶着被骂被打的风险上去劝道,自乔先生凭空失踪后他也是吃不好睡不好,每日都提心吊胆也每日都为乔先生的安危焦虑着,原本就瘦小的小身子更小了。

张启山看见他就烦,但这是九儿唯一提拔上来的人,算提拔吧,从乞丐变下人已经改变了他一生的命运了。可是他不能赶他走,他要让九儿知道,他喜欢的东西他都会留着,哪怕是个没用的下人。他不想跟这种不懂眼色的下人多说什么,这个时候他能吃的下吗,一手按着太阳穴一手挥手让他退下。

小烟再笨也怕佛爷,所以只好退下了,然后躲在角落里掉眼泪:“乔先生怎么不带小烟走啊,佛爷好可怕,乔先生你快回来吧。乔先生,佛爷都两天没睡觉了,现在眼睛就跟兔子一样全是红的,脸跟黑炭一样可难看了。”他神经叨叨的念着,肚子饿的咕噜叫也不敢多吃饭,就怕被佛爷看见了说他无情,可是他哪里无情了啊,他再想乔先生也填不饱肚子啊。

张大佛爷大张旗鼓的在城里找人,却没说找什么人搞的人心惶惶的,每天都有大兵在排查人口,每个旅馆每个角落都不放过就是没找到他想找的人。不知道的以为混进了特务,还有的以为要打战了甚至收拾包袱准备跑路的。城门都严查,连一个鸡蛋都要拿起来看,弄的百姓们苦不堪言。

后来不知道谁走了嘴说是九姨太跟人跑了,张大佛爷戴了顶绿帽子气的差点把房子给炸了。又传出九姨太趁张大佛爷出去办事的时候寂寞难耐,然后就跟谁谁勾搭上了,被佛爷抓了正着,佛爷把那男的一刀咔嚓了,九姨太趁乱跑了。没几日又有新版本传出来,一时成为茶余饭后的谈资。

张启山甚至到乔家村去找,村长一听九弟跑了吓的两腿都软了,心想佛爷是来兴师问罪的吧。但张启山倒没有为难他们,知道九儿没回村也不多留片刻风风火火的走了。

半个月后还是一无所获,他又不能贴告示出去找,城里的留言也逐渐多了起来,各种版本的简直跟说书一样精彩,听的不胜其烦。

张启山疲惫不堪的躺在床上,床上早没了那人的气息,音频笑貌都有些模糊了。

子夕,你在哪?过的可好?为什么就这么离开了,我到底哪里不好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评论(8)
热度(37)
青灯古佛挡不住我思凡的心
富贵繁华抵不住我夜奔的情

© 霄河是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