霄河是剑

14 Sep.

恶魔和天使(十)

1.阿霆苏醒                   2.霆群天台初遇       3.霆宇花园初遇

4.跳海的男人                5.炸毛的猫              6.no zuo no die

7.闹脾气的小朋友         8.无耻之徒             9.神仙哥哥


10.我送你去死

    下午过的很安静,或者正确来说很无聊,房里虽然有三个人但会说话的只有一个,阿霆也不是喋喋不休的人,所以他继续睡。

杨超群与姜希宇隔桌坐着谁也不看谁,一个发呆一个画画。

阿霆醒来的时候姜希宇已经被徐盈带走了,只有杨超群茫然的坐在那里。

“阿群,过来。”阿霆伸了伸手,然而半天对方连个姿势都没有换,甚至脸上的表情也没换,眼也没眨一下。

阿霆叹了口气,看了看天色,现在应该七八点了吧,没想到自己这么能睡,估计是负伤的原因。他挣扎着起来走到杨超群对面坐下:“怎么了?”

“陈爽,走了。”杨超群的声音很轻,听不出感情的浮动。

“哦,我说了她要你跟着我,别多想了,饿不饿,我们出去吃点东西。”阿霆自己单脚跳到一旁的轮椅上坐了,等了足有五分钟杨超群才起来。

“你倒是来推我呀。”眼看着杨超群独自走出了病房,阿霆急忙叫道。

杨超群跟得了帕金森似的转过身,然而他并没有走回来,只是站在那里等。

阿霆认命的拿了拐杖一跳一跳的跟着出门,想借他的肩膀搭个力,他的手还没伸出去杨超群又开始往前走了。

路过护士台的时候被值班护士拦住了,阿霆说送朋友出去马上就回来,护士不让,他指着精神萎靡的杨超群说:“他那样我能让他这样去吗,万一出了事谁负责?”

护士看着杨超群也觉得他这个样子不好,还问需不需要医生,阿霆拒绝了。护士也懒得去管这些,所以交代了几句也就回去了。

阿霆对这边不熟悉,杨超群又不愿意带路最后两人只好回了酒店。

在酒店叫了餐吃了,阿霆吃的圆滚滚而杨超群则没吃多少,他好像比白天更没有精神了。阿霆剔着牙向杨超群挨近了些,他这回居然没有逃开却也是木讷的,阿霆所幸一伸手将人抱进了怀里。杨超群突然跟开了弹簧似的就跳起来了,迅猛的推开阿霆。阿霆半躺在沙发上看着他:又发神经了。

杨超群在原地踌躇了半天最后选择窝在窗台,他好像很中意窗台这个地方,两眼无神的看着外面,没人打扰他可以呆上24小时。所以两个小时后他依旧在那里,真的跟雕像一样没动过。

阿霆以为杨超群睡着了,他有心想抱人回去睡觉却力不足,看着自己一身的绷带他放弃了这个想法。阿霆一瘸一拐的去窗台,还没走近杨超群就用防备的眼看着他,缩着身子。

“回房睡吧。”

“......”

“我跟你说话呢,别跟死了爹妈似的要死不活的!”阿霆没有那么好的脾气,破天荒的哄了一天他也累了。 

 “我要洗澡。”杨超群说着话却没有动。

阿霆笑了起来眼里放着精光挑了一下眉:“想跟我鸳鸯浴?”

杨超群如丧家犬一般低头夹尾的走进了浴室,阿霆心里有一股无名火抄起电话打给了陈爽,刚一通就吼道:“他到底怎么回事?!”

陈爽将电话远远的拿开以免震伤耳膜,对方吼了一句就没声了她纳闷了许久到底是谁呀怎么跟杀人似的,她也是泼辣性子立刻吼回去:“你谁呀,神经病。”

“我,陈霆。”阿霆收回怒火放轻了语气。

“哦,陈先生啊,出什么事了?该不会杨超群又自杀了吧?”女人尖锐的声音传了过来。

这次换阿霆将电话放远了,这女人中气真足:“自杀倒没有,不过也差不多,跟死了爹妈一样。”

之后的十几分钟陈爽将杨超群的病状简明扼要的说了一通,最后嘱咐药在床头柜上记得给他吃,没有要过来看看他当年的男神会不会变死神的意思。

阿霆挂了电话又给耀文拨了过去,耀文说已经将钱给他打过来了,至于谁救的他还要查。阿霆也没说什么,叮嘱耀文自己小心点别被Irene姐给盯上就挂了。

半个小时了杨超群还没有出来,阿霆感觉不对劲就去敲卫生间的门,敲了许久也不见里面有动静最后从柜子里找到了钥匙。进去后阿霆只感觉气血上涌,伸手将浴缸里的人给揪了出来。

杨超群合衣坐在浴缸里,水是冰的,他颤抖的犹如风中落叶。他被揪出来也不反抗膝盖磕到浴缸上青紫了也没反应,整个就一活死人。

阿霆一路将他拖到了酒店的顶楼,夜里风很大。杨超群全身湿透被扔到了天台边缘,阿霆迅速上前将他大半个身子扔出了栏杆,杨超群腰部搁在狭窄的栏杆上全身腾空而起仰望着夜空。

杨超群上半身就空悬在高处,猛然间活了过来死死拽住阿霆的衣服挣扎起来,怒道:“你干什么?”

阿霆冷冷一笑:“你不是想死吗,我成全你,免得你狠不下心。”他单手紧抓着杨超群湿漉的衣服,手筋暴起清晰可见。

“我没想死。”杨超群说的理直气壮,跳楼的不是他,跳海的不是他,刚才想溺死自己的也不是他。

阿霆有点哭笑不得,神经的好像成自己了。

杨超群抓住阿霆的手自己起来了,被悬空的感觉很不是舒服,他冻的瑟瑟发抖:“我要洗澡。”

阿霆猛的瞪向他:刚说完不想死又要寻死了。

“我冷。”杨超群用委屈至极的眼看着阿霆,可怜的像只小兔子。

阿霆有种打棉花的感觉,他不知道要说什么来表达此时憋闷的心情。

两人又回到了房间,杨超群这次乖乖的洗了澡,非常难得的一次,非常听话,阿霆很满意。

杨超群裹着雪白的浴袍出来就见阿霆站在卫生间门口,手里拿着药和水。杨超群非常抗拒吃药,他可以去看医生但就是不愿意吃药,这些药让他反应迟钝口干舌燥,甚至失眠他都怪到了药上。但阿霆冷着脸发达的胸肌威胁性的抖了两下,杨超群第一次不用逼就把药吃了。

阿霆十分满意,听话他就愿意给好脸看,所以他笑了,闪闪的白牙露出来:“好孩子,我去洗澡,你去床上等我。”手拨拉了一下杨超群的浴袍将锁骨给露了出来。

杨超群不喜欢但居然没有推开,幸而阿霆也就拨开了一点然后去洗澡了。

阿霆冲完澡出来看见杨超群乖乖的躺在床上的时候十分惊讶,他以为这个不乖的“孩子”一定不会听他的话。当惊讶过后满脸奸笑的走向大床的时候一个枕头迎面飞来,他单手轻松接下。

“你睡沙发。”杨超群戒备的看着他,他可没忘记白天发生的事。

“可我是伤员,应该睡好。”阿霆这时才想起自己是个伤员,又博人同情的挤出痛苦的神情。

“那我去外面睡。”

“别,我白天睡多了我去外面,正好看会儿电视。”

阿霆抱着枕头被子窝在沙发上,身上又有伤所以没有“舒服”二字。

杨超群虽吃了药但还是很难入眠,两眼空洞洞的,脑海里过去的片段不断的出现,那个女人。他自喻为聪明可为何会头脑发昏的中了计,他想不明白为什么自己那么爱她,而他却能如此残忍,残忍到可怕。

后半夜卧房的门被推开的时候杨超群反射性的坐了起来,“你干什么?”

男人窝着身子爬进了被子里,迷迷糊糊的说:“我身上疼,睡那里不舒服。”卷了被子就睡了。

杨超群又疑神疑鬼的躺下了,等他终于有了困意的时候一只手横过来圈住了他,他伸手去拨却发现这只手死沉。

“别动,就这样,不然我可不保证要不要遵守‘君子协议’。”

杨超群果真不动了,那只手有节奏的拍打他,就像哄小孩一样轻轻的柔柔的,还有一股阳刚的味道。

杨超群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大亮了,阿霆在客厅里抽烟见他出来抬了一下头说:“快洗洗,等会出去。”

“去哪?”也许是睡了好觉的原因杨超群晨起的烦躁居然没有出来。

阿霆没有穿衣服,身上的纹身非常有气势,他有晨起洗澡的习惯此时胯上就一条浴巾。他站起来当着杨超群的面解开了浴巾扔到一边然后一步步的逼近,杨超群没有退,他不想示弱,一双眼紧紧的盯着阿霆。

阿霆的脸很冷,身上的纹身很凶,所以他整个人都很凶,要说杨超群半点怕没有那是假的,他现在恨不得转身就逃,但他不想逃。

“还不快去,等着我请你?”阿霆露着森森的笑。

等两人从酒店出来的时候已经是半个小时后了,阿霆穿着杨超群的衣服,他们个头相当就是身形相差,阿霆健壮的身体把休闲装穿成了紧身衣,戴上从杨超群那顺来的眼镜。一手拄着拐杖一手吊着绷带,脚上打着石膏看上去很狼狈却又趾高气昂的散发着生人勿近的可怕气息。

刚要打车一辆出租就停在了两人面前,一颗爆炸头首先露了出来,然后看见一张浮肿的白皙的脸,最后中气十足的声音传了出来:“哎呦,还是阿霆有本事,出门好,对身体好。今天两位要去哪,我送你们。”边说边扭出圆滚滚的身体,估计离预产期近了吧。这女人到底有多缺钱,顶着俩还敢开车赚钱。

“医院。”阿霆也不客气,率先上了车。

杨超群也只得跟着进去。

 

“你TM的混蛋,消遣老子是吧!”住院部门口一男子狠狠的抽了另一个男子,被抽的男子唯唯诺诺不敢出声。

“大哥,那个人身手不凡肯定也是在道上混的,只是我没见过。他昨天的确还在可是今天就不见了。”被抽的男子一头红毛,戴着夸张的耳钉,衣服上丁零当啷,让人看的十分不顺眼。

前面的那个男人也是一副不敢恭维的装束,手臂上刻满了纹身,生怕别人不知道他是干嘛的一样,他见手下还在那里啰嗦又要去教训被另一名小弟给拦下了:“曹哥,曹哥莫气,阿全不懂事。阿全你也是的事先也不打听清楚是哪来的混蛋的就让曹哥来了,这不存心消遣曹哥吗。”

阿全连忙哈腰赔是,压着心中的火气笑着说:“曹哥,我听那人的口气好像不是大陆的,他说的什么‘草鞋’‘红棍’也不是大陆的说法,我觉得是香港那边的。”

“混蛋,你怎么不早说!香港的,是哪个帮派的?”曹哥不顾“禁止抽烟”的牌子点燃了烟。

阿全摇头:“我不知道,他说他叫霆哥,身边还跟着个男人,他好像很在乎那个男人的样子。”

“你TM的说的全是废话,活该被打,害老子白白来一趟。”曹哥骂骂咧咧的。

阿全也感觉十分没面子本来想找曹哥给他出口恶气,但没想到昨天那两人都不在还被曹哥臭骂一顿,正郁火着抬头就看见了迎面走来两个人,忙对曹哥说:“曹哥,就是他们。”

曹哥眯眼一看,来的是个断手瘸腿瞎眼的男人,身后跟着畏首畏尾的男人,心中冷嗤一声,骂道:“这种人也能把你打趴下,你可以滚出燕子坞了。”

“曹哥,他厉害着呢,三招就让我跪了。”阿全怕曹哥轻敌哈腰交代着。

“呸,老子一招就能把他废了。”曹哥十分狂傲的上前。

冒头想邀功伸手一拦斜眼看人:“我们老大找你说话。”

“你们老大?”阿霆从墨镜后看向拽上天的曹哥,又看见曹哥身后的阿全就明白了,唯唯诺诺的赔笑道:“不知你们大哥找我什么事?”

“少给老子装算,你昨天打了我兄弟,我老大自然要来讨个说法。”冒头把气势端的很足,也卯足了劲的斜眼看人,好像这样别人就比他低一等一样。

“这位大哥,你看我全身上下没一处好的,我能将他一个年轻力壮的人给打了?”阿霆继续装弱势,要真打起来这三人还不够他塞牙缝。

杨超群紧张的看着眼前的局势,昨天那一架阿霆出手实在是狠辣,还放言要对方的老大来,说的是道上话他也听不懂,现在人家老大真来了,他反而怂了。他想着万一真动起手来,自己是跑呢还是帮呢,跑他能行,说打架好像困难了点,从小没打过架。

 


评论(5)
热度(18)
青灯古佛挡不住我思凡的心
富贵繁华抵不住我夜奔的情

© 霄河是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