霄河是剑

18 Jan.

集体穿越之一锅乱炖

第一章  苏醒

疼,如蚁附骨般的疼。呵,习惯了,早就习惯了不是吗,千年来每一次渡魂不都是这么过来的吗,有什么呢。这是最后一次了吧,原来散魂是这种感觉,可真不舒服。


  黑暗,无边无尽的黑暗。身处无尽的深渊向往光明的塔顶,可根本到不了,用尽几世都到不了。

  

  “医生,医生,21床心率又不稳了!”

  

  急匆匆的脚步声纷至沓来,杂乱的声音不断响起,搅的人头痛欲裂,仿佛整个魂魄都要被吵出来了。连要散魂了都不给一丝安宁,伏羲,为何要这么残忍!

  

  “电击,加大!”

  

  “砰!”全身一震。

  

  一道雷下来劈的残魂剧烈的颤抖,呵,原来还要遭受雷劫吗,竟憎恨他到这种程度了吗。

  

  不知道多少道雷劫后终于归于沉寂,什么都感知不到了,比深渊更恐怖的是无声,看不见听不见连触觉都没有了。

  

  再次从疼痛中醒来,不对,不是魂飞魄散了吗怎么还有感觉?

  

  “你醒了,太好了。”有人在说话,“我去叫医生,医生,医生!”

  

  没多久又有人进来,有人对着他的眼睛用强光照着,他本能的转动眼珠躲避开了,有个年轻的男人说:“的确是醒了,再观察一下,也许明天就可以出重症监护室了。”

  

  “真是奇迹,他都抢救多少回了,居然真的醒了。”

  

  “看来是老天爷不忍心收他呀,长这么好看死了多可惜啊。”

  

  “肤浅,就知道看脸。”年轻男人说。

  

  “金医生也很帅呢,不过说真的他跟你长的可真像,该不会是你兄弟吧?”

  

  金志豪再次看了眼病床上的人说:“不可能,我确定我家就我一个。”


  普通病房。


  “你叫什么名字?”护士问。


  病床上的人转动着眼珠,他还很虚弱不过已经好多了,监测仪器都不再使用了,他正在慢慢的好起来。他看着这个陌生的地方,陌生的人,他看到的都是穿白衣服的人,他们的衣服也不是他所认知的那样。他甚至叫不出之前在他身上的各种颜色的线,床头摆放的他看不懂的东西。


  他已经醒来三天了,他对所有的一切都保持着警惕,至今没开口说过一句话,不管医生护士怎么说,他要么装累的闭上眼睡觉,要么就忽视过去。


  护士给他换好药水叹了口气说:“挺好的一个人,怎么就是哑巴呢。”


  这三天他知道穿白衣服的男人是医生也就是大夫,而女人则是护士,大概就是大夫的助手之类的吧。


  “你要看电视吗?应该也听不到声音吧,不过给你看看图画吧,也许你能想起点什么来。”护士打开了墙壁上的液晶电视,挑了个狂魔热舞的节目,“就这个吧,最近特别热门,街舞比赛,我可喜欢joyi了,又帅又酷。”


  原来是你喜欢看的啊,可这有什么好看的,扭成那样吵的脑仁疼的旋律也叫乐曲?他闭上了眼。


  护士津津有味的看了一会见他睡着了耸耸肩关了电视出去工作了。


  墙上挂着一个圆圆的东西,里面有针在走动,他看不懂,每当短短的针走到9的时候那个跟自己长的有些像的医生就会出现。所以他认为那个应该是标记时辰的东西吧,这个世界真有意思。


  今天那个大夫又在固定的时辰来了,他走路总是很轻快,好像没什么烦恼一样,脸上总洋溢着快乐,他说:“今天感觉怎么样?”


  他只是静静的看着他,不回答。


  金志豪叹了口气搬了把椅子坐在他身边说:“你真的没有亲戚朋友吗?你的医药费已经三万多了,如果真的有困难我可以帮你去医院的基金会申请医疗基金的。”


  三万是多少?这个世界不一样,他不知道金钱的价值。


  “你别这样看着我啊,你会写字吧,你现在手有力气了吧,给我写下来好不好?”金志豪都要被打败了,一星期前这个病人被路人送来的时候没有特别明显的外伤,各项检查下来也没有检查出特别严重的内伤,可总是出现濒危情况,生命体征总是保持在最低线,每次以为过不去了他偏偏又挺过来了。


  他还是静静的看着他,深不见底的眼睛看不懂他到底在想什么。


  “你听得到我说话对不对?你没有聋也没有哑是不是?”金志豪突然站起来逼视着他的眼睛。


  床上平躺的人一动不动的看着他,那样平静,没有任何情绪。


  金志豪跟他对视了半分钟败下阵来了:“你要是这样不配合只能被扔出医院了,我们是要救死扶伤,可也不能白治啊。这样吧,你告诉我你是谁,我帮你向医院申请打个折。”


  他淡淡笑了一下,他真的没钱,现在全身没有力气,就连出恭都要借他人之手,床边还挂着,呃,他们说的尿袋。这种行为对他来说简直就是耻辱,可偏偏毫无办法。


  金志豪眼尖的看到了他浅淡的笑容:“你能听得到是吧,不然笑什么?果然是想减少医疗费,一听给你打折就有反应了,说,你叫什么名字,我可没时间跟你耗了。”


  他瞥到一张画册,上面是一座很大很大的桥,他沙哑着说:“乔,少恭。”由于长久没有说话声音摩擦的就跟粗粒的砂砾一样,完全听不出本音。


  “多大了?你知道吗,你现在的病例上没你的名字年龄,我们很难做的。”金志豪的态度也转好了,肯说话就行了,估计是受了什么重大刺激才这样的吧,“你放心,你没有得什么绝症。”


  多大了?他看不到自己的脸,不过护士说他长的跟这个医生很像应该还是原来的身体吧,他不答反问:“大夫,你多大了?”


  金志豪被他问笑了,真有意思:“28了。”


  “我也28了。”


  金志豪不信,但看他外貌应该差不多,好吧,那就28吧:“哪里人?”


  “蓬莱。”


  “哦,山东人,看起来不大像。你家人呢?”


  乔少恭苦笑一下:“没有。”他们讲的蓬莱应该不是同一个地方吧,原来这个世界也有蓬莱,有空去看看。


  “没有?”金志豪皱起了眉头,“那朋友呢,总有吧?”


  “没有。”


  金志豪感觉聊不下去了:“那你有什么?”


  “命。”


  金志豪想砸东西:“你的命还是我救的呢。现在住哪,我派人去你家看看有没有钱,身份证之类的在家吧?”


  少恭听不懂他说的身份证是什么,只能回答他前两个问题:“你可以把我的命拿回去。我没有家,更没有钱。”


  金志豪真的想杀人了,这什么态度,我拼死拼活的把你救回来,你却还想着轻生:“那你之前住哪啊?总有住的地方吧,你来京城做什么?”


  “我以为我死了,醒来的时候就在这了,我也不知道怎么来的,你能告诉我吗?”少恭无辜的眨眨眼,他真的以为自己死了啊,谁想到又没死成。


  金志豪肺都要被气出来了:“行行行,大哥,你就躺着吧,跟你说话怎么这么费劲呢,以为我要去你家偷一样。”


  少恭无奈的叹了口气,看着金医生满面春风的来又气呼呼的走,也不知道身体什么时候能动,得多吃点东西才行。


评论(13)
热度(48)
青灯古佛挡不住我思凡的心
富贵繁华抵不住我夜奔的情

© 霄河是剑 | Powered by LOFTER