霄河是剑

04 Feb.

【严乔】艳骨生香 第四十章

第四十章  闻风阁

 

三人来到闻风阁,闻风阁位于裴府东南侧在一群假山之间,若是春夏周围百花盛开,凉风吹来沁人心脾,风景宜人,只是现在光秃秃的什么都没有,只有几株松柏还能亮人眼色。

翠翠毕竟是第一次做谋人性命的事难免会紧张的露马脚,到了闻风阁的酒桌前就有些迫不及待的拉着谷宇先在主位上坐了,然后才假装热情的招呼严鏊在客位入座。桌上已经摆了精致的菜肴,还有一壶暖酒两只杯子,从外观看两只杯子并无区别。

“翠翠,你先下去吧。”谷宇双手在桌底下暗自攥着,只希望不要被瞧出不妥来,面上装的若无其事,甚至过于轻松了。

翠翠犹豫着不愿离去,她怕自己出去了谷宇会出什么意外。但谷宇又给她递了眼色,她也不好再继续呆下去,走两步想回头看又怕被严鏊看出什么,不看又实在放心不下。

“你约我到这么隐蔽的地方想做什么?”严鏊等翠翠出去后拖着椅子往谷宇那边靠近了一些,十分认真的盯着谷宇。

谷宇只能强装镇定:“我能做什么?”

“你不想对我做点什么?”严鏊邪眉一挑,唇角一勾,很是玩味,很是调戏。

“我不是你,酒快凉了,凉了喝不好。”谷宇实在跟他说不下去了,越说露的越多,想当初骗李敏之时被轻易的揭穿,这说明他的骗术有多差劲,所以还是快点让他喝酒吧。他拿起酒壶给严鏊的酒杯里斟满,然后再给自己也斟一杯。

严鏊的手捧住谷宇倒酒的手心疼的道:“手冷吗,怎么会发抖?”

谷宇忙放下酒壶抽回自己的手搓了几下:“天冷,喝酒暖身吧。”

“哦,那要多喝几杯了。”严鏊表示明白,举起酒杯与之对饮。

谷宇半举着杯子眼睛斜看着严鏊,又期待他喝下去又怕他不喝,内心矛盾纠结着。杯沿碰着唇半天没喝进一口,喉结却滑动着做吞咽的动作。

严鏊将杯举到唇边顿了一下看向谷宇,正好撞上他慌乱避开的眼,他是生气的,他一心对他却换来毒酒一杯。

“小宇,你说这是什么酒?”严鏊还是举着杯子问。

“屠苏酒。”

“屠谁?”

谷宇的表情逐渐有点不自然,见他不喝怕他起疑先喝了:“就是酒的名字,强身健体的。”

“你觉得我还不够强壮,还无法满足你?”

“咳咳......”谷宇被他的话呛住了,半天都缓不过来,这哪跟哪啊,土匪就是土匪,脑子里总是这些龌龊的东西。

“怎么了,喝个酒都呛着,多大的人了。”严鏊放下杯子去给他拍背。

“咳咳......”谷宇被呛出眼泪来,半句也说不出。

“我对你太好了都感动成这样?来,吃点菜,这样更感动。”严鏊将菜夹起来塞进谷宇嘴里,也不管他要不要吃。

谷宇被塞了满嘴的菜喉咙里又还难受着,眼角挂着一滴泪推拒着,推来推去严鏊的手肘撞到了杯子,杯子落地碎了,里面的酒也泼了出来。

“看我,笨手笨脚的连喂个菜都能把杯子打碎。”严鏊装作很笨拙很自责的样子,那一肘子他使了些内力,不然也不会碎的这么干脆。

“没,没事。”谷宇看着那杯子也只能说没事,今天的事看来是办不成了。

“我们下午就回恭瑶寨。”严鏊取过谷宇喝过的杯子倒了酒喝起来,表情很是自在。

谷宇听了心又沉了下去,既然出来了绝不回去,回去自己就没有一个活路了,绝不!

“今天天色不好,像要下雪的样子,还是过两日吧。”不行,还是得另想法子做了他才是,为了安抚人心就先服软吧。

“哦?我早上问你爹了,他说今日天气晴好,宜出门。我还问你娘了,她说今日是好日子,宜出门,忌血光。”

谷宇心里咯噔一下,他知道自己要害他的事了?可看表情不是这么回事啊?自己做的已经足够小心了怎么会被他看出来的?

“唉,你怎么不喝?瞧你冷的唇都青了。”严鏊给他倒上酒亲自给他喂下去。

喝完了谷宇才发现两人共用一只杯子,忙推开他:“我不冷。”

“你刚才还说冷,怎么又不冷了?这酒真好,你才喝了一杯就不冷了,多喝几杯是不是会热的脱衣服?”严鏊把玩着杯子,将被谷宇喝过的那边的杯沿转到自己面前,满眼邪味的看着谷宇用唇碰触那杯沿。

谷宇被气的说不出话来,天下还有比他更无耻的人吗?看着自己最爱的佳肴也吃不下一口,满肚子的郁闷,再跟他呆下去,他不杀他他都要先自杀了。

“怎么不说话了?你在山上的时候不爱说话,但你到了你家后话似乎多了些,对我的态度也好了一些。你对我好我很高兴,所以我也会对你更加的好,我之前强迫你是我不对,如果你能冰释前嫌,我会加倍的对你好,在山里我就听你的话,你是我的山大王如何?”严鏊却突然端正起来,这话他早想说了,如果谷宇再对他下毒手,他不会再这么轻易原谅了,机会只有一次。

谷宇冷笑:“冰释前嫌?呵呵......山大王?严鏊,你觉得可能吗?你如何软禁我,如何羞辱我,每一笔我都记得清清楚楚。明明前日说在我家不会侵犯我,昨天却还是,还是来了。你的话值多少钱?”

“我只是说怕把你家人招来,并没有说不做,而且你昨晚不是很想享受?”严鏊道。

“你!无耻!”谷宇气的从座位上站起来就要往外走,再也不想跟土匪头子呆在同一屋檐下了。

严鏊在他快要出门的时候一个拦腰将人抱了回来死死按在自己大腿上:“如果我真无耻我就当着非澜的面干了你了,我还不是因为在乎你?我不想伤害你,但你若再三的挑战我,我不介意。我恭瑶寨二三百人,各个凶狠,只要我一声令下,安溪镇也别想安宁了。但我没这么做,为什么,还不是因为你,除非你也想你的父老乡亲被我们围困。”

谷宇使劲掰他环抱住自己的手,那双臂就像铁钳一样纹丝不动,即使他出尽了力气也捍不动分毫:“你以为我会信你吗?你们的名声早已坏透,到处都在传着你们的恶名,我爹要是知道你是土匪早就把你乱箭射死了。”

“那你为什么不去告诉他,是你舍不得我被乱箭射死?你心里有我了,对不对?”严鏊摸着他胸口道。

“才没有,这辈子下辈子都不可能!”

“你喜欢我的,只是不承认,嘴犟,我喜欢。”

“变态!”

“哈哈......来来,喝酒喝酒,喝饱了我们就回去!”严鏊哈哈大笑,一手紧抱谷宇一手去倒酒,捯满一杯硬逼着谷宇喝下去。


评论(8)
热度(19)
青灯古佛挡不住我思凡的心
富贵繁华抵不住我夜奔的情

© 霄河是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