霄河是剑

19 Jan.

【严乔】艳骨生香 第二十六章

第二十六章  软禁的滋味

 

独自在山风里站了很久,久到身体里所有的酒精都散发掉,脑子里快速的运转如何逃跑。等太阳落到山那头变成一个蛋黄时才想起,既然要跑就该去观察地形,要怎么样观察又不会被发现比较好呢?

谷宇假装迷路的四处察看,寨子有很多人把手着,他们警惕性都很高,看见陌生男子到处瞎转悠那了刀枪二话不说就给拿下了。任凭谷宇说自己是新来的不识路他们都不相信,看他是个汉人就更加警惕了,怕是什么溜进来的细作。

他们做土匪也不容易,一怕官府二怕同行,那些虽然没有恭瑶寨这么威风,一旦联合可不是闹着玩的。去年还跟别的山头打过一架,死伤惨重,也不为别的天大的事,就因为盯上的猎物一样,谁也不让谁,争论动手刀剑无眼死伤几个,最后成了帮派之争。跟官府也打过几次叫道,可那些吃官粮的哪个是半正是的主?意思意思剿几下就走了。

他们压着谷宇来到议事厅,严鏊正在听刘志的汇报,二贵落水刘志顺水而上,才一天就已经得意成这样了,好像二贵的事他是大功臣一样。按理说论资排辈绝轮不上他,他昨夜的阴狠也让严鏊暗暗吃惊,这养成了莫不是另一个二贵?

“报。”门外手下大声喊报。

严鏊微觑着眉:“说。”

“大当家,我们在寨子里发现一名细作,现已经拿下听候发落。”

严鏊与刘志对看了一眼,怎么出现细作了?严鏊忙道:“带上来。”

带上来是被五花大绑着的谷宇,他怒气冲冲的看着上面的土匪头子。

刘志忙从上边下来踢了一脚土匪兵子骂道:“张没长眼?这能随便绑吗?快松开。”

“可他是细作啊,他在寨子里鬼鬼祟祟的到处看。”土匪兵很不服气,他以为自己做了好事应该受到嘉奖,怎么就无缘无故受了一脚呢,很是委屈。

“你TM的有没有长眼睛,这是谁?这可是大当家的人,你也敢抓,你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吗?”刘志劈头盖脸骂去。

那小兵一听是大当家的人腿脚都哆嗦了,忙跪下认罪:“小的不知,求大当家饶恕。”

“行了,知道你不是故意的,下去吧。”严鏊从谷宇进来时就一直看着他,听了小兵的话也无甚在意,唇角微微扬起,手指磨搓着薄唇,一副玩味。

谷宇懒得看他,他对土匪头子的印象不好,看他的表情就是在嘲讽自己。

小兵听见大当家的话连忙告谢,刚要走又转了回来,他忘记给谷宇松绑了。松的时候可没有绑的时候那么利索,手都有些哆嗦。

谷宇看在眼里冷在心里,这土匪头子是多恶霸,连手下都这么怕他。非澜对他说的话又出现在耳边,她说二贵现在是个太监了,在牢里受皮肉之苦连死都难,活着则是折磨。

“大当家,”刘志刚开了口严鏊对他挥挥手叫他也退下,他识趣的笑了一下,“大当家,汉人天生多疑不忠诚你可要小心了,我先出去了。”瑶族人口少,受了不少汉人的欺负,因为在自己的村落里过不下去才会投奔其他山头祈求庇护,所以瑶族人对汉人有诸多偏见。

严鏊点点头表示知道了,刘志带着小兵出去了。

“怎么想逃走?”严鏊自然不信他是细作,却十分肯定他不愿意留在山中,但没关系他不放人谁也出不去。

“没有,初来乍到不过想熟悉一下而已,再说了你都给我军师头衔了,我也不能白拿。”谷宇活动了下筋骨,土匪都是蛮夫用那么大的劲绑他,疼死了。

“哦,那你该叫我带你去看啊。我要是没时间我会派人跟你去的,你说叫非澜带你去熟悉地形如何?”严鏊的语气还是那么平静根本听不出他想怎样。

这样的人谷宇是害怕的,深沉不见底最让人心生恐惧。他越是波澜不惊越是让人心颤,但谷宇不能示弱,镇定的走过去倒了杯茶喝,仰头喝茶的时候眼角余光偷偷看了眼土匪头子。放下杯子走到最后的一张椅子上坐下,也的确是站的太久了。

“你喜欢非澜吗?今晚我让她来伺候你怎么样?”严鏊眯起了眼睛让人看不见他想表达的真正含义。

“你监视我。”谷宇淡淡的吐出四字,他已经懒得去生气了。

“这是我的寨子,这里的一切我都一清二楚何来监视一说。”严鏊欣赏着他的故作冷静,有种猫抓耗子把玩的感觉。他不可能对一个做过一次的人有多大的上心,美好的皮囊是他想把他留下的第一要素,昨夜又尝了他的美味这是第二要素,貌似也该找个人陪陪了,最好是平凡的人,这算第三要素吧。而谷宇都符合这些要素,他不是山寨的人,也不是别的山头的人,他不过是个公子哥,不会武所以拿捏起来比较容易。

“你说的对,这是你的寨子。”谷宇也不会傻到硬碰硬,适当的时候还是屈服一下,即使假装也要表现一下,说话的语气也柔了几分。

严鏊见他不与自己的抬杠了,编好的一些说词反而发挥不了了难免有些郁闷,看见非澜跟他走那么近他却毫无戒备的样子,心中有股说不出的滋味。他把这滋味去掉,现在很容易去,日后他想把这感觉去掉时发现竟如刮骨一样痛。

“日后离非澜远点。”严鏊道。

谷宇冷笑一声,眉眼戴着极为勉强的笑道:“那我与你那帮兄弟亲近可好?”

“不行!”严鏊想都没想回道,“你是我的,你若做出是出格的事我绝不放过。”

“是。”严鏊的眼里透出的占有欲让谷宇瑟缩了一下,强硬的话再也说不出口,这就是软禁的滋味。

“走,我带你回屋去。天色晚了,山上比较冷多穿点衣服。”解下自己的披风给他系上,然后揽过腰贴在自己身侧往外走。

谷宇暗暗咬牙,腰间的手很是作怪,用披风掩饰着大胆妄为。他不敢惹怒这个善变的人,心又落了一层冰。

【没有感觉了,不知道自己再写什么,就当无聊的过度吧】

评论(2)
热度(13)
青灯古佛挡不住我思凡的心
富贵繁华抵不住我夜奔的情

© 霄河是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