霄河是剑

15 Dec.

猜作者第四轮第二十三弹【严乔】那只红杏,你想死吗

这也是我写的,貌似有人猜到了,哈哈,不过我把内外科给弄混了,大BUG,不要在意细节

铜雀春深锁大乔:

《媳妇是怎样炼成的》唐磊——严宽饰

《大嫁风尚》金志豪——乔振宇饰


“金医生,你看我上次做的是不是不成功啊,他还是到外面留情,你再给我做一次吧。”低胸女人恨不得将那两片薄布给揭下来,包臀短裙依靠在办公桌上,手挑逗性的从嫩白的大波上拂过。

金医生往后面移了移轮滑椅子,非常职业的从她胸上扫过,用笔隔空点了点她的胸说:“已经够完美的了,这是国内外最仿真的硅胶假体。”

女人不甘心企图拉金医生的手在自己的胸上摸,迫不及待的把薄薄的衣服往下拉,甚至几乎要露出乳头了:“你摸摸看嘛,真的不如以前了,还是重做吧。用自体吸脂隆胸吧,把我腰上的脂肪给吸上去。”

“沈太太,你要为我们医院做贡献我不介意,但我要告诉你,你不适合做自体吸脂手术。”金医生依旧很客气的说,这些富太太们真是烦死了。

“为什么?”沈太太很不高兴,给你钱不好了吗,看着金医生英俊的脸,她也不是非要做,就是好久没看见他了,豪门深闺寂寞冷,有钱太太有几个不出墙的。

金医生扶额哀叹,他能瞧不出沈太太的真实意图吗,但是他不能给脸色看,因为院长说沈先生要出巨资给医院进一批新进医疗器材,不能得罪沈家人。

在他苦恼的时候门口的小护士适时进来了,对沈太太很有礼貌的说:“沈太太,我刚才看见沈先生的车子了,好像还有一个年轻姑娘。”

沈太太脸立刻拉下来了,将衣服往上一拉将丝绸披肩一搭勉强包住了那对假胸骂道:“死狐狸精,看我怎么收拾你。你说的是真的?”

小护士连忙点头,沈太太这才走了。

“小妮子学聪明了。”金医生夸道。

“沈先生真来了,院长接见的。沈先生哪次出门没带着个女的,不用看我也能知道。”小护士为自己的聪明很是得意。

“谢谢了,回头给你带好吃的。”金医生玩着转笔笑的甚是好看,把小护士都给迷住了。

小护士小脸红扑扑娇笑了一下就出去了,刚出门就看见了内科的唐医生,正好奇唐医生怎么会来这边,整形科是独立的楼,远离内科外科。不过他好奇归好奇,也没问,医院的两大帅哥一个在整形科一个在内科,风马牛不相及却时常看见他们两在一起,相当奇怪。

唐磊推开挂着“金志豪主任医师”的门,白大褂飘扬而入。

金志豪抬头看了一眼问:“干什么来了?”

唐磊唇角一扬说:“隆胸。”

金志豪看了他一马平川的胸问:“自体的还是假体的?”

“金医生摸摸看。”唐磊也依靠在办公桌上,拉过金医生的手就探进白大褂里。

金医生被唬了一跳连忙去看对面的门,见门关的好好的连忙将手抽了回来:“做什么,不知道什么地方?”

唐医生很委屈,眨巴着眼说:“又没人看见怕什么。你这只手是不是又摸女人了?”几秒钟醋劲就上来了,更显委屈了。

“好像你没碰过似的。我吃的就是这口饭,我不碰怎么干活。”金医生将他踹到一边,吃饱了撑的。

“我今天早下班,等我。”唐医生朝他抛了个眉眼,薄薄的唇很是性感,故意解开的衬衫扣子隐隐的让人窥见蜜色的肌肤。

金医生暗暗打了个冷颤,皱起浓眉抿起红唇:见鬼了,定不是什么好事。

唐医生不等金医生回答又抛了个飞吻过去,笑的跟今日的阳光一样:“停车场见。”

金医生在他转身后大大的一个颤栗:今天不大好过。

医院有专用的员工停车场,不然真的没地方停车,现在的车子都恐怖到爆了。

金医生拖拖拉拉的收拾东西,脱下白大褂冲个澡先,今天的唐医生肯定吃错药了,还是先拖一拖吧。

金医生这边痛快的洗刷刷,唐医生那边不爽的敲方向盘,都老半天了怎么还不下来?一个电话敲过去,过了好久才被接起,那边隐约传来流水声,激的唐医生差点肾上腺素飙高,沉着声问:“干嘛不回家洗?”

“我怕有味。”女人的香水味,每次接待完女病人浓浓的香水味总会带一些回去,他骂唐医生属狗的,唐医生笑着说就嗅你一个人,说的金医生又甜又羞。

唐医生敲着方向盘不知是满意还是嫌弃,催促道:“快点。”

金医生愉快的洗刷刷时间就这么没了,穿上干净衣服对镜梳理一下浓黑的头发,看着镜中的自己,嗯,长的还不错。然后蹬蹬蹬的往停车场走去。

唐医生一个喇叭就让金医生找到了自己,金医生其实也开车的,他走到唐医生车门边上问:“去哪?各开各的。”

唐医生一副“你要出墙”的表情:“你选。”

金医生耸耸肩回到自己车里,他也不说地址,自己跟着吧。金医生把车开的相当快,跟救护车似的,还老是故意把唐医生阻在红灯前面,唐医生恨恨的看着他的车子飞走自己还在数秒等红灯。等唐医生好不容易看到了金医生的汽车屁股,得,又被卡红灯上了,差点暴起要闯红灯了。

金医生得意的在前面开,完全不管后面的唐医生:想找麻烦就要跟车,跟车可是项技术活,跟丢了也正常。

他的这种行为让唐医生更加确定他今天肯定摸过很多女人的胸,其实他一个隆胸医生不碰胸才有点不正常吧,但就是很吃醋啊,非常吃。所以他总是被害妄想症的想金医生是不是出轨了,是不是爬墙了,然后每天都把自己整的魅力无限,害内科的护士脸红心跳暗送秋波。

终于在宝丽莱看见了金医生的车,拉过服务员问到了金医生的所在。

唐医生推门进去就见金医生翘着二郎腿玩手机,金医生玩手机游戏那是有一绝,那些小年轻都不是他对手,唐医生更是屡战屡败,到最后所幸不跟他比了。

“呦,没丢啊,我还打算放广播找你了呢。”金医生是头也不抬,修长的手指在屏幕上都快飞起来了。

唐医生戴着个眼镜,看起来很斯文,理着个小平头,将门关好然后大步走到金医生面前夺过他的手机。

金医生眼看就要再次刷新记录了被夺了手机很气恼,本能的站起来要对战,在看见眼镜后面的危险眼神后乖乖的坐了回去。

唐医生立刻将他推倒在椅背上,抬起他的头就恶狠狠的吻下去,把手机往桌上一扔手就不容抗拒的探进金医生的衣服里。

金医生呜呜着抗拒了一下也把手伸进对方的衣服里一通乱摸。

他们都太熟悉对方了,知道对方的敏感点在哪,知道怎么做会让对方更热情更欲罢不能。当四唇分开时两人都已经情热,裆部是遮不住的鼓起,两人对视了一会唐医生就往金医生的裆部去。

金医生虽然也想要,但终究不是场合,万一人进来就不好了。可这种事唐医生一向很霸道,说来就来从不给通知,太强烈反抗就一口咬定:“你在外面有人了,你要爬墙了,你今天摸过几个女人?”

金医生想暴起拍死他,奈何最后“死”了的总是自己,然后安慰自己下次一定要他好看,可基本没有。要不然医院怎么会说金医生性子实在太好了,好的都让人不知措施了,而唐医生在医院的名声没那么好,除了帅气除了医术,那脾气让人不敢恭维。

唐医生刚解开金医生死命拽着的裤腰带电话就响了,是科里打来的,没好气的接起:“什么事?”这关头被打搅谁也不爽,甚至连一直捍卫自己“贞操”的金医生都有点不满起来。

那头的轮值医生被吓了一跳,唯唯诺诺的说:“有个急诊,脾都破了,情况有点严重。”

“死不了就给我等着。还让不让人吃饭了,我一会过去!”唐医生说完就挂了,转身对金医生露出邪魅的笑,真是斯文败类。

金医生忙帮他把衣服穿好说:“病人要紧,病人要紧。”

唐医生很不满指着自己硬如铁的东西说:“我也很要紧,你自己看着办吧。”

金医生大大的翻白眼,心里问候他十八代祖宗,看他这架势没纾解就不愿走了,只好给他来口活。

唐医生心满意足的提裤子,捏着金医生挺翘的屁股说:“我马上就回来,在家等我。你自己叫东西吃吧,走了。”然后风风火火的走掉了。

金医生很无奈,遇上他真不知是福是祸。

一个人金医生也不想吃,他总是这样没人监督就不大爱吃饭。金医生总会对着女人看,尤其是胸,一个隆胸医生的职业病,他的火眼金睛能一眼看出对方是不是隆过胸,没有脑子里立刻就能拟出一套方案。尤其是他当着唐医生的面肆无忌惮的看美女的胸,而那美女也对金医生产生好感想过来勾搭时,唐医生是非常的吃味,回到家后就控诉金医生的出轨,然后把金医生折腾的想要戳瞎自己的眼睛。

唐磊回到家已经十一点了,内科医生就是这样,尤其是像他这种海归的更是忙碌,一遇到紧急的底下那帮人就慌了手脚,明明很简单都被弄的复杂。一进手术室他就将底下的骂了一顿,都是自己科里的,那些是大气不敢出。唐医生有个好处是骂完了就过去了,不会逮着你念叨个不停,骂归骂手里的动作流畅的就像一场表演。

唐磊悄悄的脱了鞋子还没开灯就看见暗影里的金志豪,也亏他胆子大不然就被吓死了。他过去啪的一下打开灯,看见金医生裹着一件丝质的睡袍,腰间松松垮垮的系着,上边露出淡蜜色的肌肤,唐医生笑颜逐开拱到他身边抱住就是一口亲:“等我?”

“吃了吗,厨房里有热菜。”金医生嫌恶的将他的头打出去,然后转身回房。

唐医生屁颠屁颠的跟在后面,刚到床边就来了个饿狼扑食,一边啃一边说:“我还是先吃你吧,憋死我了。”唐医生前几日夜班,跟金医生错开了所以没能过上性福生活。

“我明天有几个手术,别闹。”金医生嘴里这么说着却没有推开他,唇角慢慢扬起。

“又摸哪个女人的胸?”唐医生又吃味了,他这个样子要是被内科的同事看见肯定要跌掉下巴的。

金医生不知从哪里摸出一对硅胶假体往唐医生胸前一按,调皮的说:“摸你。”

唐医生伸出一手也按住一边的假体说:“金医生,我性感吗?你摸摸,手感可好了。”

金医生扔掉假体扯开唐医生的衣服一口咬在他胸口,唐医生痛的惨叫,当金医生放开那块地方时已经红的不像样了,真正的秀色可餐。

“靠,都肿了。”唐医生揉着红肿的胸龇牙咧嘴,真疼,真下的去口。

金医生却嘿嘿的笑:“这不是在给你做隆胸吗,金医生亲自操刀,你应该感到荣幸。”

“金医生就不给点麻醉剂吗?可疼了。”唐医生用膝盖磨蹭着金医生的下体,一副不给糖就捣蛋的神情。

金医生被磨蹭的哼了一声,伸手揽过唐医生奉上自己的唇说:“给你麻醉剂。”

唐医生很满意的去索要麻醉剂,这正是非常好的麻醉剂,让人都云里雾里,一起云雨去了。

######################

 

“唐医生,你的花。”前台护士把一大束玫瑰送到唐磊办公室,然后无限羡慕的离开了。

唐医生刚从手术台上下来,还没喝口茶呢就看见这么大束花忙叫住护士问谁送的。

护士摇头说不知道,他可不敢开唐医生的玩笑,能看上这么个暴君那姑娘该有多大勇气啊,虽然自己也挺爱慕他的,但实在没那勇气。

唐医生挥挥手护士就离开了,他盯着花看了好大一会儿,上面也没有卡片不知道谁送的,本想扔掉转念一想送给金医生也不错,借花献佛。

当金医生捧着一大束红玫瑰的时候很是纳闷,他们在一起也有几年了就没送过花花草草,今天是太阳西升了?金医生用非常古怪的眼看唐医生,这么反常一定有问题。

唐医生被看的毛骨悚然,推一下眼镜问:“怎么了?”

“没什么。”金医生又去拨弄花,突然看到花里有东西,他不做响动的将掉进或故意塞进花从里的卡片取出来,展开扫了一眼,然后大声的朗读:“

你的名字

只有两个字

极平凡极平凡的两个字

但这个两个字一经组合

却梦幻般瞬间裂变

产生了无比神奇的力量

如此温馨和谐妙不可言

令我心驰神往

叫我日夜不安

默念你的名字

一遍遍   一遍遍”字体娟秀一看就是个女的,虽然没有抬头没有署名,金医生再笨也猜的出对方是谁。

开车的唐医生听的是非常认真,他心动不已,自己送他一束花,他送自己一首诗,真好,回家好好疼他。

“唐磊,你知道这是哪里的诗吗?”金医生把卡片塞回花里,心里吃味脸上很是平静,甚至带着一点勾人的意味。

唐医生转头看他,对方跟自己年龄相仿却明显的年轻,姣好的皮肤,泼墨的眼眸都是他喜欢的,当年两人在海外时就看中了,凭着狗皮膏药似的追求法将美人抱回家,又进了同一家医院。

“不知道,是哪个名人吗?”读书时一大堆的医学术语要记,谁还有那时间去看诗啊,纯属吃饱了撑的,蛋疼。

其实金医生也不知道谁写的,所以他掏出手机百度,然后非常有文化的说:“是当代诗人纪弦的诗,名叫《你的名字》。够不够深情。”

“哦,我的名字,唐磊,挺不错的,我妈取的好。不过我也喜欢你的名字,又金又豪的,霸气。”唐医生还不知风雨欲来。

开车路过一家院落,一大从红杏爬出了墙,金医生要停车,唐医生依了。金医生要他把出墙的红杏摘下来给他,唐医生做贼似的拔了一大串塞给金医生。

金医生拿过红杏阴晴不定的说:“这适合你,像你吗?”

唐医生长的也是好看的,甚至有着一股说不出的媚气,但又十分男人,挺复杂的,眉眼之处总是不经意的流露出一股邪魅,让人心动。唐医生接过红杏说:“怎么会像我呢。”

“我觉得挺像的,是吧,多好看。”金医生笑意盈盈。

唐医生听他夸自己就爽快的应下了,忙说:“像,像,好看。”

金医生突然变脸从唐医生手里夺过红杏扔到地上,然后狠狠的踩,边踩边嘀咕:“叫你出墙,看我整不死你。”然后飞起一脚把它踢到了角落里,坐到驾驶室里,摇下车窗将玫瑰砸到唐医生头上,最后扬长而去。

唐医生突遭变故很是不解,捡起掉落的卡片一看瞬间一个头两个大,看着地上被踩的稀巴烂的红杏,心里那个委屈啊,我没出墙,我真没出墙,你还不是天天摸女人。

唐医生好不容易拦到出租车刚要说回家的地址,电话响了,又是科室里的人,这次唐医生直接把他们骂个狗血淋头,没好气的跟师傅说:“去市一医。”

唐医生这次很快就回家了,摇尾乞怜的跑到金医生面前蹲下:“豪豪,小豪豪。”

金医生鸡皮疙瘩掉一地,冷的打了个喷嚏。

唐医生见了连忙给他人体衣服,然而被狠狠的推开了,跌坐在地上可怜兮兮的。

“我跟她真没关系,你别多想。”

金医生冷哼了一声,抓过一个硅胶假体用刀子往里一戳,嘭,爆了。

唐医生吓的脸都白了,举起三指发誓:“我要是有一句假话就让我吊销医师执照。”那可是医师的命根子,没有执照这些年的成果都白搭了。

金医生又扎破了一个假体,这些都是质量差的假体,他经常拿回来研究,液体流了一地。

“你相信我,院长是跟我提过,但我拒绝了。”他说的那个人是院长的女儿,毕业后因为仰慕唐磊最后决定留在他所属的科室里,好朝夕相对。

金医生抬手又想扎一个唐医生连忙阻止道:“我就跟她吃过两顿饭,还都是院长逼的,你知道的。我一早就拒绝了的,我的心里只有你,没有她,你要相信我的情谊并不假。”说着说着还唱起来了,金医生冷眉一横他又乖回去了。

继续跪着交代:“我们最多就是同事关系,我也没有因为他是院长的女儿就特别照顾,真的,该骂的我也骂,上次还把人骂哭了。我就对你舍不得打骂,真的,我从始至终都是爱你的,你要相信我。”

“把地收拾一下。”金医生扔了刀回房去了。

唐医生乖乖的收拾完地心虚的爬到床上,刚要搂就听见金医生毫无感情的一句:“一边去,观察期老实点。”

唐医生只好老实了,这次观察期要多久?两眼望天花板,算命的说了他天生桃花相,上次的观察期一星期,这次应该也差不多吧,一星期不会憋坏的,“病人”这么想着。

观察期的唐医生一大早就做好了早餐,然后上班去了。

金医生起床后享用了早餐也上班去了。

金医生对着彩超乳房拟定手术方案,时不时弄弄一旁的假体,玻璃门外的唐医生一脸怨念,你摸女人就行,我就被告个白结果就成观察期了。

金医生抬头就看见唐医生,他皱了皱眉,唐医生立刻喜笑颜开跟他打招呼:“金医生好,一星期了观察期结束了吧,我今天早下班,请你去吃好吃的。”

“谁跟你说只有一星期?等着,你这次病情严重,半个月,没商量。”金医生头也不抬一下说。

一旁的护士听了忙问:“唐医生得了什么病?”

“风流病。”金医生说。

护士忙说:“我老公在男科,要不我跟老公打声招呼?”

唐医生脸色不好看,回道:“没那病......”刚要冲护士发火就看见金医生警告的眼神:这是我护士,不是你那边的,你骂一句试试。

所以唐医生只有不做声了,里子挂不住面子还是要的,所以还是雄纠纠气昂昂的走了。

唐医生剩下的一星期基本都在医院过的,他怕回家看见金医生就克制不住了,到时刑期加大就惨了。

可怜的唐医生数着时间过活,终于观察期满了,像个小公狗似的冲回了家,正碰上金医生在洗澡,所以一起鸳鸯浴了。

攒了半个月,金医生差点就死过去,大骂唐医生王八蛋。唐医生笑呵呵的给他请了假然后继续,谁叫他让自己忍半个月的,什么都没有非要晾着他,这次算是教训吧。

金医生不知道到底罚的是谁,第二天九点才悠悠转醒,扶着腰瞪着眼,嘴里咕噜着,全是骂唐医生的。

唐医生在手术室里打了个喷嚏,有人背后骂他呢。

 


评论(3)
热度(82)
  1. 霄河是剑铜雀春深锁大乔 转载了此文字
    这也是我写的,貌似有人猜到了,哈哈,不过我把内外科给弄混了,大BUG,不要在意细节
青灯古佛挡不住我思凡的心
富贵繁华抵不住我夜奔的情

© 霄河是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