霄河是剑

11 Aug.

【无顾】无心的顾大人(上)



顾玄武现在不是司令了,他被自己的好兄弟好属下叛变了。但无心还是叫他顾大人,他一向对这个死皮赖脸的顾大人没有办法有些无奈的笑了笑,眼底却是一片温柔。

厚脸皮的顾大人对无心使出自认为非常有魅力的笑,嘴列到了耳朵根,东北大嗓门的叫道:“师傅,嘿嘿,师傅!多吃点,够不够,不够我再给你整点硬菜来。”没等无心有所反应他就一跐溜从蒲团上跳了起来整个一土匪似的站在门口就开嗓了:“月牙,给师傅再上几道硬菜,快点,别饿着师傅,师傅这脑袋刚长好,饿不得!”

月牙在对面厨房牙痒痒,好你个顾玄武现在都成过街老鼠了还端着你司令的架子,心里却也知道他就是这一性格,嘴巴臭心眼大,整天拽的不行也就在无心面前收敛些。

顾大人一嗓子喊完回来又一屁股蹲的坐在无心旁边的蒲团上,笑嘻嘻的。

无心正儿八经的不理他,心里咯噔了一下,这不安生的顾大人该不是又找自己出任务吧?想想来文县这几月,哪次捉妖不是他顾大人给弄的,那些忙他一点都不想帮,奈何这顾大人脸皮比城池还厚,每次都磨的他没有耐性最后只能答应。

眼看着顾大人又往自己身上蹭了点,无心直接将筷子一撂,板着个脸说:“说吧,这回又是什么?”

顾大人猛的一拍桌子眉飞色舞的大喊一声:“好!果然是高人,一猜即中!”说完又一哈巴狗似的摇起了尾巴,笑里藏着奸,“其实也没什么,我被张显忠那个没良心的王八羔子给算计了是不,老子得翻身呐,要翻身得有钱才行啊,你说对不对?”

无心冷冷的看他一眼,心想顾大人你不去做戏子真可惜,这脸上的表情精彩的简直是出神入化呀。一边继续冷冰冰的说:“我没有钱,有钱我也不使你身上。”

顾大人又一拍桌子,砸了咂嘴,一副没趣的神情,一下又摆出正义脸色道:“你瞧瞧你,小心眼了吧?我说过要用你的钱吗,再说了你那点钱也不够我翻身啊!师傅师傅,你听我说,事情是这样的,我呢前些年私藏了些钱,想让师傅劳累陪我去取一趟,就这么轻松跑腿的事儿,难不倒师傅你。”

无心似笑非笑的看着顾大人,看的顾大人心里都毛毛的了才说:“要真是这么跑腿的事,你自己去就成,我还有事呢,恕不奉陪。还有,你住我这少说也有半月了,吃完了赶紧走,省的给我惹麻烦。”

顾大人更觉得没趣了,好歹他曾好吃好住的招待过无心兄妹两,现在他落难了不帮就算了还来个落井下石,心中一赌气仰躺在地上,双腿一伸双手一摊赖道:“你不答应我,我还不走了!我不走了,不走了!”还跟泼猴似的满地打滚起来,嘴里直嚷嚷不帮他就不走了,赖死在这里!

无心哭笑不得,骂道:“你脸皮怎么这么厚?!”

顾大人从地上坐起来非常认真的想了一下,还翻了个大大的白眼,才恍然大悟道:“古人有云:脸皮厚才好办事。我就是脸皮厚,我就这么赖,反正你不答应我就赖死在这里了,你看着办吧。”说完又躺了回去,继续滚。

无心看着孩子气十足的顾大人心里一柔,心想他一个司令一夜之间被叛变了也实在可怜,若自己能帮他夺回权势也算对得起这几月的交情了。心里虽这么想着但依旧没有答应他,他现在都自身难保了哪还有什么精力陪他瞎折腾呀。

顾大人眼睛撇了无心一眼,眼珠子一转道:“你要是帮我去把金子取来,我就帮你把岳绮罗这个臭娘们给弄死。”说完又看了看无心,见他有松动的意思忙立刻再敲上一桩,“现在岳绮罗跟张显忠可是一条绳上的蚂蚱,等老子搞死姓张的王八羔子还怕那臭娘们不好对付?她削了你半个脑袋你就不报仇了?”

无心的确动心了,他正愁着怎么对付岳绮罗呢。岳绮罗道法高深自己一个人的确不好办,但如果有顾大人军队做后垫也许就可以了。无心心中一计较已有了主意但面上还是那冷冷的,轻咳了一声道:“行了,这是最后一次,以后你也别给我惹麻烦了。”

顾大人一听心里乐开了花,又一咕噜坐起来,夹起一大口美味嬉皮笑脸的要喂无心吃。无心觉得别扭往后仰去避开他举筷子的手,顾大人眉头一皱竟这么爬到了无心身上,笑道:“师傅,别客气,多吃点,吃饱了好有气力做事。来来来,你长脑袋的时候呀必须要吃好喝好睡好,这脑袋呀才会长的圆溜,幸好这半月我端茶递水的伺候你,不然你要是长出了个歪脑袋这该多失身份呀,你说是不是?”

无心看着咫尺的满脸笑花的顾大人,看他就这么自然的爬到自己身上一时呆了,其实顾大人性格挺好的,仗义,豪爽,说一不二,而且没有那么多小心眼。再看顾大人也是青年才俊一枚,年纪青青就混到了司令的职位。主要是这英勇神武的顾大人就这么大赤赤的爬上来,无心直觉的两眼都看呆了,嘴不自主的张开被塞了满满的一口食物,手不知不觉的已经抚上他的腰身。无心本来就是个假和尚,现在有了钱买了房子更不愿意做和尚了,又被顾大人如此热情一撩拨,这原始的愈望就蹭蹭蹭的往外冒。

顾大人见无心呆愣愣的以为他脑袋刚长好容易卡壳所以也没在意,又倒了一杯酒亲自喂他喝下,而那只手一直在腰间没离开过。不但没离开居然沿着腰身线条摸起来,顾大人虽是从武的但那腰身好的不得了,无心摸着摸着就裂开嘴笑了,他一笑嘴里的酒就顺着下巴流了出来。

顾大人眉头一皱,好奇的打量着貌似在犯花痴的无心,确定无心的确在犯花痴后很是好奇,他在对谁花痴呢?转头一看月牙端着菜回来了,他边从无心身上下来边纳闷的想:无心跟月牙是兄妹,不可能对她有心思的,那师傅到底怎么回事?

月牙将菜放到桌上看着无心面色潮红好奇的问:“怎么回事啊?出什么事了?”又看向顾大人。

顾大人也是百思不得解,耸了耸肩,两手一摊:我不知道。

无心在顾大人离开自己的时候就“醒”过来了,见月牙进来忙擦去嘴角下巴的酒液兼口水,面上和耳朵根却不由一红。月牙问他话的时候他也只当没听到胡乱的扒拉着饭,心虚的看了“始作俑者”一眼。

始作俑者对他笑了笑,因有事求他对他就特别的殷勤,又是夹菜又是倒酒的,无心一时难以静心。

饭吃到一半顾大人由于太兴奋就立马跑出去准备晚上要挖宝的东西。月牙挺不高兴的,这脑袋刚长回来就又出去折腾还不带自己去,她才不要三更半夜的去那什么猪头山挖什么金子呢,只是这顾大人老爱缠着无心看了就来气,所以她死乞白赖的也要跟去。

无心这人可以说没心没肺的,对别人的生死都不是很在乎,别人如何他才不管,唯独对这二人难以硬起心肠。月牙对他有过半个窝头的恩情,那顾大人又如何?一想到顾大人无心又想起吃饭时的那场景,自己竟会对他产出那种感觉,想想就有点不可思议。

顾大人喜滋滋的将买来的东西放到一旁,看见月牙从无心房里出来手里提着木桶,他双手一撮真是赶巧了,跑了这么久也出了汗跟师傅挤挤一起洗剥洗剥去。

无心刚脱了个干净坐到浴桶里就听到门又开了忙往下沉了几分急道:“我这水够了不用再添了。”

人还没看见就听到粗犷的大嗓门一嚷:“师傅,是我,我跟你一起洗。”然后就看见厚脸皮的顾大人站在面前动作神速的脱衣服。

无心脸部抽了抽又往下沉了几分,水几乎要没到嘴巴了,冷声道:“谁跟你洗,给我出去!”

“别呀,师傅,都是大男人的一起洗呗,又不是没洗过,我妹子烧水也累,咋们一起洗了也省的妹子再去烧水,说不定这时候妹子已经睡了呢。”顾大人就一个赖字刻在脑门上,潇洒利落的一剥就露出坚实的上身,再扯住裤腰带这么弯腰一扯,得,一丝不挂。

无心两眼一直,心里骂了句脏话:操,这人模狗样的顾大人身材还真是好。无心连喝了几口水都没有把发直的眼睛从顾大人完美的身材上移开。

顾大人一抬腿就跨进了浴桶里,抬腿的时候胯间那东西也跟着晃荡着,然后他又大呼一声:“爽,痛快!”一屁股坐了下来,桶里的水就哗啦啦的冒了出来。

无心这下可是真呛着了,猛咳起来,顾大人不关心反而哈哈大笑起来。无心没好气的瞪他一眼,怒道:“起开!”

“不,我就不!”顾大人又开始赖起来。

“你,你屁股压着我脚了。”无心很无语,你改姓赖吧。不过顾大人屁股还真是挺滑的,还很软,只是他那囊袋也蹭着他的脚,无心刚想张嘴说话就被呛了好几口水进去,一时也有些恼了。

顾大人又稍稍抬了抬屁股好让无心把脚抽回去。

两人在里面浴桶实在是小了,两人都屈膝坐着。顾大人洗的欢快水花四溅,无心则没有什么心情洗了就看着他洗。顾大人自己洗完了又拿着丝瓜囊给无心洗,无心躲开却也躲不到哪里去,黑着个脸让他折腾去了。

“我说师傅,我给你搓背你咋还扳着个脸啊?要知道这可是天大的恩赐,别人想要都还没有呢!”顾大人骄傲极了,他是司令,虽然是以前了,但他一旦拿到那三箱金子他就有翻身的本了,到时候天下得了,他还是这文县的司令!

无心不是不开心,是他觉得自己再这么跟他呆下去就该发生不该发生的事了,所以他还是冷冷的说了声:“那多谢顾大人了。”

顾大人正想说不用客气就看见无心腾的站起离开了浴桶,顾大人自己也洗剥干净了见无心起来了也跟着起。地上全是顾大人欢脱洗澡洒出来的水,他一个没注意就往前扑去,一慌手向无心抓去喊道:“师......”他“傅”还没喊出来就摔到了地上。

无心见他一个平地摔又来拉自己垫背想着要赶快离开,又看着他向自己求救犹豫之间已经被他扑倒在地上,背上传来火辣的疼,气又上来了刚要伸手去推开始作俑者就看见对方被水蒸过后氤氲的眼,心里一动这身体就有了反应。

顾大人以为无心被自己撞傻了,他脑袋刚长脑壳还嫩着呢,该不会这么一下给撞傻了吧?那可不行,他还指望着无心帮他找金子呢,没金子他就翻不了身报不了仇,心下一急忙抱过无心的脑袋查看起来。这脑袋也没被磕坏呀,连个凹陷都没有怎么人就开始傻傻的了。不对,好像哪里不对?顾大人也不是傻子,两人这赤裸相叠的场面诡异了点,又感到有人在摸自己的腰还越摸越下流,而且好似有什么东西抵着自己。顾大人是谁,姨太太那嗨了去了,只是自己落难了竟一个都没有跟来,真是一群婊子,老子才不稀罕。

顾大人忙从无心身上爬起来,拍了拍无心健壮的胸肌,笑道:“师傅可真男人!想妞了吧,等明儿晚上弄到金子,我带师傅到这里最好的醉红楼找几个漂亮娘们,包管师傅满意。等我报了仇灭了张显忠这忘恩负义的东西,我再整几个一等一漂亮的娘们给师傅做几房姨太太。你我都是男人,这男人要是禁欲久了容易出事,更容易伤身,今儿个先养精蓄锐。”

无心等顾大人吧啦完了一个鲤鱼打挺站了起来,然后二话不说使出蛮力将顾大人往炕上带。顾大人虽武功不如他但好歹也是武夫哪那么容易好拐的,两人就拔上河了。

“师傅,你这是做什么,出了水怪冷的先等我把衣服穿上。”顾大人隐约知道要发生什么事了忙找借口开逃,现在他真想扇自己两耳刮子,低头看见无心胯间的傲然挺立更是死活不肯去炕上了。

“你信不信我现在就把妖怪招来弄你身上。”无心不想跟他扯别的,既然你点的火就该你负责。

此时门外突然一阵怪音响起,无心又单手捏决念咒的,顾大人是被邪祟吓怕了的,一听那声音腿软心颤的习惯性的忙往无心身后躲去告饶道:“师傅,你不能这么坑我呀,师傅。”

无心得逞的暗笑起来却不得不绷着脸,一把捞过顾大人湿漉漉的身子往怀里一带,极富磁性黯哑的嗓音在顾大人耳边响起:“顾大人别怕,你给我一些报酬我就让那邪祟走开。”

顾大人苦着脸道:“我现在哪有什么银子给你啊,等明儿我拿了那三箱宝贝我就给你几条‘小黄鱼’,真的。”又怕无心不信用力的点了点头。

无心继续冷脸在顾大人腰上的手给收紧了一些:“现在没有银子,那以身相许吧。”说着眼睛流气十足的往顾大人身上喵去,另一手还在顾大人胸前那么一点拨。

顾大人再笨也知道上当了当即蹦起三尺高叫道:“好你个无心,下流胚子!我可是一直当你是兄弟的,你竟打我主意,要多少金子老子给你就是了,只是这事不成。要是被我那些个姨太太知道了我还有什么脸面见她们。”

“你那些姨太太早跑了,有哪一个陪你?你现在吃饱喝暖的住我这,伙食费不交总该有点诚意表示一下。”无赖谁不会,好歹无心也是活了上百年的连自己都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对付顾大人一根手指就够了。

顾大人往后退去,无心就进一步,结果不知不觉就被逼到了炕上。无心双手一撮笑道:“顾大人这是同意了?”

“同意你个头啊,同意!?”顾大人气的牙痒痒,要不是无心仗着自己能驱赶邪祟,现在又拿邪祟来吓自己,他老早就拿枪突突突了他了。然而他一摸腰间,自己光秃秃的一丝不挂,即便穿了衣服他现在不是司令了哪还有枪啊。

“不同意你上我炕干嘛?”无心一本正经又带着流气的说,抿着唇笑。

顾大人从不知道无心耍起无赖来比自己好要厉害,现在真是无路可逃了。就在他犹疑间无心已经上炕把顾大人压在身下了,顾大人刚要发火唇上就被软软的碰了一下,温温的。顾大人也顾不上发火了,刚才那感觉似乎不错,他眨巴着眼睛看着无心,然后又伸出手指在自己唇上摸了摸。

“我,我不玩男人的。”顾大人脸色微红,心儿嘭嘭跳了几下。

“没关系,我也不玩,爱就行了。”无心见顾大人就这么一个吻就服软了有点讶异,但讶异归讶异,他服软总比自己来硬的好,手就大胆的在顾大人身上探寻起来。


无心的顾大人(下)


评论(9)
热度(33)
青灯古佛挡不住我思凡的心
富贵繁华抵不住我夜奔的情

© 霄河是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