霄河是剑

16 Sep.

恶魔和天使(十一)

11.沙漠之鹰

曹哥横他一眼,鼻登天的叼着半截烟,他一动烟灰扑朔朔的往下掉,掉在他土豪金的大项链上。阿全立马狗腿的上来将烟灰拍入自己的掌心,末了还受曹哥一推搡却也不敢生气。

“你混那条道的?”曹哥将烟屁股丢进了花坛里。

“什么道不道的,小弟听不明白。”阿霆依旧装傻,今天来的明显还是不成气候的,他不想跟没主力的人泄露太多。

“怎么看见曹爷爷来了就怂了,昨天不还是对我弟兄狠着吗,听说你还会道上的话,别跟老子装蒜。”曹哥的脾气显然到头了,他觉得应付这种小刺头根本不需要红棍出头,也没那个必要。他也不过比阿全和冒头入会早两年,在红棍面前还有点受待见,为了竖威就没禀告帮会。

阿霆摘下墨镜,两道雷光射向燕子坞三人,三人不知为何在气势上弱了却硬扛着。阿霆扫过他们后目光落在了杨超群身上,从狠厉到柔情只需一秒钟。

杨超群皱眉看着他,他有些紧张,眼里有些惊慌抿着唇,手暗暗的握成了拳。曾经的他临危不惧,而今的他受不得刺激。

阿霆给他一个大大的笑以示宽慰,转头面对三人说:“我找的是能说话做主的人,你能吗?”

“废话,我怎么就做不得主了。”曹哥对这样的话显然很生气,但心里也知道在社团里他的确人小言轻,不过在外气势要足即使心虚也要扛着。

 

“颜姐,你看那个是不是灰雀。”猫鹰指着医院门口的其中一人问。

许玉颜将手里的报告递给猫鹰抬头一看果真是灰雀,脸上露出一丝笑晃了猫鹰的眼。她对猫鹰做了手势,猫鹰就过去了。

猫鹰靠过去的时候灰雀就看见他了,他知道猫鹰是个难缠的家伙,他也没那个能力对抗猫鹰,要不是上次走了狗屎运断不能从猫鹰爪子下逃生。他对着阿霆狠道:“今天就放了你,曹爷爷今天还有事。”

阿全和冒头不知道曹哥为什么一下就退缩了,明明说好给阿全报复阿霆的,现在算怎么回事?

阿霆眼尖看出了曹哥的异常稍一偏头就看见了一便服男子朝他们走来,本能的直觉告诉阿霆那个人跟曹哥有过节,而且曹哥惧他。

“阿群你是不是丢东西了?”阿霆提醒杨超群并对他使了个眼色。

杨超群不明所以但也随着他的话摸了摸口袋:“我钱包不见了。”刚刚还在的怎么就丢了呢,也许落在陈爽车上了吧。

阿霆离开拉住曹哥,曹哥此时只想摆脱他一甩手居然甩不开,阿霆的手就跟铁钳一样,曹哥吼道:“我根本没碰过他,他钱包丢了关我什么事。”

“那可不一定,你是文雀刚才一路出来顺了很多东西吧?”阿霆指的是他们三人从住院部来到院门口的这段距离,曹哥虽然没动手,其他两只文雀可是往人多的地方挤的,两人又穿的宽大塞些东西也不会被人瞧出来。

“胡说什么,什么雀不雀的我听不懂。”曹哥装傻心里已经确定阿霆是道上人了,但不知是哪条道上的。

“你信不信我现在就喊,那边那个是警察吧?你没少被抓吧?”阿霆依旧不放冷冷的看着他。

曹哥没想到这人眼力这么好,他一叫他们今天就白忙活了,在医院里的确顺了不少东西,眼看着猫鹰就要过来了他只能恨声道:“你到底想干什么?”

“我只是请你行个方便,叫红棍或者坐馆来,我有大买卖。”阿霆紧盯着他,红灯只剩下七秒了。

“我只能通报,上面来不来我不能做主。”曹哥使劲抽出自己的手,那边猫鹰开始追过来了。

阿霆放了手,猫鹰路过他的时候用狐疑的眼看了他一眼然后去追灰雀三人。

“我的钱包。”杨超群见人跑了忙说。

阿霆变戏法似的将钱包变了出来,刚才他靠近杨超群就是顺了他的钱包,他手法不纯熟奈何杨超群处在紧张中一点也没发现。

“完璧归赵,怎么谢我。”

杨超群拿回钱包塞进裤子里道了声谢。

两人刚要走就被拦下了,是个有貌有型有气质的漂亮女人,头发一丝不苟的挽着,女人亮出了自己的证件。

“Madam,什么事?”阿霆笑问。

许玉颜在两人身上扫了两眼,问:“刚才那些人你们认识?什么关系?”

阿霆笑嘻嘻的全没有狠厉劲,只是一介平民百姓:“他刚才撞了我,我不过就讨个说法,并不认识。”抬起自己的胳膊呲牙咧嘴表示相当疼。

“身份证拿出来。”许玉颜显然不信,若信了她这十年就白当了。

杨超群从钱包里抽了身份证递了过去,许玉颜查看后没问题就还了,转头对阿霆:你的呢?
    阿霆不知道自己现在有没有新身份,如果没有他就是黑民,但自己的确没有身份证也不好叫人去查,依旧和颜悦色:“我放病房里了,Madam要跟我去取吗?”

许玉颜正说要猫鹰就跑回来了,对他摇了摇头:灰雀飞了。

“不用了,你们上去吧。”许玉颜这边刚说完转头带着猫鹰嘱咐道,“去查查他们。”

猫鹰应下了。

“阿群把电话给我?”阿霆没等杨超群说话就顺了他的电话,立马拨通对方也相当快的接起来了,忙问:“我现在什么身份?”

那边停顿了一下:“从你出事第二天你就‘死’了,你所有的档案已转黑。”

“艹!那我现在是死人?”阿霆对这个说法显然不满意,不过目前好像只有这个身份能藏住他。

阿霆回到病房刚要躺下就看见柜子上多了一份包裹还未开封外面连个署名都没有更没有邮戳,他在房里四处看了一下,病房里并没有摄像头,不过楼道里有但他此时也无法进入医院的安保系统查看。

阿霆用手在包裹外面按了按又沿着里面物体的东西按了几次,心中已经知道是什么了,他并不急着拆开,拿起热水瓶递向杨超群:“打点热水吧。”

杨超群不情愿的接过瓶子晃了晃里面还有呢,撇着嘴看着阿霆。

“这是昨天的了,不能喝,乖,快去吧。小心点,别被烫着了。”阿霆在他身上拍了一下,一副自己渴的要命的样子。

杨超群看他满身的绷带也只好做护工了,提着半瓶水往开水间走去。

阿霆等杨超群走远了又看了看外面没什么异常才回到桌边,房里没有尖锐的东西能割开包裹他就只能用牙咬,使劲咬,反正他牙好着呢。等咬的满嘴塑料袋后包裹也就可以用手撕开了,用力往两边一撕毕竟手受伤了这动作牵扯了伤口又是一阵痛彻心扉,好歹是忍下了没出声。

他将包裹里的东西拿出来试了试,挺有分量的。突然感到身后有人条件反射的举起手中的东西对准来人,对方吓的脸色苍白手中的水果散了一地。

“我......”姜希宇被阿霆突然的转身给吓着了,他看着阿霆手里的东西唇都哆嗦了。

阿霆看清是姜希宇后知道自己神经过敏了,忙把手放了下来转身将东西塞到了枕头底下:“你怎么不敲门?”

“水果,妈妈买的。”姜希宇蹲下捡水果,白净的脸纯净的眼,等捡到阿霆脚边的时候他不动了,是不敢去捡,唇紧紧的抿着。

阿霆弯腰捡起在身上擦了擦就吃了:“很甜,谢谢你妈妈。”

“脏了。”他依旧蹲在那里,手里抱着捡起的水果。

“没关系,吃点灰不生病。起来吧。”

姜希宇站了起来,眼睛慌慌张张的瞥向枕头,枕头下面的那个东西让他有点害怕,他只在电视里见过。

阿霆笑了笑:“你妈妈肯定送你很多玩具吧,玩具枪送过吗?”

姜希宇摇摇头:“妈妈说那危险。”他觉得那应该不是玩具枪,虽然不明白。

“玩具枪不危险的,里面都是假的,你要看吗?”

姜希宇点点头。

阿霆从枕下将枪拿了出来,刚才放到枕头下的时候他已经将弹夹给卸了。

姜希宇拿着沉甸甸的枪,玩具枪他有,可是都没这个重也没这个好看。过份保养的手抹上冰冷的枪,金属的质感吸引着懵懂的心,他也想要这样的玩具枪,可是为什么没有子弹?

“希宇,我们来玩个游戏怎么样?”阿霆靠近他。

姜希宇本就不抗拒阿霆见他靠过来也没退,闪忽着眼看着他。

“我把这个玩具送给你,但是你不能让任何人知道,你妈妈也不行,徐盈姐姐也不行,这是我们的秘密。”阿霆伸出小指等着他来拉勾。

“妈妈爱我,她不会拿走希宇的玩具的。”

“我知道,但这是哥哥最重要的玩具不想让别人看见,你只能一个人玩或找我玩。你是不是很喜欢这个玩具?”

姜希宇的眼一直盯着枪,这枪太好看了,拿着它感觉自己变成了英雄。他听到阿霆的话重重的点了点头。

“你送了我画,我送你玩具,以后我们就是朋友了。来,拉勾。”

姜希宇伸出小指勾住阿霆的小指然后两个大拇指盖了个章,浅浅的笑了:“秘密。”他也终于有秘密了,跟阿霆哥哥的。

“把玩具收起来,等一下阿群哥哥就来了,也不能被他看到,过几天等我伤好了我就去找你一起玩。”阿霆仔细的将枪藏在了姜希宇的衣服里。

杨超群打完水回来通过门上的小小一框玻璃看见阿霆在掀姜希宇的衣服,手还在里面捣鼓了一阵,姜希宇背对着门低着头,末了阿霆还在姜希宇头上摸了一把。

阿霆将枪在姜希宇衣服里放好后抬头就看见了门口的杨超群,在姜希宇头上抚摸了一下说:“阿群哥哥回来了,把水果给他。”

杨超群见阿霆看见他了就推门进来将热水瓶放到桌上。

姜希宇拿着水果递到杨超群面前便不说话,他不擅于说话,总是用纯良的眼看别人,一副无害小兔的模样。杨超群不知道他在阿霆眼里也是一只无害小兔,每天都用可怜兮兮的或者病怏怏的眼看他,看的他很想变成大灰狼吃兔子。

杨超群并没有接,他绕了过去。姜希宇也没有多想,他本身就不是会想太多的人,收回水果又递了过去。

阿霆从姜希宇手里接过水果塞到杨超群手里:“很甜,快吃吧。”

“我不吃这个。”杨超群又塞了回去,他的确不吃蛇果,绵绵没有嚼劲。

“为什么不吃?”

杨超群并不理他。

“不吃算了,我自己吃。”阿霆刚吃了一个就又啃了一口下来。

姜希宇并没有在房里呆多久因为徐盈很快就找来了。

阿霆知道杨超群晚上没有睡好特意留了床给他,自己则坐到椅子上。等杨超群入睡后他从口袋里摸出一张纸条,上面是一项任务,要他在后天下午四点刺杀重症监护室里的一名病人,事成后给他新身份。

阿霆想不出传递消息的人是谁,包裹上物件上没有留下任何信息哪怕一个指纹,刺杀为什么要给他枪,一开枪就引就会起骚乱,除非对方想他陪葬。他取出弹夹的时候里面只有一颗子弹,莫不是事败后要他自杀?他为什么要帮一个从没见过面的人去杀人?即使杀了对方连后路都没帮他铺好他更不可能傻到为此冒险,而且......他看了眼熟睡中的杨超群,他目前还不想为命奔波。

后天下午四点,他要去杀谁?没有信息,一张照片也没有,一个名字也没有。正想的费脑一个闪光掉了出来:枪!

那把枪是以色列的沙漠之鹰——贝雷塔92F型,装15发子弹。外形彪悍不是任何人都能控制的发射力量。

沙漠之鹰。贝雷塔。那个人到底叫什么?

阿霆看着床上的人突然有了主意,不过时间尚早还是让他多睡一会吧。


出现的新人物全为原创,主角三人性格会进行一点改造。

文雀:扒手
红棍:为黑社会堂口的“高级职员”,也是“打手领班”。被推举 为“坐馆”的,必须具备“红棍”资格,在大开香堂时,“红棍”所扮演的 角色与从前国内洪门山头的“红旗五爷”相同
坐馆:香港地区用语,专指社团最高领导人,又称龙头。香港黑社会各社团中都有坐馆头衔。香港电影中较多见。坐馆,为全社团最高领导人,有的是家族世袭,有的三年选一届。

评论(7)
热度(24)
青灯古佛挡不住我思凡的心
富贵繁华抵不住我夜奔的情

© 霄河是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