霄河是剑

05 Nov.

【峰乔】艳骨生香(H版)第四章

第四章  突遇暴风雪

 

“二东家,你倒是说句话呀?”福瑞等的着急,见二东家来回踱步,眉头松了又紧,那边还要给东家买成衣便催促道。

“他叫你买衣服给他徒弟?”李尚之终于停了下来,问。

福瑞点头。

李尚之又想了片刻说:“那你去买吧,挑好的买。”

福瑞不解:“您是不管了?”

“他是我大哥,难道我要跟我爹当年一样逼着他去死不成?这么多年他也没找过,如今就随他去吧。”而且今非昔比,十年前还被人指指点点的事,现在已经成了雅事,大家都这般行为也就没人说三道四了。他清楚大哥的为人,既然往屋里带了就没让他有驳斥的机会,只要大哥不娶妻生子,李家的产业最终都是罗华的,那何不就遂了他的心意,记着自己的人情呢。

福瑞黑了脸,连二东家都准许了他一个下人又能作何?白着脸去了锦绣庄故意买了水粉色和天蓝色两套成衣。

谷宇一见是这么个颜色不乐意了,那套天蓝色的也就罢了,这套水粉色的完全是照着云南馆的小倌服饰给裁剪的,不乐意穿依旧将昨夜单薄的玄青色宽袍套在身上。

“你怎么买这样的衣服,快去重新买。”李敏之见谷宇气呼呼的忙责怪福瑞,平时挺聪明的怎么买个衣服都不会。

福瑞抱歉的一笑,说:“我也不知道买什么样的,东家说要颜色鲜艳的穿着好看。锦绣庄的掌柜又问我买给谁的,我说是小倌穿的,他就给了我这两套。”

谷宇一听“小倌”二字脸都气绿了,自己何时就成小倌了?怒瞪着李敏之也不说话,李敏之见状要过来哄,他一个转身让他落了个空,自己坐在窗下看着外边的景色,院里的早就没雪了被脚印踩的乱七八糟,脏乱不堪。

李敏之只好将火发到福瑞身上:“什么小倌,你从哪里听来的?这么嚼舌根,信不信我拔了你舌头!我跟你说过的,小宇是我新收的弟子,你若是再敢说三道四,看我怎么收拾你。还不出去!”

福瑞心中是气急了,看着谷宇是恨不得咬碎他,弟子,也就是哄外人用的托词!愤愤的摔门而去,也不知找谁说心中的憋闷。

“嘿,你个奴才,脾气还挺大的。”转身看到谷宇忙说,“回头我好好教育他。先把衣服穿上,这套蓝色的挺好的,一点也不女气,真的。”

“那你穿,把你的衣服给我。”谷宇不领他情,自己哪点看起来像小倌了,真是气死了!

“不好吧,这是按你身形来买的,我觉得挺好的。乖,万一冻着了可不好,为师会心疼的。”李敏之将外衣披在他身上。

谷宇一抖肩将衣服抖落在地,冷声道:“即使冻死也不穿这个,你自己看着办吧,还有,离我远点。”

李敏之识相的退开了几步,看他被冻的瑟瑟发抖又将衣服捡起来给披上,哄道:“别置气了,他不过是个下人,跟了我也这么久了,你好歹看在我面上不与他计较。”眼看着谷宇又要发火忙转了话锋,“骨先生大人有大量,我买酒给你,好不好?曲风家的,最好的女儿红。”

“两坛。”谷宇一听酒,酒瘾就上来了。

“行,十坛都没问题。”将天蓝色的衣服给他穿戴起来,让他转了个身,虽然款式略为女式了些但穿着的确好看,称的谷宇更加亮丽了,回去还的给福瑞加点银薪。

下午带着谷宇在周边山水游玩了一番,晚间又在舍得坊吃了一顿,本想着游湖实在太冷也就放弃了。古德镇的百姓见他不去找骨先生了,反而带着个面相俊美身形优美的男子到处游玩又是一阵讨论,有人认出了谷宇,记得他是出来游玩的,可是不知道他是如何与李大财人走到一处的。李敏之但凡有人问都说谷宇是他徒弟,新收的,明天就回巴蜀。

夜间两人喝的东倒西歪的回来,一进门李敏之就抱着爱徒撕摩起来,谷宇反手将他推翻在地,自己跌跌撞撞的摸到床边脱了衣服倒头就睡。

李敏之摸着被撞起包的后脑,傻笑着爬到床上使劲的将被子拽开,一咕噜滚进去也睡了过去。

李敏之说话算数,第二日便收拾了行囊带着谷宇去往巴蜀。按规矩谷宇是不得与东家一个马车的,但李敏之就让他上去了,反倒把二弟抛下。

依旧福瑞驾马,隐约听到马车里嬉闹之声,又想起在谷宇那里受了气,这么多年了东家都很少给他气受,更别说别人了,无奈的望天哀叹一声:东家还要荒唐到什么时候?!

“你去过巴蜀吗?”李敏之将人搂进怀里问。

因为天冷,谷宇也就随他抱着,正好暖身,懒懒的答了一句:“还没,不过这次不去,下次也是要去的。”

“我带你去峨眉山,看峨眉金顶,如何?”轻拍着谷宇靠在柔软的马车里,手里还拿着一壶酒,人生何等惬意。

“那要带很多酒上去,我怕冻死。”谷宇举着杯子,李敏之便给他倒了一杯,他仰头喝下了。

“当然是要等天暖了些再去,回去先带你去九寨沟。”李敏之就着酒壶喝了一口。

三人就这样赶了小半月的路,路过洛城的时候谷宇决定去寻梅。一路人李敏之处处都让着他,应着他,所以两人便将福瑞给撇到了客栈里由李敏之驾车去了。

谷宇坐在马车里憋闷的慌,非要出去,外面正下着大雪李敏之不让。本来今日不宜出门,可谷宇说前面有个梅庄,他想进去看看,听说那里的梅花品种繁多,他这一年多本就是来游山玩水的,怎么愿意呆在狭小的马车里,虽铺了柔软的皮草但终归是颠的慌。

既然要去梅庄赏梅就没让福瑞跟着,几日相处下来李敏之也看出来了,谷宇跟福瑞八字不合,同一个屋檐下不到半盏茶功夫准能呛起来。

出门前还是小雪,不到两个时辰就成了漫天大雪,李敏之也不赶马了往车里一钻就将谷宇抱在怀里:“冻死我了,给我暖和暖和。”

马车门一开一合风雪就灌了进来,带进了许多寒气,李敏之又全身寒气的扑过来,谷宇皱眉将他推开把暖手炉塞过去:“我又不是炉子,冻死了找我做什么。”

李敏之拍落一身风雪,动作大雪粒子都飞到谷宇身上去了,原本还算暖和的车厢里被他这么一弄全是冷气,谷宇将大裘紧了紧,打了个寒颤。

“等雪小一点再去吧,你说你非要挑这么个天气去,这不是存心找罪受吗。”李敏之完全忘了自己当初为了见骨先生在冷夜里等的情景,那可比现在冷多了,一包尿出去一盏茶功夫不到就能结上冰。

“你懂什么,踏雪寻梅就得这样,诚意足了梅庄的主人兴许就让我们进去了。”谷宇不以为意,只要没冻死人一切都好说。

“怎么?他还不让我们进去?不怕,有钱能使鬼推磨,我带了银子出来。”

“庸俗,满身铜臭味。”

“我铜臭味?让我闻闻你身上什么味。”李敏之扑过去扯开他的大裘抱住里面的腰身,就学狼狗那样在谷宇身上闻。

谷宇也不推开,大大方方的让他闻了个遍后问:“什么味?”

“香味,说不上来,让我再闻闻。”李敏之还想继续耍流氓下去,被谷宇一脚踹开险些就出了马车,这下风雪又大量的灌进来,马车里与外间无异了。

“快把车门关好,冻死了。”冷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从头冰到脚感觉自己穿没穿没啥两样。

李敏之打了个喷嚏把门锁死,爬过来又搂着谷宇,也哆哆嗦嗦的:“可不是,这鬼天气。我觉得这风雪不会停了,最早也要到明天早上,马都冻的不会走了。”幸好带了酒能暖身,喝了好大一口继续道,“我们得想个办法离开这里,不然就真冻死了。”

“冻死了好,你可以去地府里看看有没有骨先生了。”谷宇也将冰冷的酒喝下去,不起作用又连喝了两口这才觉得胃里舒服了一点。

“你怎么不盼我点好呢,老咒我做什么?”李敏之帮谷宇将衣服整理好又将厚大衣给他穿上,最后把大裘给他裹上,“下车吧,我们要是在天黑前赶到梅庄或许还能活,不然就真成苦命鸳鸯喽。”

“滚,谁跟你鸳鸯来了。”谷宇被裹了个严实,大毡帽里只看到一张俊白的脸,双颊通红,唇也通红。十分臃肿的跳下马车脚下不稳吃了满嘴的雪,又气恼的怪起李敏之来了。李敏之也将自己裹严实了,拉着谷宇就往前走。

外面风雪比预想的要大的多,前面一片白茫茫,脚下去地上的雪都到小腿肚了。又走了一个时辰还是没看见梅庄的影子,两人已经快走不动了,但还是得走,酒也喝完了,全身都冷的厉害,也没心思斗嘴了。

就这样又走了好些时候,具体也辫不出了,估计是走错方向了要不然怎么就没看见梅庄呢?眼看着天就要黑了心里也着急起来。

“你说这地方会不会有野兽?”听着四面鬼叫一般的风声,谷宇问。

李敏之搀着他往前深一脚浅一脚的走,气喘吁吁,听了他的话回道:“不,不会,要是有也被冻死了。”

“我快走不动了,估计今天真要死这了。真倒霉,我本来游山玩水好好的,可是遇到你都成什么事了。”

“是是是。”李敏之没力气跟他说,还不是你自己找来的,我去等骨先生你就来骗我,我说不来梅庄你就说不去巴蜀了,这能怪我吗?
    “要是有奇迹就好了,来个山洞啊,破庙啊,鬼屋也行啊。”谷宇一心祈祷着,但一般奇迹不会这么快出现,还不如祈祷一下福瑞念在主仆情深带人来找他们,不,他的东家,然后顺道把他给救了,若是这样以后一定不跟他吵架了。

李敏之这时却古怪的笑起来,本来就冷被他一笑更觉得寒碜到了极点。谷宇用“你有病”的眼看,他就笑的更厉害了,到最后一把抓过谷宇用冰冷的唇在对方同样没有温度的脸上狠狠亲了一下,这才说:“你嘴巴真灵,看,前面好像真有个房子。果然老天都舍不得我们这样的有情人死。”

谷宇一听有房子也没空去管他话里的“有情人”,忙抬头去看,果然前边有个房子,这下即使是鬼屋也要去了,冻死总比被鬼吓死强。当下就甩下李敏之攒足了劲往房子奔过去,连步子都迈大了,果然求生的本能不能小觑。

李敏之在后面喊:“你这小没良心的。”还没送到谷宇耳里就被风雪给吹散了。

房子看着近其实挺远的,幸好撑了最后一口气终于爬进房子里来了。看起来像是猎户的临时居所,因为里面还有一张狭窄的床和一条硬邦邦的被子,重要的事还有一点吃的。这可把两人乐坏了,虽然食物难以下咽但总比没有好,边嫌弃边吃,总算补回了一点体力。

外面的天色已经非常暗了,根本没法出去找柴火烧,两人只能挤在小床上盖着破棉被。

到了下半夜风雪似乎小了点,谷宇使劲的趴住李敏之,全身冷的难受跟掉进冰窟窿没啥区别,却还是觉得不够,还是冷的要命。

李敏之迷迷糊糊的被弄醒,原本就冷的睡不着,好不容易迷了会儿就被谷宇拱醒了,轻声询问:“怎么了?”

“冷,难受。”谷宇哆哆嗦嗦的往他身上贴,床本来就小被他这么一挤李敏之差点就掉地上了。

李敏之听他声音不对忙伸手探他额头,还好没有发热却是温度低的可怕,真个的跟冰块一样,心疼的使劲抱进怀里:“忍忍,天亮我们就出去,不去梅庄了直接回客栈。”

谷宇应着,闭着眼在他身上找热源。

“不行,这样下去你会冻死,现在雪小了,我出去找些柴火。”李敏之说着就要起来。

谷宇拉住他不让他起来:“别走,万一你迷路回不来了怎么办,我依旧是冻死。”

李敏之想了一下突然在黑暗里狡黠的一笑,说:“不如,我们做吧?”

谷宇脑子都被冻住了不知道他说的什么意思,直到李敏之冰冷的手来解自己的衣服才醒悟过来,暗恼道:“都要死了还想这些?”

“做了我们就死不了,不做你一定会被先冻死,你是选做还是选死?”


评论(3)
热度(38)
青灯古佛挡不住我思凡的心
富贵繁华抵不住我夜奔的情

© 霄河是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