霄河是剑

24 Jan.

【严乔】艳骨生香 第三十章

第三十章  魅惑

 

非澜兴奋的躺在严鏊宽大的床上,想着今晚如何如何,心里美的不得了。一边又担心旧事重演,一边又控制不住的臆想,想多了连身体都敏感起来,只觉得浑身瘙痒难耐,总想有人来抚慰。抓过上方的布枕甜蜜的抱在怀里,像个二八少女。

谷宇进来时就看到了她满脸红霞娇羞欲滴的样子,本想着安静的退出却不想非澜睁开迷醉的双眼看到了他。她也不觉的有什么好遮掩的,也没有感到一丝害臊,若无其事的放下布枕,起身整了整有些凌乱的衣服。

“大当家同意了?”

“呃,那个,反正,你就住这里吧。”谷宇道。

非澜对这样的答案不甚在意,因为她知道是这样的结果,摇了摇头面上却装着十分难过的样子,又开始哀戚起来:“奴家是个缘薄的人,不如先生。”那眼神直勾勾的看着谷宇,又带着一点哀怨又带着一点羡慕,十分好的表达着她的惆怅。

“那你休息吧,我去外面。”

“你去外面做什么,夜里这么冷,不介意是话就跟奴家挤挤,反正奴家与先生都是大当家的人,奴家不会对你怎么样,你也不会的,对吧。”非澜拉住谷宇,十分热情的拉到床边,俨然一副大房姿态。

她这样做谷宇就不好扭捏了,土匪头子从不给他安排单独住处,所以出去根本没地方可去。

“先生,你的腰好细奴家都要自愧不如了,奴家能摸摸吗?”非澜看着脱去厚外衣只着单薄里裳的谷宇,不仅腰细连臀部都显的很挺翘,平时被厚衣服和大披风包裹着看不出来,现在脱去后竟如此好看,怪不得大当家每日精神焕发。她若是个男子也会对这样的男子舍不得放,即使得不到大当家,眼前的男子若能与自己销魂一晚也是值的。

她见谷宇迟迟不说话,扬起头又委屈的问:“先生是嫌奴家肮脏吗?”

“不不,那,那你摸吧。”谷宇只好展开双臂让她摸,反正也不会掉块肉。

非澜娇笑一声伸出香兰玉手摸上谷宇的腰两侧,虽隔着衣物但能清晰的摸出劲瘦的肌肉,不会太紧也不会松。她看了眼谷宇,谷宇有些不自在的对她笑了下。她也跟着笑了下,两手同时在他腰侧一抓。

“哈哈哈.......别摸那,哈哈......”非澜正摸上了谷宇的痒痒处,刚才那一掐谷宇就立刻大笑起来,笑着躲避着非澜的手。

非澜见他怕痒更开始挠他,边挠边往床上去。两人嬉笑着滚到了床上。谷宇笑没了力气趴在那里求饶,非澜却不放过在他没注意的时候已经拉开了他的衣领,一看之下又是一阵恼恨,一个男子竟生的如此好看,衣服里的肌肤莹光一片。

“你别闹了,哈哈哈.......”谷宇趁她失神之际一个弹起抓住她双手压在头顶,人也半跪在侧,笑红的脸如上了胭脂般明艳,“看你还能怎么办?”

谷宇毕竟是男子发了力非澜一时也挣扎不出来,嚷道:“先生真是坏透了,趁人之危。”羞的偏过头去不敢再看谷宇一眼。

谷宇怔了一下才知有何不妥,刚要放开就听到瓷器碎裂的巨响,正砸在床边的地上,浓郁的酒香四溢开来。谷宇吓了一跳转头去看,只见严鏊怒目而视。

非澜似被捉奸了一般抖如筛糠,脸色都白了半天都起不来床依旧仰躺在那。

“哼,我说找非澜伺候你你不要,背着我又如饥似渴,没想到这半月的温顺都是假装的。”严鏊气的跨前一步抬手就要往谷宇脸上打。

谷宇闭上眼等着疼痛落下来,可等了半天也没有这才悄悄的睁开一只眼查看。严鏊的手举在半空扬了又扬就是没有拍下来,他的眼角在微微的抽搐。

非澜哭天喊地的跪下来拉住严鏊的下摆道:“大当家,大当家!!!”来来去去就这一句话,完全没有下文,眼泪又很有技巧的大颗大颗的滑落,显的更加楚楚可怜。

严鏊没有去看地上的女人,他就盯着谷宇看,看他害怕的睁开半只眼又觉得可爱的紧,但依旧怒容满面气势强的不给他喘息的空间。

谷宇没觉得自己做错所以不说话,只是看着他扬起的手,落下来一定很痛。

“你很想要?”严鏊压低声线,听起来更富磁性魅惑。

“不。”谷宇反射性的回道,比起被打更害怕被做,倒不是不舒服,就是心不甘情不愿,再舒服也缺了种味道。

“不要?不要你这么迫不及待的脱衣服?不要你这么急色的压她身上?”严鏊语带威胁将人惯到了床上,力气之大直接将人掀翻了,头撞到了床沿上,早知道这样还不如挨那一巴掌呢。

谷宇吃痛的捂着额头,虽没见血但撞的不轻,此时土匪头子怒气冲天也不敢出声,真是倒了八辈子霉了,没有一天舒心过,没有一天安心过。

严鏊也没想到会这样,看着他扭曲的脸心也揪了一下,拉下他的手查看已经有一块青了,微微的隆起,他碰了一下。谷宇嘶的一声躲开。

“你喜欢她?”严鏊不让他躲开扣住他的下巴逼近自己的脸问。

“没有。”

“那刚才......”

“你爱怎么猜就怎么猜,清者自清。”

“真了不起,居然连解释都懒得说,你就我不怕杀了你?”

“请便。”大义凛然,心里发抖发的厉害。

严鏊怎么会看不出他的害怕呢,暗笑了一下道:“我还会杀了她。”

“我们什么都没做,你凭什么杀他?”

一说到要杀非澜他就急了,严鏊心里很不痛快刚消下去的火又要上来了,自从他来后他就没真正痛快过,抱着人心很远。

“是么?没做?那你衣服怎么回事,已经硬了吧?”严鏊迅猛的往他裆部抓去。

谷宇因为下巴被捏着所以没能避开,某个东西被抓住了,然后被狠狠的拉了一下。

“嗯!!”谷宇再次吃痛,因他这一抓脸也红了,更因为非澜还在地上看着所以更觉得羞耻,忍下疼痛后压低声音:“放开!”

“放开?你想我放上面还是放下面?”严鏊的脸突现魅惑,一种让人移不开视线的略显变态的魅惑。

谷宇心里一抖,每次他露出这种魅惑的时候他就知道今晚糟糕了。怎么可以,怎么可以这样,非澜还在这里,不能这么做!

“你,你不能。”说话的声音都有点抖了,再怎么不要脸也不能这么做啊!

“我为什么不能?我对你什么样你不知道?你却一再的挑战我,你就没想过后果?”严鏊在笑,一种阴森森又冷艳艳的笑,笑的人毛骨悚然,笑的人宁愿死也不想看到他的笑。

“不要!”谷宇猛的往后脱去,还没退远就被抓住了,被紧紧的箍在手臂里。

“别这样,求你,她,她还在。”这样的情况又再次来临了,为什么会这样,不同的人不同的地点却做着类似的事情。李敏之放过了他,因为他疼他,那现在呢,土匪头子不爱他,只想霸占他。如果土匪头子真要在女人面前这样做了,就不仅仅是怨的问题,而是恨,永远抹不去的痛。


 
评论(4)
热度(18)
青灯古佛挡不住我思凡的心
富贵繁华抵不住我夜奔的情

© 霄河是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