霄河是剑

13 Mar.

【家长组】张大佛爷和他的九姨太(十一)

十一  关系

 

乔子夕醒来时已经快到中午了,想起昨夜的欢好唇角慢慢的向上扬起,身心都异常的满足,身边的位置虽然已经冷了但还是能感受到那人的气味,淡淡的萦绕着他。他在床上躺了一会揉了揉有些酸软的腰肢,他的佛爷总是这么神武威猛。

屋外专门伺候他的小烟听到里面的动静轻手轻脚的走了进来,果见乔先生半支着身子满脸红光,心里也为他高兴,他上前轻声地道:“乔先生,该用膳了。”

乔子夕看了一眼表,道:“嗯,知道了,佛爷回来吃吗?”

“佛爷中午不回来了。”小烟道,手脚利索的拿了洗漱用品进来。

乔子夕也没在意洗漱后让小烟给换上干净衣服,因在屋里也用不上狐裘大衣,只是戴了张兔毛围巾,毛茸茸的很是舒服。

“佛爷是去军部了吗?”乔子夕走到餐厅问。

小烟想了想回道:“好像是二爷的事。”

乔子夕吃饭的手停顿了一下,问:“二爷,他有什么事?”

“不大清楚,听说出了点事,佛爷好像挺生气的,调了一支军队过去了,张副官也跟过去了。”小烟原本就是个实心的人,也没人跟他交代不能说,所以见乔先生问就将知道的事都说了出来。

乔子夕听出不对劲,再问小烟却得不到更多的消息,心下不免有些着急:“你去打听一下,至少知道佛爷现在在哪。”

小烟得了吩咐就去打探消息了。

乔子夕在屋里有些坐不住,总感觉出的事情挺严重的,心里七上八下的,但知道张启山不会有事稍微放下点心。

过了一个多时辰才见小烟跑回来,他紧紧盯着小烟让他快说。

小烟喘了口气道:“听说二爷昨天唱堂会出事了,被刘老板下了药,等醒的时候已经......已经......”

乔子夕见他扭扭捏捏的说不下去,忙问:“已经什么了,快说啊!”

“已经被那什么了。”小烟说的脸一红,低着头看不出神情。

乔子夕还在想着“那什么”到底是什么,见了小烟的神态立刻回悟过来了,吃了一惊,抓了小烟的胳膊问:“你说的是真的?”二月红到底是跟佛爷一起成长了那么多年的兄弟,现在居然出了这种事,也不知启山如何气愤。

“是真的,是佛爷亲手把二爷抱出来的,听说二爷都不省人事了,面无人色,那姓刘的太禽兽了,把二爷折腾成那样。”小烟说这话的时候倒有点向着二月红的,毕竟弱者受怜。

“抱着出来的。”乔子夕呢喃了这几个字,但更多的是担心二月红现在如何了,遭了那样的事定是痛苦不堪。

小烟一听忙道:“乔先生,你放心吧,佛爷心里只有你,不会有别人的。”

乔子夕笑了笑便不再说什么了。张启山与二月红那点朦朦胧胧的关系他并非不知,只是从来不问,有时也想着自己是不是第三者,若无他的存在他们是否已经走到一起了。但张启山没日没夜的宠着他,让他沉溺在爱的热潮中,自己也一心一意的回报他。

知道张启山与二月红的事是在半年前,他无意中听旁人说起的,当时也没在意,想着启山这么爱他怎么可能跟别人有什么,而且他得到过启山的保誓,想他们多事了。他也曾提出去看戏,张启山也带他去但从来没去看过二月红的戏,好像刻意避开一般。昨日好不容易先斩后奏让人买了二月红的戏票,张启山虽没说什么但好像有点不高兴。他看着张启山给二月红的打赏,说真的他有点嫉妒,这好像超出一个戏迷对戏子的打赏了,虽说他们是拜把兄弟但好像总感觉还有些什么。

“小烟,你知道二爷住哪吗?”又过了一个时辰乔子夕将小烟叫了过来问。

“不知道。”小烟如实回答。

乔子夕挥了挥手让他下去,启山怎么就不让人带个信回来呢?他在屋里担心着,书也看不进去所幸走到前堂去。

前堂是处理军务的地方,建筑也是西式的,乔子夕很少在这边逗留。他刚走到前堂就听到了一些让他不舒服的声音。

“估计佛爷今晚回不来了。”

“是啊,二爷出了那样的事佛爷怎么会放心回来呢,佛爷今天发了好大的脾气,那个姓刘的差点就被佛爷弄的一命呜呼了。”

“那也是他活该,什么人不好动,非要动佛爷的人。二爷是随便动的人吗,再说二爷也是有雄厚家世的人,没把姓刘的灭九族就是网开一面了。”

“你可别胡说,二爷怎么会是佛爷的人呢,被人听见了可不好,尤其是后堂那位。”

“佛爷就是图个新鲜,要论家世背景还是二爷好,后堂那位也就几分姿色,刚来的时候土不拉几的,我还以为是下人呢,没想到。佛爷也真奇怪,好好的二爷不要非要那位,除了姿色好点能有什么?”

“也许二爷太强势了吧,佛爷就喜欢这种听话的。二爷没事佛爷把那位供着,二爷现在有事了佛爷急的不行,从没见佛爷这么气愤过。”

乔子夕隐在阴影里将他们的话听了个一清二楚,脸色也越来越白,手攥成了拳。

“乔先生,你怎么来这里了,把我好找。”小烟大喊大叫的跑了过来。

乔子夕这才从阴影里走出来,刚才那些在嚼舌根的几个人看见他脸色立刻刷白了,磕磕巴巴的叫了声“乔先生”然后一溜烟的跑了。

“乔先生,你怎么了,脸色不大好。”小烟见他脸色苍白忙问。

乔子夕摇了摇头:“找我什么事?”

“哦,佛爷派人来信了,说今晚回不来了,让你好生休息。”小烟道。

乔子夕心口莫名的被剜了一刀,这一年来从没有过的,那些人的话又在他脑海里播放,原本不信的东西也信了几分。

“乔先生,乔先生?”小烟见他愣愣的没理自己关心的唤道。

乔子夕这才回过神来:“知道了。”
    乔子夕独自往回走,也许自己也该离场了吧,这一年就当一场梦吧。自己是个乡巴佬,没有背景没有学识,怎么跟二月红那种仙一样的人比,张启山选他也是应该的。他们原本就是一对的,自己不过是插足的。想起昨日在戏台后堂见到二月红的时候,他眼里的那种妒火虽不明显,但他感觉到了,一种深深的怨念。他昨日说的话夹枪带棒,最主要的是张启山没为自己多说几句,现在想来不免觉得心冷。

很多事情都是自己想多了想出来的,张启山今日没回家,原本也不是什么新鲜事,他经常因为公事而夜不归宿的,每次都会亲笔写信过来道歉。可这次没有,就差人托了一句话,而且他知道他今晚一定是二月红那里。原本不应该为这种事心烦的,再怎么说二月红遇到那种事,张启山留下安慰也是应该的,可心里就是堵的慌,异常难受。

小烟见他晚饭吃的心不在焉也跟着皱眉想他是怎么了,佛爷不过是办公事没回来而已,虽然他们分别了半个月昨日才又见的面,但也不用这么一日不见就这样吧。

“乔先生,快吃吧,不然饭菜都冷掉了。”小烟提醒道。

空荡荡的餐厅就他一个人,满桌的菜肴就他一个人吃,又被那些事烦着,再饿也吃不下东西了,他放下碗筷道:“收拾了吧。”

“啊,可您没吃多少呀,半碗都没吃进去,您是生病了吗?”小烟看不懂乔先生的想法,但看他不开心的样子也跟着烦恼。

“没。佛爷回来告诉我一声。”乔子夕道。

“佛爷今晚不回来,您忘啦,他在二爷那呢。”小烟道。

此时乔子夕真想抽小烟一个耳光,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气死人了。偏偏他又不能生气,生气就代表他很在意张启山跟二月红的关系,虽然不生气这事也栽在他心里了。

今夜是他来城里后第一次失眠,辗转反侧怎么也睡不着,感觉屋里冷的厉害,被子里也从来没有过的冷,想起张启山火热的身体,说不定已经给了另一人了。其实屋里生着地龙很是暖和,可是他就是感觉冷,想的也是乱七八糟的东西。他希望这一切都是自己胡思乱想出来的,天一亮张启山就回来了,他会告诉自己他很想他,拉着他说着各种羞人的情话。

因晚饭没吃多少,到了下半夜竟有点饿了,想叫小烟弄点吃的,又想起白日里小烟说的话无意间的向着二月红,心里又有些不舒服所以就没叫。肚子咕噜噜的时候想起小时候母亲还在的日子,家里孩子多,母亲总是忙个不停,好像她一整天都在厨房里忙活一样。他经常没到饭点就饿的咕咕叫,所以偷偷的摸进厨房偷东西吃,然后被抓了个正着。然而母亲都不责备他,背着哥哥姐姐们给他吃好的,所以那时候他最喜欢呆在厨房里,虽然没有天天吃到额外福利,但十天半月总会有一点的。

“娘。”乔子夕在黑暗里翻了个身,低低的叫了一声。

好不容易熬到天亮,小烟进来的时候乔子夕正迷迷糊糊的睡着,梦里他又回到了老家那个油腻而拥挤的厨房,年迈的母亲在给他吃水煮蛋,没有味道但非常好吃。

小烟见他含着自己的大拇指不禁笑出声,这么大的人了居然还会含手指,又莫名的觉得可爱的紧。小烟很喜欢乔先生,因为乔先生从不摆谱,还教他识字,但乔先生说你太不灵活了,做了别人的下人估计要被主人打死了。小烟说是老天爷心疼我,让我遇到了乔先生,所以小烟还活着。

乔子夕睡的浅听见声音就醒过来了,也被自己的模样尴尬了一下,忙问:“佛爷回来了?”

“没有,估计最快也要中午了吧。”小烟道,“那个二爷昨日住院了,醒来后精神不好,大叫着要杀了姓刘的,后来因为身体受伤没折腾两下就昏过去了。”

“你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乔子夕疑惑的看着他。

“昨日回来的大兵说的,我无意中听到的。”小烟道。

乔子夕没说话,这些大兵都不做事的吗,只会说闲话。

小烟也看不懂乔子夕在想什么,但想他肯定是想佛爷,所以又说道:“听说佛爷寸步不离,也对,二爷都那样了,佛爷怎么可能走的开。佛爷真是好人,乔先生遇到佛爷真是太幸福了。”

为什么是我遇到他幸福,而不是他遇到我幸福?难道我就不能带给他幸福?

“乔先生,饿吗,早饭已经准备好了。”小烟帮他洗漱穿衣后问。

“你拿到房里吧。”乔子夕道,他不想一个人在大餐桌上。

小烟也没多想,端了洗漱用品就出去了,没多少工夫就带着早点来了。

乔子夕虽然饿了一夜,但面对丰富的早餐还是吃不大下,勉强吃了小半碗就再也不吃了。


评论(6)
热度(32)
青灯古佛挡不住我思凡的心
富贵繁华抵不住我夜奔的情

© 霄河是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