霄河是剑

05 Jan.

【峰乔】艳骨生香 第十三章

第十三章  梅林煮酒,分道扬镳


梅英已经热好了青梅酒,这坛酒是五年前酿好的,他这里清冷孤僻基本没多少人来,煮酒的水也是冬日里收集的雪水,从梅枝上采的,带着梅的香气。他一边慢慢独自品饮一边等那兄弟二人,暖阳洒在身上很是惬意。

李敏之和谷宇还未进闻香阁就闻到了酒香,两人都不禁加快了脚步。

“前辈。”谷宇进去先喊了一声梅英,而贪婪的目光却盯着酒,口中的唾液大量分泌,自从生病后就没尝到酒了,此时酒虫在肚里反复啃咬实在难受。

李敏之也跟着道:“梅前辈,好香的酒。”他也跟谷宇一样,酒虫被吊了起来。

梅英一看二人笑了,这后生跟自己一样都爱梅爱酒,无形中更觉得亲切了,招招手道:“自酿的青梅酒,还请两位不要嫌弃。”

“前辈哪里话,前辈如此盛情叫我们不知所措,反而是我们空手而来,望前辈见谅。”谷宇依言跪坐在小桌边,赏梅品酒最好不过了。

“请。”梅英倒了两杯递过去,两人双手接了,一手拿杯一手以袖遮掩喝光了。

“好酒,浓浓的果香,唇齿留香。梅前辈养梅花一把好手,没想到酿酒也是如此厉害。”李敏之放下酒杯夸道。

“晚生若没猜错这酒应该是出自曲风世家,有这么好的酒才能泡出这么好的果酒,这青梅想必也是杭州产的。”谷宇也放下酒杯,细细回味唇齿舌苔上的酒香,可是只一杯怎么解的了馋,所以眼睛依旧盯着那壶好酒。

梅英喜欢谷宇,所以他说的话很合他的心意,手抚长髯慈眉善目的笑:“没想到你不单爱梅也是个会品酒的人,没想到老夫这把年纪了还能遇到这般知音,来,再喝上一杯。”

谷宇也高兴了起来将刚才与李敏之的不快扔到了脑后,举起杯子接酒:“我从小就爱喝酒,小时候因为偷喝酒差点就送了小命,可自那之后我更加爱喝了。酒逢知己千杯少,前辈竟然能将我视为知己,我实在惶恐,唯有借花献佛敬前辈一杯。”豪爽的先干为敬了。

梅英听了此话更是高兴,也仰头将杯中酒喝了,放下酒杯看见李敏之还坐在那里看他们,觉得自己偏颇了,立刻给他也倒上一杯。

李敏之见状也立刻举杯道:“我虽不十分懂酒,但也爱喝,如若前辈不嫌弃还请赏脸,晚辈先干了。”仰头喝下,滴水不漏。

三人喝酒赏梅直到太阳有些西沉,人也喝的晕乎乎了李谷二人方才起身告别。

梅英年事高了也不出门相送,两人临走前他还拉着谷宇的手满脸通红:“小宇,以后可还要来啊。”

谷宇也抱着他努力的站稳脚跟,醉眼迷离摇摇晃晃:“前辈,我一定来。您要等我,下次我做东带更好的酒来。”

李敏之比他们稍微清醒些,怕梅英醉昏过去在外面冻着,好心的送到卧房里给盖好被子才出来。一出来看见谷宇手里举着一枝梅在对自己笑,心里咯噔一下又要沦陷,连忙猛拍了几下脸让自己清醒过来。

谷宇显然是醉的不辨东西了,拿着梅枝对李敏之傻傻的笑,还朝他招了招手。

李敏之左右权衡了一下过去了,其实他是受本能驱使过去的。如果说在梅林中的谷宇迷了他的眼,现在满脸绯红醉眼迷离的谷宇更是让他迷醉了心,试想这么醉人的人他如何能放。

谷宇搭住他的肩膀道:“你把这枝梅带到巴蜀去,等它活了我再去巴蜀。”

“你不是醉了吗?”李敏之问,接过他手里的梅枝。就这么一簇梅枝如何能活,过不了几天就死了,估计连巴蜀的地界都没进就死了。

谷宇呵呵笑了两声,一转身险些撞上梅树,好不容易聚神看清物体又呵呵笑了几声,摸着树干道:“谁说我醉了,这不是树吗?嗯,门口在那,我们走。”

李敏之看着他歪东扭西的往外走,不禁想起在停尸房见他的样子,从暗影中走出,喝掉一坛酒摇摇欲坠,翩然若仙在暗影中消失。前边那道门好像就是个隔界,他怕小宇出去后再也不回来了,心中一慌跑过去要抱,他不想他走。可他才跨出一步就踩空了,从台阶上掉了下去成了狗吃屎的不雅姿势。

谷宇听到声音转头去看哈哈大笑,边笑边扶起李敏之拍着他胸口道:“师父,您老人家当心点。喝不了酒就别逞能,万一摔死了岂不冤。”

李敏之哪管他说了什么,也顾不上摔疼的膝盖,迫不及待的抓住谷宇的手道:“小宇,别走。”

“嗯,不走?不走难道要留下来过夜?嗯,梅前辈没留客呢,我们还是走吧,天黑了又要迷路。”谷宇扯出自己的手扶着李敏之往外走。

李敏之也扶着他摇晃不停的身体,不知谁扶着谁,就这样出了梅庄。

 

谷宇宿醉一宿头昏欲裂的醒来,刚动了下就发现床上还有一个人。能这样肆无忌惮的爬到他床上的也只有一个李敏之了,可他们昨天不是说好要分手的吗,他怎么又爬过来了?

李敏之一手揽住谷宇的腰身一手从下面穿过被谷宇压在下面当了枕头,此时谷宇一动他便醒了,下面的手臂已经被压的没有感觉了,他想动也动不了。能活动的手抚上谷宇的脸拨开他的乌发道:“醒了,头可疼?”他喝的少此时也是难受,想必谷宇更是不好受。

谷宇动了动身子,李敏之麻掉的手上便传来千万只蚂蚁啃咬的诡异感觉,整条手臂都动不得,心里更是奇痒无比。

“啊,你别碰我,麻掉了,别动。”李敏之咬牙嚷道,随着谷宇的起身那感觉更甚了,几乎想将整条手臂都给啃噬干净一般,连动个手指都困难。

“我帮你按按?”谷宇见状便要伸手过去帮忙,麻掉的感觉谁都经历过,虽不是什么大问题,但的确不好受,又是被自己压了一夜成这样的心中不免有些愧疚。

“不,你别动。我自己来就好,过一会儿就好了。你千万别动,啊......我叫你别......啊。”李敏之越叫他别动,他越拿捏的起劲,手成刀型在他手臂上来回剁着,拉起他的手捏住他的手指不断抖动着。

李敏之鬼叫了几声后血液开始回流,一股舒畅从手臂流向手指,十分舒服,电麻的感觉也逐渐消失了。等一盏茶后他手臂已经不麻了但还是装着鬼叫享受按摩,因为对象是谷宇所以这待遇可遇不可求,以前都没享受过,以后......想起谷宇昨日在梅林中说的话又是一番心酸,鬼叫声也渐渐低了下去,最后只是痴痴的看着谷宇。

“不麻了?”谷宇见他看自己便停下动作问。

“小宇,我们回巴蜀吧。”李敏之道。

谷宇没有回答,心隙已生就这么一夜当没事了?起身穿衣下床。

李敏之也跟着穿戴起来,谷宇没有回应他,他心也跟着沉下去,好不容易遇见一个喜欢的就这么放掉实在不甘。如果强留着以谷宇的性子肯定与他闹,最终定会闹个天翻地覆甚至连朋友都做不成的地步,虽然他一直认为情侣分手后是很难做朋友的。

“年关将近,桂林那带多出土匪,我不放心你一个人回去。”李敏之道。

“我是桂林人,自小在那长大,什么样的土匪没见过,你别担心了。”谷宇道。

谷宇的话将最后的希望都给抹杀掉了,李敏之只好帮他打点上路的细软,又高价请了两个看起来很魁梧应该也很能打的保镖护送谷宇上路。谷宇也不做扭捏,接了他的好意钻进了马车里,两个大汉坐在外面驾车。李敏之目送他远去后才转回自己的马车往另一个方向去了。


评论
热度(23)
青灯古佛挡不住我思凡的心
富贵繁华抵不住我夜奔的情

© 霄河是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