霄河是剑

28 Aug.

【越恭】醉卧_____(四)

“陵公子,陵公子!”桐姨火急火燎的来找陵越,还未进院就顾不得礼仪声声急的唤道。

陵越从房里出来忙问:“出什么事了?”

“少恭,少恭被雷老爷带走了。”

陵越浓眉一紧:“怎么回事?”

“不知道,三水刚从医馆回来说雷老爷带了一大帮衙差将少恭强行带走了。”桐姨说到这已经止不住的要落泪,她一个妇道人家遇到这样的事能不慌吗,幸好府上还有陵越可以求助一下。

“什么罪名?”

“说是少恭医死人了,这怎么可能,你说怎么办呢?”桐姨急的直敲手,这罪名可不是一般的大,万一落实可是要杀头的。

陵越此时倒镇定下来了忙安抚桐姨:“我去看看,你先别急。”

“对了,你先去牢里看看少恭,多带点银两别让少恭吃了什么苦头,自我们来到琴川就被雷老爷给盯上了,他三番五次的来刁难少恭,我劝少恭离开到别的地方营生,他说他在这里还有事要办。我就知道呆久了雷老爷一定不会放过少恭,他对少恭早就虎视眈眈了。”桐姨边抹泪边絮絮叨叨,又吩咐丫鬟,“你快去取些银两来,还有多做点好吃的,都让陵公子带过去。”

云巧急急忙忙应了一声就跑去准备了。

半个时辰都不用,各色糕点就准备好了,居然还有一壶上好的桂花酿。

陵越也只得提了大食盒揣上银两去知府了。

知府当然是威风凛凛的,两大石狮子,门口站两衙役,一见陵越上来立刻官家威风大放:“来者何人!”

陵越上前一步拱手道:“我是来探视欧阳少恭的,请行个方便。”

“欧阳少恭?我们大人说了谁也不许探视,他现在可是重要罪犯。”衙役狗眼看人低的斜了陵越一眼,双手粗鲁的挥手赶人。

“少恭犯了什么法,连探视都不能?”陵越哪是他们能推动的,他一下就抓住了衙役的手便使劲按了按,“我只是去探视又不做什么。”

那衙役手心里多了东西已经知道是什么了,收人手短立刻撤回了手:“你等着,我去里面知会一声。”

陵越在门口等了足有一炷香时间才见那衙役慢悠悠的出来,他也只好再度堆上假笑。衙役带着陵越东拐西弯的却不是往牢房所在去向,心中正好奇就停在了一处小院前。这小院把守的比大门严密多了,院门口四五个高头大汉,往里走几步又是护院武夫,到了房门口又立着两个小厮,想必是跑腿的。

衙役对着门内说:“欧阳先生,你朋友来看你了。”

门还未开全陵越就被拽到了屋里,“把银子拿出来扔给他们,省的来烦人。”

陵越只好照做了,从怀里掏出银两还想给多少没想到就被欧阳少恭全给扔出去了,这钱好像是天上掉的一样。

陵越看了看四周,又看了看少恭,完好无损,桌上还一堆吃的,这哪是坐牢简直是来享福的。即便如此陵越还是循例问了一句:“你没事吧?”

欧阳少恭长袖一挥:“我像有事的人吗?”

“不是说死人了吗,桐姨都急死了。”陵越看着桌上的吃食想了半天还是将手里的食盒给拿了出来,“桐姨怕你受苦特地给你做的。”

少恭将食盒打开忍不住食指大动:“还是桐姨的手艺合我口味,桐姨真有心,还有一壶酒。”拿出酒倒了一杯喝了后呼了口气,大大的满足。

“少恭,到底怎么回事,为什么说你医死人了?”陵越看着少恭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有点摸不着头脑,他现在喝酒吃肉完全不觉得自己被软禁了。

“莫急,陪我喝一杯。”少恭倒了杯酒递过去。

陵越伸手一挡:“我不会喝酒。”

“那就请回吧,告诉桐姨我很好,叫她不要担心,雷老爷想禁我有的是法子,弄几条人命安我身上,他说是我医死的就是我医死的。”欧阳少恭依旧举着杯子。

“你明知道是冤枉的为什么不说?就这么被软禁着?他对你那心思你又不是不知道?”陵越眉毛扭成了股,眉心锁的打不开。

少恭喝掉手里的酒,因为老举着也累:“那你对我又是什么心思,为什么比我还急?”

陵越一怔,不明白他为什么要说这样的话,见义勇为不应该是侠客所为吗?

“哦,我明白了,我只是少琴的哥哥,你钟情的只是欧阳少琴。”

“不是。”对,不是,不单单是这样,好像还有一层,很淡,所以陵越也不知道是什么。

欧阳少恭从怀里拿出一个锦盒打开里面是几颗药丸:“这是我炼制治喘症的药,万一发作了就吃一颗平日不用。”然后又拿出一个荷包,“这里面装的是各色药材提炼的,你平时放在身上对你喘症有帮助。”

陵越十分感激但连谢还没谢少恭又说了:“你现在先服一颗。”

“你不是说等犯了再吃吗?”陵越不解了。

“我怕你等下就犯了。我是大夫,我能害你吗?”少恭举着药有些佯怒。

陵越更不懂了好端端的怎么会犯,最终还是服了一颗。

“这药需要酒为引子,”见陵越不信又伤心道,“我是大夫,我能害你吗?”

陵越被迫灌下半壶酒,酒一下肚脸就红起来了,陵越还来不及说话就栽倒在地了。

 

雷老爷从外面回来听说有人来探视少恭,而且进去时间相当久了,心里感觉不妙连忙往小院跑去。刚推开门就看见少恭背对着门在穿衣服,刚好看到了后肩那一片雪白,他一个怒火攻心上去扯开少恭就见陵越躺在床上,面色潮红,大半个上身赤裸的露在外面。不用掀被子他都知道发生什么事了,气的想跳脚但又不能。

“你竟敢在我府里做这种事?”他向少恭逼近一步,少恭喝过酒此时也是面带桃红,看在雷老爷眼里更是春情满容,娇美可人,还来不及穿好的衣服里露出精致的锁骨,雷老爷气血翻涌。

“雷老爷又没有明文规定不可以,你只是不让我出去。”欧阳少恭又在老虎头上浇了一把油。他把陵越灌倒之后就脱了他衣服把他塞进床里,然后听到门外声响后又解了自己衣服,故意给雷老爷看了个肩膀。

雷老爷简直想掐死少恭又硬生生的忍住了,捏紧了拳头恨道:“我不会让他好过的!”

“治他的罪?什么名义?我与他情投意合,且又无亲无姻。你知道紫胤真人吗,他可是国师,你把他爱徒冤进牢里了他能罢休?他现在是当今圣上身边的红人,你就不怕他参你一本,你乌纱不保不说,估计连脖子上的脑袋都要掉了。”

“胡说,我怎么没听说圣上信道了?”雷老爷不信。

少恭笑了一下,在床边坐了:“圣上年岁已高,但凡帝王都求个长生不老,而紫胤真人鹤发童颜仙风道骨,怕早已是仙了,圣上能不重视?”

雷老爷有些动摇了,少恭又敲上一击:“别的我不敢说,就凭你把仙人的弟子下了冤狱,陵越是紫胤的入门弟子,真人很是器重,他随便在圣上面前一说,估计你都要被诛九族了。”

“好,本老爷就饶他不死。你背负命案现在就转去牢里呆着吧。”

“我?我就更不能了,你还得放了我。”欧阳少恭喝酒后口干,倒了水慢慢的喝,看着雷老爷心中暗笑不断。

“你不过一名草芥竟出此狂言。”雷老爷也一屁股坐在桌边死死的盯着欧阳少恭。

“陵越这次下山是奉紫胤真人之命,寻找能炼丹的人给圣上炼药,在下不才正精通此道,我又与他......”少恭起身给陵越盖好被子,十分温柔,面上又是羞涩模样。

气的雷老爷头顶冒烟,自己对他已经十分礼让,谁知他越发的蹬鼻子上脸:“那又怎样?紫胤也因这事参我一本?”

少恭莞尔一笑:“雷老爷果真聪明绝顶,这事说不定也会发生。雷老爷用几条死命抓我来此软禁不过是想得到我,可是我已经是圣上身边红人的爱徒之爱,你还敢吗?”

“本老爷有什么不敢!”说是这么说却没有动。

欧阳少恭已知他不敢又是一笑:“陵越还要再睡一会儿,刚才酒后不克制了些还请雷老爷多担待,等他醒了我们就走。”

雷老爷已经不想再说话了,他气的已经不会说话了,一甩门就走了,外面的人也走了。

少恭立刻收起假笑嗤了一声:“蠢货。”转头看到床上的陵越,“这回又便宜你了,你也是男女不分的瞎眼货。”说完却是抿唇笑了。

陵越本就不会喝酒,所以就睡了个天昏地暗,少恭见天色都快暗了还不见他醒来便去摇他。

睡梦中的陵越被不断的摇着很不舒服翻身抱住了少恭,嘀咕了一声:“少......”就一个字也不知道是“恭”还是“琴”。

少恭挣扎不开,梦中的陵越力气也大的很抱着他的两条胳膊像是铁打的,又紧又痛。少恭干脆也不挣扎了就这么趴伏在他身前,好奇的摸了摸陵越的胸肌,还挺大的很结实,给他脱衣服时腹部还有肌肉,宽肩窄腰,腰部有力很有韧性。

少恭突然给自己一巴掌,脸又红了起来,然后思绪又飘了出去,飘着飘着就睡着了。

 

陵越头昏脑涨的醒来发现自己居然抱着欧阳少恭吓了一跳,忙松了手。他一动欧阳少恭便醒了,趴睡很不舒服他动了动肩膀才坐了起来。

陵越看着自己光裸的上身又瞥见少恭略显凌乱的衣裳好像酒还没褪尽一般又烧了上来,该不是自己喝醉了做了什么不好的事吧?记忆只停留在自己醉酒倒地的那一刻,醒来后就这样了,

“少恭,我......”声音干涩黯哑。

少恭将衣服递给陵越说:“快穿上衣服离开这里。”

“那你呢?”

少恭唇角一弯道:“自然是离开回家。”

“雷老爷肯放你了?”陵越边穿衣服边说,心里又多了个疑问。

“先别说这个了,回去以后再告诉你。我是不想再在这里呆下去了。”少恭一把扯过陵越的衣带给他系了起来,动作熟练,又将腰封给系好说,“走吧,别让桐姨等急了。”

陵越的疑问越滚越大,少恭好像不一样了,他受宠若惊的被伺候的穿了衣服,人还在飘忽着就见少恭率先离门而去,陵越只得压下满腔的疑问出了门。

刚出了知府大门就看见三水从石狮子后面转了出来,他一看见少恭出来就欢天喜地一个劲的说“多谢老天,多谢老天”。

“少爷,你可算出来了,小的都跑了好几趟了,在门口也守了大半个时辰了,再不出来桐姨都要急出病来了。”三水将远处的马车赶了过来。

“我不是告诉过你不要告诉桐姨吗,怎么不长记性。”

三水苦着脸说:“我哪敢不告诉呀,这次可是命案,万一有个好歹小的如何担当的起啊。还是陵公子有办法,虽然时间久了点好歹也把少爷完好无损的救出来了。”

少恭看了陵越一眼:他只知道睡,还不是我自己摆平的。

陵越也不知道少恭是怎么出来的,听见三水这么夸自己脸上有点受不住,刚要开口就听到欧阳少恭说:“多谢陵越出手相助。陵越果真好本事怪不得桐姨这么喜欢你。”

陵越又接到少恭的暗示刚出口的话也给吞回去了,虽然不知道少恭打什么算盘。


人物性格已经OOC了,写到这里我也不知道在写什么了。这里只用记住一点他们不是神仙,少恭没有渡魂,他们只是凡人。

评论(16)
热度(50)
青灯古佛挡不住我思凡的心
富贵繁华抵不住我夜奔的情

© 霄河是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