霄河是剑

12 Nov.

【峰乔】艳骨生香(H版)第八章

第八章、谷先生醒了

 

谷宇没有悬念的从疼痛中苏醒,是夜里。

他虚弱的看着李敏之此刻真想拿把斧头劈了他,如果他还能动的话。他依旧是双腿大开的躺着,而李敏之还在他下面倒腾。这禽兽到底做了多久,为什么天还不亮,再不亮就真的要死了,迷糊间似乎看到了黑白无常吐着大舌头来找自己了。看来自己真的是死了,连黑白无常都看见了,这回真的要做鬼了,下了地府跟阎王讨个差事就当个真正的骨先生吧。

谷宇头一歪又昏过去了。

李敏之正在给他下面上药,他也是迷迷糊糊的一直睡到天黑,直到福瑞拿着药膏进来他才醒过来。

“东家,该上药了。”福瑞轻轻摇醒李敏之,他也是有自己的私心的,本来谷宇下午就要上药的,可东家还睡着,他只管东家不管谷宇所以就没叫。现在天都黑了他是怕东家饿着了,才来的顺道将药给带来了。

李敏之第一时间自然是看谷宇,见他跟停尸房的尸体一样躺着没动过心里不上不下的,幸好还有呼吸。他要给谷宇上药却被福瑞阻挡了。

“东家,还是先吃点东西吧,都饿了这么久了,我特意去小厨房里给你炖的鸡汤,补补吧。”福瑞揭开一大碗碗盖,一阵清香扑鼻而来,果真是色泽莹润的鸡汤,里面还放了几味药材。

李敏之一闻香味就食指大动了,哈喇子都要出来了,问:“那里还有吗?先热着,等小宇醒了再拿来。”

“东家,他跟你不一样,吃不得这荤腥。你还是快点吃了吧。”福瑞道。

李敏之不明白谷宇怎么就吃不得了,肯定是福瑞不喜欢他所以故意不让他吃:“他病的更厉害,自然要吃好的,你去给我弄别的吃,这鸡汤就留给小宇吧。”

福瑞刚想说他现在肠子弱吃不得油腥,转念一想还是算了吧,到时受罪的还是他,关自己什么事,忙转了口说:“厨房里已经给他炖了浓浓的骨头汤了,这鸡汤东家还是先喝了吧,凉了不好。”

李敏之这才吃了饭喝了汤,然后将福瑞赶了出去:“我要给小宇上药了,你出去。”

福瑞撇撇嘴出去了:我还不稀罕看呢,摸都摸过了。想到这里又是一阵寒,看着自己的食指有想剁掉的冲动。

李敏之爬上床将下面的被子掀开自己钻了进去,里面黑灯瞎火的什么都看不见这如何上药?没办法只好将被子摞到一边就盖着谷宇的上半身。轻轻的将谷宇的亵裤褪下,看到白嫩的大腿上布着的痕迹忍不住又摸了一通,摸到最后还是没忍住亲了又亲这才想起正事来。

打开他的双腿,掰开两团还带着淡淡红痕的白肉露出里面最隐晦的地方,李敏之也控制不住吸了口冷气,骂了句:“禽兽!”回过神来才知是在骂自己,不过也该骂,瞧这地方红肿不堪甚至还有一点撕裂的痕迹,再动动自己子孙根,真是......想了半天只有三字:好威武。

李敏之用手划了药膏自己先闻了闻,不是什么好味道,不过没关系反正是擦的效果好就行了。他正认真的给谷宇上药完全没注意到谷宇醒了又昏的事。里面依旧很温热,温热的他差点又兽性大发,在他还有理智之前迅速抽离了手指,然后给谷宇穿好裤子盖好被子,最后亲亲小嘴抱着发呆。

睡多了此时根本睡不着,翻来覆去又怕冷着谷宇,怜惜的摸着他苍白的脸喃喃起来:“小宇,你怎么还不醒呢,最后一晚了哦,明早一定要醒过来,知道吗?”

上药后不久福瑞就拿着药进来了,这次是內服。

“不是说下午的药吗,怎么这时候才端过来。”李敏之有些不满,吃药要准时不懂吗。

“我又不是他仆人,我只照顾你就够了。”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

李敏之觉得是不是应该换个管家了,这时间久了皮都给他长结实了,对东家这样说话合适吗?无奈的挥挥衣袖,还是小宇好。

李敏之扶起谷宇要给他喂药,想起福瑞之前说过是用汤匙撬开他嘴巴给强行灌下去的又很不赞同的摇了摇头,他想小宇怎么可以被这么粗暴的对待呢,绝对不行。所以他毫不犹豫的自己喝下一大口就来个嘴对嘴的喂法。药很苦,所以他也没怎么去眷恋谷宇口腔里的滋味,边喂边想着哪天让小宇喂他喝酒,也要用嘴,都说那是一番情趣,所以懂得享乐的人不能错过这招。

喂一碗药的功夫李大财人的脑子里就转过了十八般情趣,这样那样的,但前提是要把谷宇的身体养好,不然一切都是白费。那些虽然好玩,万一再次把人弄歇菜了他也是一万个的心疼。就像此时,喂完了药抱着谷宇坐着。

干坐了一阵手开始解谷宇的衣服,还振振有词的说:“我就看看你身上有没有伤。”然后解开衣服,伤是没有淡化了的红梅倒是能看见,这下又勾起他的色虫了,想着还不如不看,这一看春光乍泄的简直让人不能忍。但李敏之还是忍下了,就摸摸吧,摸摸不会怎么样。

谷宇再次醒来的时候确定了李敏之是色鬼,自己是不是太鲁莽了就因为两坛酒把自己给赔进去了。李敏之的手还在他衣服里,睡的都快流口水了。

谷宇吃力的动了动,没醒。

谷宇又打了他一巴掌,在衣服里的手自然的摸了摸,砸吧砸吧嘴,没醒。

谷宇忍无可忍在他色手上狠狠一拧,李敏之终于醒了,被痛醒的,他以为招劫了呢。一咕噜起来低头正对上谷宇明亮的眼睛,欣喜万分,来不及擦去口水问:“你醒了,你终于醒了!”

谷宇皱起眉,他醒了也不要激动的就来压啊,疼死了,细若蚊蝇的骂了句:“滚开。”

李敏之忙从他身上滚下来,听他无力的声音心疼的要命,眼里都泛起泪花了:“有没有哪里不舒服,要不要请大夫过来看看?饿不饿,要不要吃点饭?”

谷宇只觉他吵的自己脑仁疼,无力的说了句:“酒。”

李敏之眉头一皱说:“酒?你刚醒就要喝酒?那不行,伤身,等完全好了后我给你买最好的酒。渴了吗,我给你倒点水。”又一咕噜从床上滚下来,倒了杯水回到床边很自然的自己喝下一口然后扶起谷宇要渡给他。

谷宇头一偏,他扑了个空,不解的看着谷宇,昨夜不都是这样喂的吗,挺好的啊。嘴里含着水也不好说话只好先吞下去再说:“怎么了,嫌我?”

谷宇没说话,他也没力气说话,喉咙里的确很干但也不要喝这样的水。

就在这时门吱呀一声开了,福瑞从外面走了进来,一看谷宇醒了酸酸的说了一句:“呦,居然活过来了。”

“怎么说话的,什么叫活过来了,小宇一直都活着。”李敏之瞪了他一眼,他现在心里只有谷宇,哪个对谷宇有意见他定不同意,即使二弟也如此,更何况是管家。

福管家是吞了一肚的血没地方发作,十分后悔当初把谷宇一块给救了。没谷宇之前他们主仆是亦仆亦友,谷宇出现后东家的心都歪的没边了。

“去打些热汤来,我给小宇擦擦脸,还有把骨头汤端上来,还有其他吃食一并拿来。”李敏之头也不回的吩咐着,看谷宇对自己笑心里就美的翻了天。

谷宇见福瑞进来更是柔弱的一掐就碎,本来脸色就不好看,也不用装可怜装病体,对着李敏之虚弱的浅浅一笑就牵着李敏之不知东南西北了。心想着就他这样的居然是首富,怎么那些人比他还笨吗?殊不知他就对他一个人笨。

福瑞去了厨房悄悄的放了些东西到高汤里,然后拿起勺子搅拌了几下,边盛汤边说:“让你嘚瑟,让你勾引人,也不知从哪个南馆里出来的。东家只是一时糊涂,等东家清醒了就会看清你的真面目的。”

“这位客官你在说什么呢?”客栈里的小斯见小厨房里的客人嘀嘀咕咕的,不禁好奇的问。

福瑞也不慌张将大海碗放到托盘里说:“你打盆热汤到原字号,然后再做些吃的,他比较重口,你做的油腻些便是。做好了跟这碗汤端过去,记住这汤只给生病起不来床的那位喝。”

“那您去掌柜那付钱了吗?必须有前堂说了我们后厨才能做。”小斯表示要按规矩做事。

“我这就去说,我们东家是谁?会欠你们这点钱?”说着就要出门没几步就转了回来,拿出一两碎银塞过去:“记住了,生病的那位最近口里淡要吃重味,你让他们烧的时候多放些油,那个汤一定要记住了,送给谷先生的。”

小斯得了银钱自然愿意听他的,跟之前换了个态度,向阳花一般笑:“放心吧,原字号不就住着谷先生吗,不会弄错的。”

福瑞这才满意的走了出去。

小斯收了人钱自然卖力干活,将专供客人的热汤整整打上一个大木桶嘿咻嘿咻的提到了二楼原字号客房,他见过李敏之的见他在这边也不多嘴,摆上笑脸说:“爷,热汤打来了,饭菜马上就送来。爷需要沐浴吗?”

李敏之转头询问谷宇的意思,谷宇原本想说需要的,奈何身体酸痛动不了,要洗的话估计又要被李敏之好摸一顿,所以摇了摇头。

“不用了,你下去吧。”李敏之回转身说。

小斯将热汤倒到铜盆里就离去了。

李敏之笨手笨脚的拧干毛巾认认真真的给谷宇擦脸,可是不管怎么擦都没有自己擦的舒服,东一下西一下的也不知他是不是故意的。

李敏之从小就锦衣玉食什么时候伺候过人,自然是不知轻重,地上也被整的全是水,还要来替谷宇擦身。谷宇拒绝了,李敏之撇撇嘴,豆腐吃不到了。

很快食物也送来了,李敏之一看竟是些油腻的饭菜,虽然他不懂但也知道这些不适合重病的人吃,忙将小斯拉过来问。

小斯就一五一十的说了。李敏之从腰里摸出银子给他说:“你重新去做,要清淡的,这些等我管家回来你给他送过去。”

“可是他说了这汤是特意给谷先生的。”小斯有些为难。

“怎么有钱也不想赚了?你去熬完粥过来,要小米粥,然后做几样清淡的小菜就可以了。”李敏之随手搅了搅汤,这福瑞好大的胆子。

有钱不赚是傻子,显然小斯不是傻子,虽然有点愣。

谷宇闭着眼休息,刚才的话一字不漏的听了,自己跟福瑞没那么大仇吧,明知自己吃不了那些还非要送重口油腻的食物过来。

李敏之回到床边看见他闭目不说话以为他生气了,忙拉住他的手哄道:“你别生气,他肯定是不知道所以才这样做的。他是想让你吃好点,恢复的快点。”

这话显然是袒护福瑞,也对,他们十几年的主仆哪会为了自己去责罚他。继续装睡。

“等下饭来了我喂你吃吧,看这脸蛋都瘦了好几圈,两天没吃东西饿坏了吧。”李敏之一遍一遍的摸着手心里的白玉冰手。

不提醒还好,经他这一说肚子饿的难受,很不适宜的咕噜了一声。

李敏之听到后忍不住笑起来,没脸没皮的贴过去:“饭没来之前你吃我也可以的。”

谷宇真想吃掉他,拆筋剥骨的吃。他动了动嘴,李敏之以为他跟自己想的一样立马热情如火的贴过去要亲嘴。谷宇躲不开被吻了个正着,只能怒瞪着他。

李敏之见好就收,亲了一口就起来了,拿过大衣扶着谷宇坐了起来,整了整枕头把大衣披在他肩上就让他靠着。动作牵动了下面,谷宇暗暗咬了牙出了一层薄薄的汗,没好气的瞪了李敏之一眼:等我好了,看我怎么收拾你!


评论(4)
热度(30)
青灯古佛挡不住我思凡的心
富贵繁华抵不住我夜奔的情

© 霄河是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