霄河是剑

24 Oct.

家长组小段子(刘海之战)

少恭(嫌弃的指着丁隐):你那刘海怎么回事?

丁隐(忧伤):我是六星之子,很沉重(用拨刘海)

少恭(冷笑):我是太子长琴更沉重,看,几千年了刘海依旧飘扬(不知哪来的风吹动长刘海)

丁隐(泼冷水):整天跟疯婆子一样糊一脸,还是用超强发胶固定住好,十八号台风也刮不走

陵越嗖的一声御剑而来:你们在说什么?

两人眼刀杀向陵越光滑的额头:果然配角就是配角,刘海都没有。

陵越不服:谁说的,我带来了。

刘海从身后现身:在下刘海,请多指教。

丁隐带着少恭默默离开:是我们输了,他的刘海都成精了。


评论(8)
热度(42)
青灯古佛挡不住我思凡的心
富贵繁华抵不住我夜奔的情

© 霄河是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