霄河是剑

06 Jun.

我没那么骚(五)

警报!警报!!警报!!!不适者慎入,精分,恶搞,不要告诉我什么是节操,说了我也不懂!!

五、葫芦娃?没意思!

陈霆被娴子拉走后一路被念叨到家。陈霆本来心情还不错,被娴子这么念叨后脸也拉下来了,烦躁的靠在椅背上看外面的景色,其实什么也没看进去。这些经纪人真是烦,破点大的事也要说成天大的事,做艺人那么久他难道还不清楚利害关系吗,还要她教吗?乔儿怎么就受得了这样的聒噪,实在让人耳朵生茧。还是阿伦好,跟自己像兄弟一样还任“欺负”。

好不容易回了家,陈霆阴郁着脸率先步入了家里。

乔宇已经在家里等着了,他也没什么事,阿伦就叫他在家修身养性。他看见陈霆气呼呼的回来,又看见娴子也是气呼呼的忙起身过去询问。

陈霆头也没回拉过乔宇就狠狠的亲了一下,还没等乔宇反应过来他就咚咚咚的跑楼上去了。

“他是怎么了?”乔宇更不解了,怎么好端端的发脾气了,莫不是“勾引”李峰不成被“调戏”了?

娴子将手里的东西往桌上一放,看见“陈霆”的脸火气又大了几分,刚想开训才想起面前的是乔宇只得将肚里的话给咽下去,转开脸不看“陈霆”,说:“你的好祖宗竟给你惹事,你知不知道我要是晚去一点,他们,他们就滚一处了!你说这要是被哪个狗仔给逮着了,毁的可是你的声誉,他一点屁事都没有,这么大个人了也不会替你好好想想!”

“不能吧,李峰跟他是兄弟。”乔宇见娴子火气还是这么大也不跟她顶,自他跟陈霆在一起后这个经纪人就非常不看好陈霆,乔宇也不知陈霆哪里得罪他了,这次换魂她带着陈霆几天经常看见他们争吵。

“兄弟?哼,说的好听,当初跟你怎么说的,兄弟!”娴子气闷极了,当初她可是想力捧乔宇的,当她知道乔宇跟陈霆走到一处后跟他说了其中的厉害关系,而且陈霆谈过女友,现在转过来追男人是几个意思,所以娴子是不看好他的。但乔宇认定了这份感情说什么也不想放弃甚至一度影响到了正常工作,这让娴子和公司都非常着急。乔宇是不会随便交心的人,但一旦交出那就是一生一世,闹到最后没有办法公司高管才睁只眼闭只眼要他签了诸多协议,依旧由娴子带着。

“我知道你不喜欢他,但也别这么说,毕竟我们在一起了,而且你真不喜欢以后就别管了,正好这段时间我放假,你回去好好休息吧。”虽然说乔宇的脾气好,但娴子对陈霆的态度一次两次他可以忍,次数多了他也不免要说几句。

“你休息?我看是他休息吧,你却为他去工作。”娴子一听乔宇是撵他走的意思心里更不痛快了,她辛辛苦苦的捧他,他为了陈霆来撵自己,这几年算白带他了!一想到这心里就委屈了,撒了泼叫道,“好,你就为了他自毁前程吧,等媒体大肆宣扬你们的时候你就知道来求我了。下个月进剧组前麻烦你们把身体换回来!”说完就气鼓鼓的走了。

换回来?我也想啊,这不是说换就换的啊。乔宇看着娴子气炸的背影笑了笑,其实娴子是真对他好,要不是这样他也不会容忍她屡次说陈霆的不是。

楼上“嘭”的一声是东西摔坏的声音,乔宇抬头朝楼梯口看了看,想着要不要去看看,最后还是没有去。这么大个人了发脾气还摔东西,真是幼稚。

半小时后陈霆从楼上下来,没看见乔宇皱眉在屋里转了一圈。刚才光顾着生无聊的气了,现在有点饿了。从冰箱里拿出水就咕咚咕咚喝起来,然后拿了三明治热也不热就啃起来。他估计乔宇在投影室边啃边往那里走,用脚踢开门,乔宇看了他一眼继续看荧幕。乔宇喜欢看碟,各种各样的,所以当初装修时直接给弄了个投影室,够三五个人看的。

陈霆也不往别的地方坐挤在乔宇身边。乔宇往边上挪了挪,他跟过去,再挪再跟,最后乔宇也不挪了,伸了手将他搂进怀里。

陈霆也窝在他怀里继续啃冰冷的三明治,啃到一半实在不好吃就扔到茶几上。他直起身来就去亲乔宇,乔宇避开了。

“我真没跟李峰接吻。”陈霆以为乔宇不理他是为了这事,他也不知道娴子有没有告诉乔宇这事,所以主动说起。

“你们还接吻了?”乔宇一听这话转身看着他。

“啊......娴子没有跟你说吗?”真是此地无银三百两了。

“怪不得她会气成这样,你真够有本事的啊。”乔宇的眼睛危险的眯了眯,带出说不明的浅笑。

“是李峰,他亲过来的,我保证我发誓,我是紧咬牙关保持贞洁的,我可是你人呀,不能让人给玷污了。”

“滚蛋!这话听着就别扭。”乔宇看“自己”一副忠贞烈妇的模样心下想笑又生生给憋着。

“我是说,我如今是你,我再怎么样也要帮你守贞不是,为了我自己也要让你干干净净的完全属于我。”

“更别扭了。照你的意思是如果我们没有换魂,你就跟他亲了?”

“如果没有换魂,他亲的就是你!把他打脑残了也不可能亲我,我们是兄弟。而且我已经跟他说清楚了,我说我喜欢的是你,我们已经在一起了。”

“你连这个都说了?怪不得娴子会发飙。”

“她叫的那么大声什么都没告诉你?其实我觉得说了也好,不说他还要继续缠着你,我们总有换回来的一天,到时缠你我可是会吃醋的。”

“他什么反应?”

“呆了啊,好兄弟都这么欺瞒他估计要伤心欲绝了吧,你快打个电话跟他说说,开导一下,万一哪根筋想不通就麻烦了。”

“你以为他是纸糊的?”

“你还是打一个吧,跟他道个歉,然后约出来吃一顿,问题都解决了。”

“为什么是我打?”

“因为你是我呀,你作为他的好兄弟这么欺瞒他也该好好的道歉,态度要诚恳点。”

乔宇白了他一眼,他说的也对,事情都出了,总要解决。陈霆捅出这篓子也要补好,而且他们是好朋友好哥们,这个时候陈霆还装作不知道就不好了。但他捅出的篓子要自己去补多少有点郁闷,所以他踹了陈霆一脚。陈霆怪叫一声:“唉,你轻点,看你嫩滑的肉肉都给你踹红了,打自己也能下这么狠手,真有你的。”

“我觉得我自己挺抗打的。”乔宇边说边起脚往陈霆身上扫去。

陈霆躲避着,“谋杀亲夫啊!”

“我谋杀的也只是我自己。”

两人在投影室里就这样打闹开了,谁都没把那些事当事。闹完了,乔宇清了清嗓子给李峰打电话,陈霆在边上指手画脚的。乔宇跟李峰约好地点后又说了几句也就挂了。

“我第一次说这么多谎话。”乔宇将手机一扔,躺在沙发上。

“真是辛苦你了,不如我们把换魂的事也跟他说了吧。”陈霆好心的给他按摩起来。

“他信吗?”

“应该会信的,阿伦和娴子都信了,他为什么不信?再说了,上部戏里你不就是靠渡魂活命的吗,这叫假戏成真。”陈霆很认真的说。

“会不会有散魂一说?”乔宇眨巴了下眼。

“散你个大头鬼!走走走,我们去梳洗打扮一下,然后去见我的师弟,你的‘另一半’。”陈霆拉起乔宇就往楼上走。

到了房里陈霆推着乔宇往洗手间去,不由分说的就开始脱他的衣服。乔宇也没那么多矫情,看着他把自己的衬衫扣子一颗一颗的解开,他边解边摸,自己也不阻止。

“我们一起洗吧。”陈霆靠着他,对他展开迷人的笑。

“别发浪,告诉你,没换回来之前不许!”乔宇将他推了出去,关门上锁。

等乔宇从卫生间出来的时候没看见陈霆,也没在意,走到衣橱间,然后瞪大了眼看着里面的人,然后抄起手边的东西砸了过去。

陈霆一脸无辜,抓过一边的纸巾擦拭起下身来。

“你真变态。”乔宇嫌恶的走开了。

陈霆边提裤子边往外走,理直气壮的:“我怎么变态了,你又不给我,我就不信你能忍这么长时间,说不定在夜里我睡着时你也跑去对着镜子,看着我的身体自撸。”

“我不想跟你说话,离我远一点。”乔宇一想起刚才那幕,一阵恶寒上来。他洗完澡要去衣橱间拿衣服,结果刚到门口就看见陈霆对着里面的落地镜在撸,手在身上摸个不停,一脸销魂样。乔宇什么时候见过自己的脸出现这种表情,简直放浪到了极点,又说不出的魅惑。脸一红想也不想就拿起一旁的东西砸了过去,而那时陈霆正将液体喷在镜子上,然后滑下,滴落在地上。

陈霆穿好裤子后跟着出来,看乔宇这样子恶作剧因子又上来了,一个箭步上前,动作灵敏的将乔宇腰间的浴巾给扯下。

乔宇一惊忙钻进了被子里,怒道:“混蛋,你干什么?”

陈霆一脸玩味,唇角向上扬起也爬到床上:“我看我自己身体,碍你什么事了,不许遮!”边说边动手去拉被子。

乔宇怎么可能让他如愿,死抓着被子,一边在被子里用脚踹他,“你别发疯了,再闹下去可要迟到了。”

“时间还早着呢,怕什么。你,是不是有反应了。”

“没有!”脸却莫名的红了。

“有什么不好意思的,都老夫老妻了,来,别憋坏了,我帮你。”两人灵魂虽然互换了,但言行还是原先的,不刻意去做就会露出原先的本质,所以乔宇脸一热陈霆就瞧出来了。

“别闹,真的没有,我刚洗完澡,你赶快去洗吧,还有,把衣橱间打扫干净,看着就恶心。”

“恶心?那可是你的‘东西’?”陈霆又坏坏的一笑,也不再纠缠乔宇了,起身去了卫生间。关上门后不到两秒又打开了,探出头来说,“你不会也要趁我洗澡的时候去撸一发吧?”

“神经,我没你那么骚!”

“骚也是你骚呀,刚才那表情你以前可是经常做给我看的,不知道多销魂了。”

“你闭嘴!滚你的蛋!”

“我的‘蛋’可是在你那呀!你要好好保管哦。”

乔宇被气的说不出话来,所幸就不跟他扯了。

陈霆也见好就收,这次真的乖乖的去洗澡了。出来的时候乔宇已经穿好了,T恤牛仔裤,简单干爽。

陈霆也套上了T恤,他们有几件衣服风格比较类似,有时他们就当情侣装穿,在媒体面前又不会同时出现别人根本看不出门道来。陈霆又简单的弄了下发型看时间差不多了就跟乔宇出门了。两人都戴了鸭舌帽戴了口罩,又一副太阳镜的,不十分熟悉他们的人根本看不出来他们是谁,做艺人也是不简单的,简单的打扮可都是有学问的。

车子在路上又绕了好多路,转了个大半圈才来到他们定的地方,比较隐蔽。其实他们也可以不用这样的,但有种做贼心虚的成分在里面所以更谨小慎微了。一到地方看见李峰也是如此打扮,三人不免相视而笑,但笑了又有谁能看见,都封的跟铁通似的。

评论
热度(29)
青灯古佛挡不住我思凡的心
富贵繁华抵不住我夜奔的情

© 霄河是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