霄河是剑

06 Jan.

【峰乔】艳骨生香 第十四章

第十四章  敏之回府;谷宇遭劫

李敏之躺在马车里想着昨晚的事,外面新雇来的车夫驾车技术不是很好,但对路熟,而已官道也不容易迷路或遇上什么劫匪。年关将近,各路山大王都蜂拥而出,案件层出不穷。像李大财人这样的都要低调而行,身上的银票都要绞尽脑汁的想好,幸好大财人学过几招,虽是三脚猫功夫,自保逃命还是可以的。

昨天谷宇喝的大醉由半醉的李敏之给弄回房里,原本李敏之想走的,可谷宇酒劲上来扒着他不放,满脸绯红似上了最好的胭脂一般,唇红滴血,眼神迷离诱人。

“敏之,拿酒来,我们再喝。”谷宇朝李敏之嚷嚷着,满嘴的酒气,屋里很快就被这两个醉鬼熏臭了。

“小宇,别喝了,我们去睡觉好不好?”李敏之灌了几口水后给谷宇倒了一杯递过去,“乖,先喝口水。”

谷宇就着他的手就喝了,痴痴傻傻的看着李敏之,好像在辨认什么,好一会儿才道:“你,喜欢我?”

“喜欢,从一开始就喜欢。”李敏之答,这是毋庸置疑的事,他想谷宇一直陪着他,他也不小了,不想一个人过了。

“可你想束缚我,我,我不喜欢!”谷宇歪倒在桌上,长发从他肩背上泻了下来,他说的像个孩子一样赌气。

“我从没想过要束缚你,这话从何说起?”李敏之问。

谷宇不说话了,因为他已经睡着了,浓密的长睫毛在绯红的脸上洒下阴影,如血的红唇因为酒精的关系而有些干燥,有些地方已经瘪下去了。

李敏之呆呆的看了半响:“如果你觉得跟我回巴蜀是困住了你,那我愿意放你回桂林。等我把巴蜀的生意都安排妥当了,我就去桂林找你,陪你喝酒陪你游山玩水。”他捧住他的头,将自己火热的红唇印上他的红唇,轻轻的,温柔的。

李敏之将人抱上床脱去外衣,又怕他夜里烦躁踢被子就跟他一起睡了。

李敏之一路上并没有遇上贼寇,平平安安到了巴蜀李府,让车夫在府中过年,并给了丰厚的赏金。车夫见有这么多银两想着家里还有妻儿,日夜赶路也许就能在年三十赶到家中,给妻儿买点好的,所以谢绝了留下过年的邀请。

福瑞一早就迎在了门口,在李敏之进入巴蜀地界的时候就派人给家里俢书,所以估摸着时间一整天都让人看仔细了,看见东家来立马让下人前去禀告。候在门口的还有李尚之和李罗华,李白氏站在丈夫与儿子的身后,其他妾侍并无权利出迎。福瑞边上站着福道。

李敏之并不觉得这么多人出来迎接有什么不妥,这一大家子都看他脸色行事,即便是二弟有什么意见明面上也是不敢顶撞的。

福瑞见车里下来的只有东家,心里有些嘀咕却也不问,从下人手里取过暖炉子亲手递到东家手里道:“东家一路辛苦了。”

李敏之点点头。

“大哥总算回来了,一路上没遇上什么事吧?”李尚之携妻儿上前惯例询问,他们兄弟间还是有感情的,因李敏之不婚无后他对大哥更加的好了,也不过是为了李家家业能早日落入犬子罗华之手而已。

李敏之摇摇头,摸了摸罗华的头说:“没有,倒是意外的顺利。”

罗华嘴甜的道:“大伯,您是福星再世哪有会有什么不顺的。”

李敏之笑笑对他说:“即使是福星也有落难的时候。”可不是,要是自己是福星怎么连个人都带不回来,转头对众人道,“先进屋吧,外头怪冷的。”

众人见了屋,罗华福道又在大堂屋里跪下给李敏之请了安,李白氏半福给大伯请安,然后李白氏带着两个孩子退出了大堂。

李尚之见妇孺都走了这才问:“大哥,你收的徒弟呢,怎么没来?不是跟你同时启程的吗?”福瑞早就把大哥与那徒弟的事告诉他了,他也是故意有此一问,想着必是散了。

果见李敏之眉头一锁而后展眉道:“他家有高堂,出游在外一年没回去了,甚是想念家人,所以我就先让他回去孝敬高堂了,等年后再来。”

李尚之与福瑞对眼一视都暗暗抿唇一笑,心中了然也不多话。

“大哥一路奔波,舟车劳顿,还是先去休息一下,等开膳我再命人请你。”李尚之道。

李敏之点头起身往自己的院落走去。

福瑞跟在身后,不言不语,却将东家的言行全数看着心里。东家这是被甩了的模样,全没有在洛城时的光辉,可见那谷宇对东家的影响。

到了自己的屋李敏之转头问:“你不问?”

福瑞笑笑回道:“您是东家,您不愿意的事别人也奈何不了。”

“还是你了解我。不错,我们是分开了,但是是暂时的,等过了年我亲自去桂林将他接过来。”李敏之道,说的很的笃定,心里却不十分把握。

“东家,过来年还有许多要事,比如荣生堂收购的事。我们青山堂还有一大堆事要处理,而且您不是说明年打算做些绸缎生意,已经约了紫御府的钱掌柜说事了。而且三月的时候巴蜀还要召开商英大会,您可是主事的,走不开身。之后还要许多事情要做,四月要修葺关公庙,我们青善堂可是捐的头款,到时又离不开您。一桩桩事办下来起码得到七八月份才有时间。”福瑞将李敏之明年的行程都给安排满了,恨不得排到年尾去,到了明年的七八月份东家也就会对谷宇的事不那么上心了。

李敏之听了直后悔没跟着小宇一起去桂林,也不知他到家了没有,忙又起身去书房。福瑞又跟着去。

“磨墨,我要给小宇寄封书信。”李敏之袖口一撩吩咐道。

福瑞也不怠慢,拿起松烟墨磨起来。

李敏之举起写书信的笔去了头上横生出来的狼毫蘸墨提笔,稍微思忖了一下就下笔,一气呵成,落笔,装进信封递给福瑞:“加急。”

福瑞接过书信退了出去。

李敏之坐在书房中发呆,直到罗华探头探脑的影响到了他,他才回过神来,招手让罗华进来了,福道规矩的站在门外。

“你也进来吧。”李敏之对门开的福道道。

福道听了很是开心,跟着小跑进来规矩的叫了声:“大东家。”

“多大了?”李敏之问。

“过了年就十二了。”福道人长的比较壮实,十二的年纪已经是个小大人模样了,规矩老实,跟福瑞倒不大像。

“大伯,听福大伯说你去找鬼了,找到了吗?”罗华仰着头问。

“找到了,而且差点就带回来了,可惜,半路被跑了。”李敏之坐在太师椅里看着桌案对面的两个孩子不禁放缓了语气,带上了点顽皮。

“真的有鬼吗?可爹说那都是骗人的。”罗华不信。

“你又没见过,你怎么知道没有鬼?你爹见过?”李敏之问。

罗华挠了挠头问:“那鬼长什么样子,可怕吗?”

“不可怕,我遇到的是艳鬼,非常好看,好看的我都舍不得放手了。等过些日子,大伯就把他接过来。”想起谷宇的容貌李敏之有些得意起来,又想到了在荒郊墓冢等骨先生的日子。

罗华毕竟年纪小,怕鬼,听了李敏之的话连忙摇头:“不不不,您还是别带来了,侄儿怕。您还是自个儿留着养吧,听说养鬼可难了。”

“嗯,养鬼难?是啊,挺难的,其实也挺容易的,给酒喝就行了。不对,也挺难的,我给他酒了,可他还是走了。”李敏之道。

“啊?鬼还喝酒?那不是酒鬼吗?”福道小声的说。

李敏之笑了起来,招过罗华抱在膝上道:“嗯,是酒鬼,非常艳丽的酒鬼。下次大伯要买天下最最好的酒,这样他才会跟大伯走。”

“然后给盖一个酒窖,这样他就可以呆在里面了。而且要地下酒窖,因为鬼都怕太阳,所以地下最好。”罗华道。

“哈哈哈,不错不错,地下酒窖。”李敏之又大笑起来,可是小宇不喜欢被关着,他喜欢到处飞,到处看,所以还是要另想主意。

 

谷宇由两个保镖护着,一个车夫驾车一路往桂林去,他贪玩依旧选了民道,因为民道上风景比官道上好。虽然李敏之千叮咛万嘱咐千万不要走小道,但他不是个听话的人。

这不,刚要进桂林就被堵在了两山之间的小道上,对面五六人手持大刀,粗布棉服,凶神恶煞,不消说遇上土匪了。

想着自己游玩一年都没遇到匪寇却在自家门口被劫,何其冤!

【接下来土匪头子严鏊子上场,没错开始严乔了。鏊子又会跟谷宇发生什么故事呢?】

评论(7)
热度(21)
青灯古佛挡不住我思凡的心
富贵繁华抵不住我夜奔的情

© 霄河是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