霄河是剑

07 Mar.

【家长组】春风柔情(短文)


为了感谢@瑾瑟绯凉 送我的图特意写了个小短文,算配图吧,写的不好没有画中的那种意境。

    早春带着丝丝凉意吹进小屋,床上的人翻了个身压了压身上的被子迷迷糊糊的继续睡。

    门外的人听见这一丝细小的动静放下手里的斧头走进房里为他将虚掩的窗户关上,然后走到床边看着他如华的容颜,幸福甜蜜在心底荡开。他伸手帮他把睡乱的丝发拨开,那人眼皮动了动似乎有醒的征兆,唇角露出一丝蜜一样的浅笑。他刚要起身那人修长的手臂勾过来拦住了他的腰身,像猫一样在他大腿处蹭了蹭。

“少恭......”他心中一紧身子跟着有了反应,不确定的唤着对方,虽闭着眼一副没睡醒的样子但那神情就是十足的勾引、诱惑。

少恭没有应他,只是那只手像长着眼睛一般从腰上滑下来隔着长袍下摆按住陵越的要害,面上依旧沉睡着。

陵越呼吸有些不稳,抓住那只作乱的手探进了自己的长袍里,可那手反而沉睡了一般再也不动了。

“少恭?”陵越无法握着那只手自行套弄,心里痒痒的。

那只手突然抽离,少恭坐了起来埋怨道:“你做什么,一大早的如此。”

“......”

少恭见他说不出话来噗嗤一声笑了,陵越见状知道又被他戏耍了故作生气起身要走。刚走到门口就被人从身后抱了个满怀,手又淘气的探入他的下摆:“你这样如何出去?”

陵越转身搂住他满眼温柔道:“你作何又戏耍我?”

“我喜欢看你被我耍的样子,像个呆子。”少恭调皮的眨眨眼。

“你知道后果的。”陵越一把撕下他单薄的亵衣,弯腰一抱稳稳的抱起少恭往床铺走去。

 

少恭直到晌午才起来,与陵越在山间居住已经有三年多了,他们撇下尘世的一切,到了这处无人问津的地方,在山上建立属于他们的家园,养几只家禽,种几颗小菜。这不是少恭要的生活,但他忍下了,为了陵越。

陵越为了他不惜背叛师门,为了他不惜兄弟反目,为了他不惜被世人唾弃,陵越为他做的每一滴他都看得见。他看见陵越为他流的血,为他流的泪,他不是铁石心肠的人,他也需要被呵护被关怀,以为再也不会有了,陵越却为他付出所有。最后他动容了,跟他走了,过着最平淡的生活,平淡的生活里时常透着甜蜜,也许这次的选择是对的。

山上有很多野生的桃树,还有各种野花,有的他都叫不出名,现在正是山花烂漫的季节,只要一打开窗户就能闻到花香,看见满眼的桃花。

陵越下山补给物资去了,估计傍晚才能回来。

少恭闲庭信步的走在山野间,他很少下山,他不愿看见世人,他在这一带设置了结界一般人是进不来的,而与他对立的人这些年居然都没有来找过。其实他们想找是很容易找的,只是不知为何就是没来。

风将他的发吹起,三月的天气还透着凉意,山间更显湿冷,但他没有感觉到冷。他以前怕冷那是因为心是冷的,现在他的心被那人一点一点的焐热,只盼这热能一直持续下去,直到生命的尽头。曾几何时他是多么想活下去,哪怕活的跟蝼蚁一般低贱,也要不断的夺取他人的身躯为自己活下去。现在他觉得死并不可怕,即使灰飞烟灭也不可怕,因为他知道陵越会陪着他,再无来生也是好的。

少恭取出九霄环佩坐在一棵桃花枝上弹奏起来,琴声悠扬古朴,浑厚苍劲,这一年来他不再弹奏以前的曲谱,那些缅怀过去的琴曲,他自己编制属于他们的琴谱,弹奏他们的生活。

看不到弹琴的人却能听到悠扬的琴声,弹琴之人被花海包围着,花瓣翩飞跟随着他的琴音舞动,欢快的似精灵一般。

陵越从山下回来的时候就听到了琴音,匆匆将采购回来的东西放到院落里就要去寻他,走了两步又折了回来,再出来时手里多了一件白色的外套。寻少恭并不难,引着琴音走就对了,况且少恭平日里爱去哪他都知道的。

琴音越来越近,却看不见少恭的人影。

陵越站在树下抬头去看树上的一双脚,那双脚正顽皮的无意识的踢动着,琴就放在他的大腿上轻轻使了巧力才没让它掉下来。陵越站在树下细细的听着,回想第一次听他弹琴就被那出尘的气质折服了,当时他并不清楚那感觉是什么只知道总想看到他。终于有一天他上了天墉城成了他的师弟,他十分高兴。然而没高兴多久他就下山了,他心中便空落落的难受的很。

当再次相遇时才弄明白那个感觉是什么,他想抓住他,可是他已经不是原来的他了,变的那么疯狂,一心要杀戮。直到知道他的过往时他又是那么心痛,恨不得为他受所有的痛,但那不代表他是对的,他要带回他,哪怕付出自己的一切。为他做的一切他从不后悔,当他终于同意跟他走的时候,那种心情一辈子都忘不了。

“陵越。”少恭轻轻的从树上下来。

陵越这才从往事中回过神来见少恭穿着单薄忙道:“就知道你会穿这么少出来,天气虽然转暖了,但早晚还是比较凉的,怎么如此不珍惜自己的身体。”

少恭听他絮絮叨叨的也不嫌他烦,浅笑了一下道:“你越来越婆妈了,都快超过桐姨了。”说到桐姨两人又噤了声,沉默了许久。

陵越将手里的外套抖开轻轻的披在他肩头道:“你还有我。”

少恭落寞的神情才恢复了点笑颜,点点头,伸手握住他放在肩头的手:“我们回去吧。”

两人在开满山花的山间慢慢的往小屋走,夕阳的余晖将两人的身影拖的长长的,相互交叠着。

陵越的手拦在少恭的后腰处,两人对视一眼笑了。


评论(5)
热度(47)
青灯古佛挡不住我思凡的心
富贵繁华抵不住我夜奔的情

© 霄河是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