霄河是剑

19 Jun.

我没那么骚(八)

八、蜘蛛出没,请注意!

陈霆紧紧的抱着乔宇,神情痛苦异常,眼里隐隐有着水汽:“你别走,你走了我又一个人了。”

乔宇一狠心将他推开,恶声道:“我跟你说过了,我爱上别人了,我们这样下去没意思。”

“我不管,我不管。求求你别走,只要你不走,我,我可以退让的,求你别离开我。我那么爱你,你怎么可以这么狠心,你当初答应我的事难道全忘了吗?”

“对不起,她有了我的骨肉,我不能抛弃她。”说着乔宇就往外走。

陈霆从后面扑上去一把将乔宇推倒在地,然后骑上去,眼里带光邪恶的说:“骨肉是吧,我也让你怀上,看你怎么走。”

乔宇用手推拒着他,说:“你干什么呢?”

“生宝宝啊,乖,香一个先。”陈霆使劲的拉近两人的距离,但身体力量的悬殊再加上病了两天,用了很大的劲也没成功。

“你神经,即使我有那功能也不生。”乔宇一使力将身上的人给推到了一边,还补了一句,“不给你生。”

“不给我生,给谁生?你还有相好的?”陈霆见压不住他就伸手去拽他衣服,反正就是不想让他起来。

“追我的人可多了。”

“好你个淫娃!”

两人又打闹在一起。等两人都累了双双躺在地上,陈霆看了看乔宇,伸手摸摸“自己”健壮的胸肌,还真不小。

乔宇自然是要去拍他手的,这人没规没距的,总是找各种机会吃豆腐,换魂前他这样还情有可原,可换魂后他这么摸自己总感觉说不出的诡异和变态。幸好这两天他病着,否则定是闹着自己与他那个。想到这里乔宇便悄悄的挪开了些身子。

陈霆见他躲开更加毫不客气的跟八爪章鱼一样爬了上来,乔宇用手去推,“你好重,快下来。”

“重?这可是你的体重,我以前抱着你都没说过重,而且还抱着你......”

乔宇赶紧用手捂住他的嘴,以他的习性下面的话定不是什么好话。

“我以前压着你,你怎么不说重?”陈霆邪恶的一笑。

乔宇自然明白他说的什么意思,没好气的伸手给他一巴掌,当然力道非常轻。

陈霆笑的更邪恶了。

“你知道不知道你接的戏里不仅有吻戏,还有床戏?”为了转移陈霆的注意力,乔宇拿起掉在地上的剧本说。

“什么床戏,我不知道。”陈霆拿过剧本看起来,这个剧本和自己当初刚接的好像有点不一样,“这是修改过的?”

“是啊,为了显示出你这个角色的渣属性。”

“什么叫渣属性,这叫男人。你男人就是这么霸气!”

“现在我男人的男人要去演这个角色了,据说要全裸上镜。”

“你就编吧,我接的剧本我能不知道?全裸,美的你!现在就裸给哥看看。”说着又去扯他衣服,手也不客气的探到里面。

“你要是真这么搞我,你就真变态了。”

“变态就变态,我就爱演变态。我不能再忍了,再忍下去我就真的要废了,我知道你也忍不了,对吧。”

“过两天吧,再过两天听说天有异象,说不定我们就可以换回去了。”为了安抚住发情的狗狗乔宇也瞎掰起来。

“什么异象?地震还是龙卷风,还是火星撞地球。”

“你先让我起来,我再告诉你,我看过气象了,还专门去研究过,不骗你。”乔宇十分认真的说,认真的自己都要相信了。

陈霆虽然有怀疑但还是放开了他,乔宇一下就冲进了洗手间还给锁上了。陈霆知道上当了气的跳脚在门上使劲的拍,只差没把门给卸了。

“我不能跟你闹了,真的,待会要出去。”乔宇在里面说。

“我叫阿伦把那些活动都给推掉,我就守在门外,你自己看着办吧。”陈霆好整以暇的躺在床上,盯着洗手间的门。

“啊......”过了一会儿乔宇突然惊叫起来,慌张的打开洗手间的门一下扑倒了陈霆怀里,紧紧的抱着,看样子吓的不轻。

陈霆看着乔宇几近赤裸的模样,好吧,那是自己的身体,他不可能对自己的身体流口水的。见他惊魂不定的死命抱住自己也伸手将人抱住,关切的问:“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里面,里面......你自己去看看。”乔宇边说着边往被子里钻,一边将陈霆推了出去。

陈霆看见他怕的这么厉害,摸不着头脑,难道洗手间里有鬼,或者有色狼?好奇的走进去,里面什么都没有,浴亭里开着热水,氤氲的满室热气。他伸手将水给关了,一转身看见角落里有一个蜘蛛网,不大,上面有一只蜘蛛,灰不溜秋的,很普通的蜘蛛。陈霆拿了杯子好不容易将这只有些大的蜘蛛给装了进去。

他拿着杯子走出了洗手间,边走边说:“里面什么都没有,但我发现了一只可爱的小家伙。”

乔宇见他一只手背后神神秘秘的,本不想知道的但又禁不住好奇,洗手间里能有什么可爱的东西,稍稍从被子里钻出来:“什么东西?”

“你闭上眼睛把手伸出来?”陈霆继续他的神秘。

“我不看了,你拿的定不是什么好东西。”乔宇钻了回去。

“好着呢,不看拉倒,以后遇到什么也别来找我。”陈霆假装要走,毫不在意。

乔宇一想到洗手间里有那么个可怕的东西,这事还真要陈霆帮忙又从被子里钻了出来,双手并拢做捧状,看了一眼陈霆那得意欠抽样,无奈的将眼闭了起来。

陈霆将杯子里的东西倒在乔宇手里。

闭着眼的乔宇只感觉手心里传来一丝丝痒,好像有小虫子在爬一样。当他睁开眼看见手里的东西后跟见了鬼一样,惊叫着将手里的小东西给扔掉,可那小东西不仅没有被扔掉还顺着他的手往上爬。乔宇吓的脸色都青了,从床上跳出来,那东西爬在他手上怎么样也弄不下来,他甚至不敢用另一只手去拍死它。原地转圈的甩手,连声音都变了:“快弄走,快弄走它!”

陈霆见他吓成这样反倒被他吓到了,连忙跑过去将他手上的蜘蛛给扯掉,用纸巾给碾死,他不碾还好,这一碾就将蜘蛛碾扁在乔宇手臂上。乔宇猛甩手想甩掉那恶心的感觉,眼里起了水雾,举着那只手一阵阵的泛恶心。

陈霆抱住他给他拍着背,“没事了没事了,我不知道你怕蜘蛛。”

“滚!”乔宇生气了,真的生气了,一下就推开了陈霆冲进洗手间,将手放在水龙头下不断的冲洗,揉搓,搓的很用力,但那股被爬过的感觉依旧在,毛毛的,让他心惊。那块皮肤都被搓红了,他还是不断的搓着。

陈霆进来看到红透的手臂,心疼的抓过来给他吹气,那地方不仅红而且被搓的滚烫,“对不起,我真不知道你怕蜘蛛,要是我知道就不会这样了。”

乔宇不理他,推开他的手继续用搓澡巾搓着,但不管怎么搓那奇异的恶心的感觉依旧在,他气的只想打他一顿,但对方也是不知道才这么做的,再说也打不下去手。

陈霆从后面抱住他,抓住他的手不让他继续虐待自己:“对不起,别这样好不好。”乔宇现在的样子真的把他吓到了。

乔宇从镜子里看了看身后的陈霆,所谓不知者不罪,到底还是心软了,放下了手里的东西,无奈的说:“我接受你的道歉,下不为例!好了,你出去吧,我要洗澡了。”

“别虐待自己了,我很心疼。”陈霆在乔宇通红的手臂上亲了一下,这时也不敢闹他了,乖乖的退了出来。

乔宇洗完澡从里面出来,陈霆殷勤的将他要穿的衣服递过去,然后帮着一起穿好。最后还是担心的问了一句:“你真没事了。”

“没事,我去工作了。你自便。”说完就跑到楼下去了,一点也不眷恋。

陈霆委屈的看着楼梯,又剩自己一人了。但想到乔宇是在替自己去工作,又心疼起来,刚才自己的确太过份了,想着晚上等他回来准备什么惊喜补偿一下。

陈霆这边正想着,楼下传来乔宇的呼叫:“阿霆,你的快递。”

“哦。”陈霆心不在焉的应了一声,但马上就一步并作两步的从楼梯上飞了下来,边飞边喊:“乔儿,别打开。”

但已经迟了,包裹已经被打开了,而乔宇惊恐的看着包裹里的东西,一动都不动。陈霆吓坏了,赶紧将包裹拿开,抱着乔宇不断的亲吻他,边吻边叫:“乔儿,乔儿!”

乔宇在颤抖,然后一个干呕冲进厨房在碗槽里吐起来,拼命的用水泼自己,可还是难压狂跳的心,胃里一阵阵的翻涌。大量的水弄湿了衣服他也没管,他想压下那股心惊,可是越想越怕,眼也开始通红起来。

“对不起,对不起!”陈霆强行将乔宇从碗槽旁移开,紧紧的抱在身前,不断的拍他的背。他看着被自己扔到一边的包裹,那是前几天自己在网上订的蜘蛛宠物,个头很大,没想到自己喜欢的宠物会把乔儿吓成这样,即使非常喜欢他也决定不要了。

乔宇揪着他的衣服,颤抖的手说明他还在怕。两人贴的很近,陈霆能清晰的感受到他狂跳的心,他发誓以后再也不让他这么怕了。

阿伦从外面进来看见两人在厨房里抱着你侬我侬的,还真是羡慕死人了。没走几步就看见地上的包裹,好奇的捡起来发现里面是一直红色的毛茸茸的大蜘蛛,他知道这是宠物蜘蛛,性情温和。他开心的从里面取出蜘蛛放在掌心,那蜘蛛个头大,伸展开来有手掌那么大。

“你这红玫瑰是从哪购的,挺好看的,看这品种价值不菲吧。”阿伦就这么托着蜘蛛向他们靠近。

“你站住,别过来!”陈霆厉声喝道,将身前的乔宇调了个方向不让他看到。

“怎么了,发什么事了?”阿伦被他这么一喝也吓了一跳,这才发现两人神色不大对,乔宇简直可以用“面无血色”来形容,而且“陈霆”的皮肤本来就白净,现在更是白的彻底。

“你喜欢那个就送给你吧,乔儿怕蜘蛛,你赶快拿走吧。”

“怕蜘蛛?”阿伦大笑起来,“一个大老爷们怕蜘蛛?你看这红玫瑰多可爱,它不咬人的,而且没有毒,性情温顺着呢。”

乔宇紧闭着眼埋在陈霆身上,他不敢去看,别说楼上那只小小的蜘蛛把他吓的不轻,眼前这只手掌大的红彤彤毛茸茸的大蜘蛛早就把他吓的魂不附体了。此时要不是陈霆抱着他就瘫到地上去了,手更是不自主的抱紧了陈霆,怕的往他怀里更进一步的躲去。

要是在平时陈霆一定乐坏了,可现在他除了心疼关心真没有别的心思,见他更加的靠过来也只是把他圈紧了些。

“你赶快拿走吧,我也是刚知道他怕,早知道打死我也不会去买这东西。动作快点,别把我的宝贝儿给吓坏了。”陈霆见阿伦还在笑,恨恨的催促着。

阿伦终于停止了笑,再看乔宇脸色的确不好也识趣的将大蜘蛛放回了箱子里,然后正色道:“今天的活动还能出席不?”

“不能,你给推了吧。”没等乔宇说话陈霆就给拒绝了,他不放心让这样的乔宇出去,万一又被什么奇怪的东西吓出个好歹来,到时就真的追悔莫及了。

“别推,接都接了不去会被人说闲话,我没事。”乔宇从陈霆怀里起来,现在他说话的声音都带着抖音。

陈霆重新将人搂进怀里:“让他们说去吧,就说我病了,我不能让你这么出去,我不放心。”

“我不能让你的粉丝失望啊,再说我又不是纸糊的,哪能吓吓就病了。”

陈霆听的更是心疼,不是纸糊的,刚才被吓成那样,自己都快被他给吓死了,说什么也不放。搂着人就往楼上走。

“阿伦,你等一下,我换件衣服就来。”乔宇在上楼之前对阿伦说,却没敢看他手里的包裹。

阿伦也只好在楼下等着,等了许久才见乔宇换了衣服下来,后面跟着陈霆,眼里除了心疼还是心疼。

“阿伦,好好照顾乔儿,不能再吓着他了。”陈霆又舍不得的将乔宇抱住,亲吻他已经回血了的脸。

阿伦忙将包裹放下接过陈霆递过来的东西,里面是乔宇的一些物件。

“等我回来。”乔宇迅速的撇了眼角落里的包裹,对陈霆说,“在我回来之前你可以和它玩,但我回来之后绝不可以看到,知道吗?”

“Yes sir!”现在叫他玩他也没兴趣了。

两人又当着阿伦的面唧唧歪歪了一会儿,基本都是陈霆不愿放。直到阿伦催促说再不走就要迟到了,陈霆这才恋恋不舍的放人。

目送着乔宇离开后,陈霆拿出角落里的“红玫瑰”骂道:“都是你,差点把乔儿给吓死,我也差点被吓死,不能养你了,我们注定没有缘分。”说完又放了回去,既然阿伦喜欢就送给他吧。

陈霆躺在沙发上想着要怎么补偿乔宇,乔宇被自己连吓两次,虽然一直强壮镇定,但他知道临出门的一刻乔宇还是后怕的。什么时候可以换回来啊,自己享受着乔宇的假期,而乔宇却要为了自己去工作,想想都心疼。所以他一定要想个最好的办法去补偿对方,让他既感动又幸福,最好答应自己一起滚床单。想到这就贼贼的笑了起来。

评论(4)
热度(30)
青灯古佛挡不住我思凡的心
富贵繁华抵不住我夜奔的情

© 霄河是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