霄河是剑

03 Mar.

【家长组】张大佛爷和他的九姨太(六)

六、纠结

 

乔子夕气冲冲的回到家里,他也不知道自己在气什么,男人之间互相看一下比一下很正常,女人爱比胸男人爱比鸟,可是被张启山看过后他觉得浑身不舒服。这种不舒服不是说真的不舒服,就是感觉怪怪的,耳朵也不自觉的红,人害羞的时候耳朵总是先容易红,心也跟着莫名其妙的跳动。

“佛爷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村长不知从哪里冒出来。

张启山怀疑这村长是不是一直盯着他们,不然他们一回来他就蹦出来了:“嗯,九儿说饿了。”

村长摸着脑袋:“饿了,这不是才上午吗?哦,对了,你们去小树林见到许愿树了吗?”

“许愿树?”张启山微微觑眉,原来小树林还有这东西,不过大都是迷信。

“对啊,也叫月老树,是一棵非常大的榕树,那树林里就那颗树年纪最大了,也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人们就开始对这棵树许愿了,后来又有人去求姻缘什么,所以也叫月老树。”村长解释道,看佛爷这神情是没看到这棵百年老树呢。

“哦,知道了,下次去也是一样的。我还有事要处理,先走一步。”张启山礼貌的说完就离开了院子。

张副官被安排在后院的一个房间里,早上起来还没见过他,这时去找他也不见他踪影,他又出了村子去了军队驻扎的地方。

张副官刚从帐篷里出来就看到了张启山忙迎过去:“佛爷,今日启程吗?”

张启山朝副官招招手,副官走近了些,他才说:“是这样的,我在这里还有点事,你先带军队回去。”

张副官皱皱眉:“佛爷还有什么事?”

张启山淡淡的看了他一眼,副官就不再问了。

用过午饭后张副官就独自带着军队回城了,张大佛爷独自留了下来。张启山肯留下来村长高兴坏了,觉得他这个月老一定要做成功,实在不行就下点药,反正也不会出什么事。

张启山现在没什么事,但也不想表现的太急功近利,所以这两天也没去骚扰乔子夕。他不行动可急坏了村长,难道张大佛爷对九弟没意思?

第三天晚上村长来到乔子夕的房里。

“九弟,你觉得佛爷怎么样?”村长先东拉西扯了一堆然后才突然转了话题。

乔子夕终于知道大哥为什么来了,跟他扯了半天原来这才是重点:“就那样。”

村长听乔子夕语气冷淡又追一步:“那样是哪样啊,我觉得挺好的,又是个军官,长的又帅气,英武,有权有势还有钱,多好的人啊。”

乔子夕淡淡笑了一下:“是挺不错的,不如你让千源跟他吧。”千源是村长的儿子,大乔子夕三个月。

村长自然是舍不得让亲生儿子去给别人做那什么的,可九弟不同啊,他是好这口,况且他乔家子嗣多,想必老母老父在泉下有知也是想他们的幺子过的幸福吧。那张大佛爷就是能给九弟幸福的人,只要九弟能牢牢的抓住。

“源儿跟你不一样,他可是喜欢女孩子的。你怎么说的好像我要卖你一样,大哥是这种人吗?”村长故作伤心。

乔子夕看了他一眼,他现在不就是在卖他吗?

“我知道你们年轻人都讲感觉,难道张大佛爷这样的男人你没感觉?”村长既然把话匣子打开了就说的就更直白些。

乔子夕沉默了片刻,想起张启山竟有些耳热忙镇定了心神道:“我的事你别操心了。”

村长仔细的查看九弟的神情,原本没什么的被他这么盯着难免有些吃不住,有些微红的脸就这么被盯的更红了。村长终于满意了,也看出门道了:“以后佛爷来找你,你别急着往外推,是好是歹总要给人家一个机会。”

“大哥,你很闲吗?你作为村长都不去做事的吗?”乔子夕有些羞恼,人脸上怪不住的时候总想赶人以免被看出更多的东西。

村长乐的哈哈大笑:“你赶我可以啊,可千万别赶人家,赶多了会后悔的。”

乔子夕囫囵着把村长推出了房门,独自坐在桌边,又看看右面的墙,起身走过去,一墙之隔就住着张启山。他能看得出张启山对自己的意思,以为他会折腾几日,然后觉得应该先吊着他,人们常说太容易的得到的就不懂珍惜,可没想到对方居然都没行动了,难道是自己看错了?

乔子夕在房里来回踱步,越想越郁闷,他现在要说喜欢张启山那是不可能的,但对张启山也是有些感觉的。张启山是他喜欢的那一种类型,对自己喜欢的类型总是容易产生更多的好感。

 

张启山在隔壁偷偷用奇长的两指夹出了墙上的一块砖,他特意挑挂着有字画的地方,这样不易被人发现,而且能听的清楚些。刚才村长跟乔子夕的话他一字不差的听了去,其实他也不是这种喜欢做偷鸡摸狗的事的人,但事情总有例外。

他听乔子夕在屋里来回踱步,听声音心绪不宁的样子,所以披是外套来到隔壁门口敲门。

乔子夕以为还是大哥,一开门却看见张启山,他没有穿军装,穿着很随意的家居服,头发也没有像往常那样梳理的一丝不苟,这样的张启山给人一种温和的感觉,让人更易亲近。

“我能进来吗?”张启山笑,一口白牙还有一个酒窝。

乔子夕往后退了两步,张启山就进来了。

“怎么还没睡?”张启山问。

“你不是也没睡吗?”乔子夕给他倒了杯茶。

“九儿,我是个军人,不喜欢拐弯抹角,我想让你跟我去城里。”

乔子夕吓了一跳,这也太不拐弯了吧,凭什么一开口就让他跟他去城里,不去!

张启山见他不说话又道:“你知道我喜欢你,你也喜欢我,虽然说不上多喜欢,但我相信感情是能培养出来的。”

“万一培养不出来呢?”乔子夕问。

“我相信以我的能力和魅力,一定能让你爱上我,而且到离不开的地步。”张启山非常自信的说,他说这话的时候非常的有优越感,像个高高在上的王者。

“你以为我会跟你走吗?”乔子夕道。

“会的,你不喜欢呆在这里,这里毕竟是你大哥的家,而你双亲五年前先后因病过世了。你基本都是呆在你大哥家,大嫂对你并不友善,你早就想离开了只是一时不知去哪,现在有个选择,而且是去城里,这比呆在村里好多了。而且城里有我陪着,我定不会让你受人欺负,你可以当家做主,我也会让所有人知道你是我的人。”张启山讲的每个字都很清晰,尤其是最后一句。

乔子夕从小在村子里长大,大哥也没对他多好,大嫂更嫌他,他是有点物质主义,所以听到张启山说去城里可以当家做主不被人欺负时就有了点心动。

“后天我的副官会开车来接我,你若想好了就跟我一起走,我不逼你,但我真的想跟你发展下去,我相信我们一定能有将来的。”张启山说完就站了起来往外走。

直到张启山离开乔子夕才反应过来, 他现在脑子有些混乱,才这么几天自己就跟陌生人走了?可有时候感觉来了是挡也挡不住的,万一在城里过的不好怎么办,可在村里也不见得过的有多好。

今夜乔子夕辗转难眠,一直想着张启山的话。感情是可以培养的,他过去算跟他同居了吧,就这么跟人......似乎有点随便。可他想去城里,他到现在只去过两次,他记得那些花花世界,非常诱人,看的人眼花缭乱。可是他又有点担心,如果两人感情培养不出来或者闹矛盾了他就只有孤身一人,想找个说话商量的人都没有了。


评论(8)
热度(26)
青灯古佛挡不住我思凡的心
富贵繁华抵不住我夜奔的情

© 霄河是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